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无赖

第七十五章 无赖

        见王婆子这样说,佟双喜忍不住地打量起这梅三妹。

        个头比自己高上小半个,头发整齐地扎了身后,脸庞天生的红晕别有一番清秀的味道,尖尖的下巴,浑身的粗衣破布并没有遮挡住少女独有的青春韵味。

        可能是常年劳作的因素,这梅三妹的指节粗大,一双手更是红一块肿一块,一看就是经年的冻伤累加的痕迹。

        比起这些,那动辄就会被家人卖掉的恐惧,更是让人无法忍受的吧!

        只是这样的可怜人却是可怜不得的,虽说生恩养恩就是天,只是这天要是下了雨,那一样还是得打伞了不是。

        晚上的时候,佟双喜那心中的同情,全都化为了气愤。

        “我家三妹在这里帮忙,我们吃点剩菜剩饭怎么了!就算是那地主老财家里,剩下的饭菜也是要打赏给下人的。”

        妇人尖利色声音惹来了许些看热闹的人,妇人见人越多,那声音更大。

        那妇人的手中牵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娃子,满脸满身的肉,连眼睛都要被挤成一条线了。

        “三妹,还不快把那碗里锅里的收收倒倒,端家里去。”

        妇人见王婆子与佟双喜、佟双双婆孙三人老的老小的小,更是肆无忌惮地说道。

        王婆子气急,上前就挡在那梅三妹的身前道:“这还有理没理了啊,梅三妹来我们这里做活,我们是付足了工钱的,既是付足了工钱,哪里还有拿我们东西的道理。”

        妇人却是不管这些,瞪着眼睛冲着王婆子身后的梅三妹怒喊道:“你这丫头,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还不快去,难不成等着老娘给你端碗送盆还是。”

        自从自家娘过来这里,梅三妹就一直在害怕,此时听着自家娘生气,更是吓得浑身哆嗦。

        “娘……娘……”

        只是梅三妹心里也知道自家娘这样是不对的,只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小娼妇!我说遇着好事那秦家二狗子怎么就找了你了,原来你们这男盗女娼的,现在又合着伙欺负自家亲娘了!”

        话说着,那妇人脱了鞋就朝着梅三妹的方向甩去,王婆子挡在前面,见有东西过来,本能地闪了过去,只可怜那梅三妹,被自家娘那鞋底拍了个实实在在。

        这还不算,那妇人更是以常人没有的速度奔了过去,拿起那落在地上的鞋,劈头盖脸地就扇了起来。

        就这还觉得不顺手,上前就扯了梅三妹的头发,一手扯着,一手劈头盖脸地扇着。

        梅三妹就那样站在那里,任由自家娘抽打,就连一声哼哼也没有。

        佟双喜就是这般看着,都能感觉到那种疼痛,更别提正在挨打着的梅三妹了。

        佟双喜简直都被这阵仗吓呆住了,她这辈子哪里见过这般的阵仗,就算是那实刀实枪的战争,也没这般的骇人,这可是亲生娘与闺女啊!

        “你这疯婆子快给我放手!”

        直到秦二狗子的一声怒喝声传来,佟双喜才从这震撼中回过神来。

        王婆子朝着佟双喜摇了摇头,见佟双喜一脸的为难模样,也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我家那姘头秦二狗子过来了啊,怎么地,梅三妹是从我肠子里爬出来的货,我想打想杀,就是那皇帝老儿也管不着,怎么了,心疼了,我让你心疼,我让你心疼!”

        说着,那梅三妹的娘更是加大了力气,那扇在梅三妹头上脸上的鞋底声音更大了。

        “好啊!好啊!打她,使劲打!”

        这个时候,梅三妹的弟弟更是欢快地跳着鼓掌,为自家娘加油助威。

        周围的人对这梅家的事情早就熟悉,可怜归可怜,真正敢上前说上几句的人却是没有,更有那好心的人,小生地劝着秦二狗子,让他别管这事情。

        秦二狗子哪里听得进这样的话,只见他爆喝一声,就冲到那又蹦又跳的肥硕男娃面前,一把拎起那男娃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

        “真他娘的重啊!”秦二狗子低喝一声,然后冲着那梅三妹的娘喊道,“你要是再不住手,那我就让你这宝贝儿子也尝尝被鞋底抽打的滋味。”

        说着,秦二狗子就弯腰脱下一只鞋“啪”的一声,抽在了那男娃的脸上。

        男娃哪里受过这般的疼痛,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我的宝啊,我的乖乖啊,我的肉啊,我的心肝啊……”

        梅三妹的娘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个儿子,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此时瞧着自家儿子那白白嫩嫩的脸上清晰的鞋印,那心都要流血了,直母狼般地朝着秦二狗子方向冲了过去。

        王婆子与佟双喜见势,赶紧一人一边,扯了那梅三妹往屋后面躲了去。

        梅三妹被打得没了知觉,只任凭着王婆子与佟双喜扯着她。

        秦二狗子自也不是那一般的人,见那梅三妹的娘冲过来时,把手中的小胖子一扔,闪身躲了过去。

        小胖子肉多人重,这摔下去可真是疼得连喊都喊不出声来了。

        梅三妹的娘也顾不得秦二狗子了,直搂着自家儿子,心啊肝啊的哭!

        秦二狗子拍了拍手,嫌恶地朝着那母子二人吐了一口口水。

        看热闹的人还是头一次见这梅三妹的娘吃亏,面上忍不住地有着痛快之色,这梅家在村里真是赖习惯了的,谁人不是避之三尺。

        “宝他娘,大宝这是怎么了,哎呀!我家大宝怎么了,宝啊!快告诉爹,是谁打了你了!我的大宝啊!”

        就在这时,那梅三妹的爹也赶了来,一见着自家婆娘搂着自家的宝贝儿子哭,就黑了脸了,直冲着人群喝道,“是谁狗日的,打了我家大宝,我今儿个非得剥了你的筋抽了你的皮不可!”

        梅三妹的爹年轻时也是村里有名的混混,村里的人也都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也使得这梅三妹的爹越发地得意。

        “是我!”

        秦二狗子也不是那怕人的,直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还有我!”

        “我也是!”

        接着人群中又站出两个和秦二狗子差不多大的后生。

        正是铁娃子与秦大屋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