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又是梅三妹

第七十四章 又是梅三妹

        “三位客官,是你们点的果子酒到了。”

        佟双喜正埋头吃得正香,食肆的小二却拿着一壶酒过来说道。

        佟双喜侧目,她本来是打算要壶酒来喝的,无奈王婆子与佟双双一致瞪眼,她只能作了罢。

        “我们没点酒。”

        佟双喜只当这小二看错桌了。

        小二知道是客人误会了,忙笑着解释说道:“这个果子酒是对面的富贵酒楼的招牌,每日只售十份,没点身份的人,根本就买不着这酒,刚刚一个小哥过来,说是温管事让人送来的。“

        说起这话,小二瞧着眼前婆孙三人的眼神明显不同。

        那跑腿送酒的小哥,一看就非富即贵,能劳烦动这样的小哥亲自送酒,那眼前的婆孙三人也该是不简单的。

        小二的想法,佟双喜自是不晓。

        她听说是温管事让人送了酒来,就猜着温管事应该是在富贵酒楼招待的刘公公他们,至于给自己送酒,应该是无意中看见了自己婆孙三人吧!

        此时王婆子与佟双双留意到桌子上的动静,转过头来。

        “这温管事还真是……!”

        王婆子显得有些无措,虽说这温管事送酒完全是因着佟双喜,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心安。

        佟双喜先是赏了那个小二三文钱,看着小二喜滋滋地离开后,就打开了那果子酒。

        “这也是人温管事的一份心意,这人情啊,欠一份也是欠,欠两份也是欠,总归以后咱们再还回去就是了。”

        佟双喜知道王婆子心里的不安是因着什么。

        只是佟双喜心里的想法却是与王婆子不同,人与人之间也就是那么回事,你欠我一点,我改日再还你一些,这样一来一往,慢慢的就算是有了来往。

        王婆子也不是那心窄的,要不遇着那些个糟心的事情,也活不到现在了。

        “那就喝吧,咱们婆孙三人今儿个也开回荤,这日子,也就是这么回事。”王婆子也想开了,索性就接过那果子酒,给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二人斟满。

        第二日,婆孙三人是被秦二狗子的喊门声,吵醒的。

        “二伯和二伯娘昨儿个和我说,要是他们晚上回不来,就上村里找个人先顶上。”秦二狗子一大早过来就是因着这个。

        王婆子与佟双喜婆孙三人才想起今儿个还得做饭的事情。

        别看那果子酒入口甘甜,却是没想却有那般的后劲,王婆子与佟双喜三人一回到家里,都躺了床上没了知觉。

        “这可真是误事了,误事儿了,吴妹子昨日走的时候也和我说了,我怎么全都忘了呢!”王婆子一拍头,才想起有这么一回事。

        佟双喜只感觉头晕乎乎的,见王婆子着急,忙问秦二狗子道:“这村里哪个妇人的饭做得好?”

        秦二狗子哪里知道,直看向一旁的王婆子。

        王婆子从前倒是知道村里有几个妇人的饭做得好,只是这么些年了,她鲜少与村子里人走动,一时半会儿地倒是有些无措了。

        佟双喜见不得王婆子为难,于是想了想就对秦二狗子说道:“二狗哥,你看着找,就说每日十五文的工钱,不一定就非得饭做得像二奶奶那般的好,只要干活麻利的都行。”

        王婆子再加上自己,做个几日的菜是没什么问题的,现在只需要找个能在一旁帮着点的人就行。

        王婆子见佟双喜这样说,也忙点头。

        不是她不想出这个头,实在是她不知道这一时半会儿能找了谁。

        秦二狗子倒是也不为难,想也没想就应下了这事情。

        等王婆子与佟双喜、佟双双婆孙三人吃了早饭后,秦二狗子就带了一个人过来。

        “梅三妹!”

        佟双喜没想到秦二狗子找的人居然是那天偷秦老汉家玉米的梅三妹。

        梅三妹低着头,揪着衣角有些局促。

        王婆子不说话,佟双喜打量了一眼梅三妹,见她衣裳虽满是补丁,却也干净利落。

        “你家里人知道你过来做活吗?”

        佟双喜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毕竟上次从梅三妹与秦二狗子的对话中,佟双喜听出这梅三妹家里,可不是那一般的人家。

        “知……知道……俺娘说只要给钱,怎么使唤俺都行!”

        梅三妹小声地回答说道。

        秦二狗子皱了皱眉头,那梅三妹娘的原话是,只要钱给得足,直接领走就行。

        “放心,有我在,她那爹和娘做不成妖!”

        秦二狗子自是也瞧出佟双喜的担心,于是保证说道。

        见秦二狗子这般为这梅三妹说话,佟双喜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随即就点了点头,算是应了这事情。

        秦二狗子却是被佟双喜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有些毛躁,只是人是他带来的,改日再与佟双喜解释一番就是了。

        王婆子却是私下里拉着佟双喜说起这梅家的事情。

        “梅家的人从根上就不把闺女当人看,梅三妹姐妹几人是这样,梅三妹那几个姑姑也都没落了好。”

        同为女人,王婆子难免也同情梅家的那些闺女们。

        “只是我听说这梅家人就和那狗屁膏药一般,逮谁贴谁,我看这二狗子别是被贴上了。”

        秦二狗子是秦老汉与秦吴氏的侄儿,又是以后这老两口百年之后的摔盆人,王婆子难免要多考虑一些。

        其实佟双喜心里也担心这个,不止是这个时代,就是搁在前世那般先进的未来社会,像这种不把闺女当人的人家也大有人在。

        只是这样的人家,同情可以,却是不能多沾,一旦谁要是娶了这种家庭的闺女,那就注定一辈子不得安宁。

        只是,这样的事情,王婆子与佟双喜作为外人也不好多管,只想着,等秦吴氏回来,再与她说上一说。

        梅三妹话虽不多,手脚却是利索,还没到傍晚,那所有的菜该洗的洗,切的切,灶台被擦得干干净净,水缸里的水更是装得满满的,就连一贯对干活十分挑剔的王婆子,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真是可惜了这闺女,这要不是摊了这家人,给二狗子这孩子做媳妇,那亏不了他,只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