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吃顿好的

第七十三章 吃顿好的

        出来吃饭本就是为着全家开心,佟双喜心里虽是想把世界上的山珍海味全都摆了自己爱的人面前,却是也知晓来日方长。

        “就去食肆吧!到时候我点菜,你们谁也不许说什么。”佟双喜笑看着王婆子说道。

        王婆子佯装生气地拍了一下佟双喜道:“就你事情多!”

        话虽这般说,却也乐意随着佟双喜的性子,心里也想着,吃就吃吧,总归赚钱不就是为着这一张嘴嘛,况且今日佟双喜是为着自家弟弟。

        三人转身就朝着对面的食肆走去。

        “那不是小喜他们吗?”

        就在佟双喜几人往食肆走去的时候,温管事带着一行人正要往那酒楼去,赵管事一眼就认出那婆孙三人来。

        一行人停下,都往赵管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就见一老两少说说笑笑地进了对面的食肆。

        “还真是……”

        温管事也认了出来,见刘公公几人面露疑色,就笑着道:“是今儿个中午过来帮厨的婆孙几个,几位大人里面请!”

        说完这话,就招呼着刘公公几人往酒楼里面走去。

        门前迎客的小二见了,自是忙迎上来招呼。

        裴术也在其中,听说中午的饭菜与这姐弟二人有关,忍不住多看了对面几眼。

        “小刘公公里面请!”

        温管事与赵管事见那个年纪最小的公公顿了脚步,忙转身招呼说道。

        “小术,看什么呢,还不快进来!”

        走在前面的刘公公听见后面的动静,也转身招呼说道。

        裴术回过神来,忙正了正神色,往酒楼中去。

        温管事与赵管事相互看了一眼,心里有些数了。

        这刘公公姓刘、小刘公公也姓刘,况且这一下午下来,这刘公公待小刘公公那般的照顾,想来这两人应该是有着关系的。

        果然,吃饭的席间,那刘公公就与温管事几人介绍说道:“这是我的亲侄儿,因着家里没人了,自小就养在身边,要是有得罪人的地方,还请各位看在我的面上,多多担待。”

        温管事与赵管事连忙说不敢。

        刘公公这话说得这般的明白了,温管事与赵管事俩人怎会不明白,心里自是不敢再把这小刘公公当作一般的太监。”

        “家主来信说了,以后刘大人和几位大人尽管放心地住在镇上,别的不说,有需要到我们的地方,尽管吩咐就是。”

        温管事得的信里说,宫里的刘大人回家乡省亲,让温管事把人照顾妥帖。

        至于其他的话,温管事的主子并未多说,只叮嘱那后山的工程年前必须完工。

        温管事向来都是通透的人,对于家主的事情,该问的就问,不该问的是想也不会多想,这才是为人仆的自觉。

        “小术,替我给温管事斟杯酒,以后咱们爷俩在这里可都得靠温管事照顾了。”刘公公眯缝着眼睛对裴术说道。

        裴术点头。

        温管事忙抢过酒壶,嘴里说着不敢,手上更是先给那刘公公斟满了酒,最后才给自己斟了酒。

        刘公公满意,倒是想起中午吃的那饭食来。

        “今儿个中午,可真是花了心思了,这么些年了,我再没吃过那般味道的东西!”一面说着,那刘公公一面朝着裴术道,“去,让酒楼里准备一桌席面赏给那婆孙三人!”

        温管事见这刘公公满面潮红,显然是有些喝高了的模样,忙摆手道:“这婆孙三人我认识,都是本分的,席面就不必了,刘大人要是赏赐,就让送壶果子酒去吧,这个酒楼里的果子酒百里有名,大人心善,就让这婆孙三人尝上一尝!”

        温大人估摸着那婆孙三人该是都吃上了,要是再送上一桌席面,怕是也浪费掉了,于是就笑着提议说道。

        裴术也觉得刘公公喝多了,此时见温管事不卑不亢地说出这话,难免高看了他一眼。

        倒是个做实事的人,不是那一昧奉承拍马的货色。

        “管事说得对。”

        裴术也顺着温管事的话说道。

        刘公公的确是有些喝迷糊了,只听得说赏赐,就大手一挥道:“依你!依你!”

        温管事感激地看了一眼那刘小公公,然后就转头想嘱咐一旁的赵管事去送这果子酒。

        “叔叔是让我过去,那我就走这一趟,省得他老人家酒醒了问起这件事情。”说完这话,裴术就站起身子往外走去。

        温管事一个机灵,忙看向最上首的刘公公,心里更是咯噔一下。

        这刘小公公的话明显是提醒自己,这刘公公最忌讳的就是阴奉阳违的人。

        看着离去的刘小公公,温管事忍不住地感激地又看了一眼,然后忙又给对面的刘公公斟满了酒。

        待出了酒楼,裴术看着手中的一壶果子酒发呆。

        自己这别是也喝醉了酒才是,明明不需要自己亲自送这果子酒,刚刚自己却是鬼使神差地说出那样的话。

        罢了罢了,或许是自己真的喝醉了吧,想着这些,裴术撇了撇嘴角,就朝着对面的食肆走去。

        食肆里此时正热闹着,四十来岁的说书先生,正手持拍木,精神奕奕地讲着江湖禄史,那江湖中的绿男信女,听得在座的人个个红光满面。

        “就说那武姓侠女,深夜进林,只听得远处大喝一声'谁人在此'就见得十余条身壮体膘的汉子从树后边出来……“

        食肆里的人听到这里,都不由得深抽了一口气。

        我滴个乖乖,一个女子对着十个汉子!

        王婆子的一双手连瓜子也不拿了,只眼睛不眨地看向那说书的先生脸上,只等着他道出那武姓侠女的后续来。

        佟双双也听得入神,只佟双喜一人郁闷地吃着桌子上点的“山珍海味”。

        早知道王婆子与佟双双稀罕这些,佟双双就拿个板子自己给他们讲了,什么梁山好汉,什么江湖儿女,讲得他们三天三夜不闭眼都没问题。

        心里虽是这样想着,但是看着王婆子与佟双双俩人满足的表情,佟双喜觉得人生就应如此。

        王婆子大半辈子都因着命运蜷缩在那小天地里,佟双双因着失了父母,受尽白眼委屈。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佟双喜不敢许他们一世的荣华富贵,但是这接下来的日子,她想让这婆孙二人不再受尽人间酸苦,只为那美好岁月而展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