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 六十四章 小时候的味道

第 六十四章 小时候的味道

        “过来多少人?“

        见蔡管事着急地说话都结巴了,秦吴氏与王婆子也紧张起来。

        人蔡管事怎么地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见识过大场面的人,王婆子与秦吴氏只是一介村妇,蔡管事都着急的事情,她们自是想都不敢去想。

        “四个人!”

        蔡管事答道。

        见蔡管事这样说,王婆子与秦吴氏不自由地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是百来人的大阵仗呢。

        “那派来的人说了什么?”

        既是四个人,又有人特意嘱咐了,能难到哪里去呢!

        王婆子与秦吴氏都是这般地想的。

        蔡婆子见王婆子与秦吴氏这样说,面上的神色更显着急了。

        “你不晓得,那人过来说,刘大人最念想的就是五十年前他的母亲给他烧的家常饭菜,饭菜是什么记不得了,只关关记得那滋味。”

        听了蔡管事的话,王婆子与秦吴氏不由得面面相觑。

        五十年前?

        那个时候王婆子与秦吴氏都还没出生呢,那个时候的家常饭菜?哪里去知晓。

        见王婆子与秦吴氏俩人也一脸懵掉的神色,蔡管事心底更着急了。

        “村里哪家姓刘?”

        蔡管事着急问道。

        王婆子与秦吴氏相互看了一眼,又仔细地想了想,摇头:“别的村不晓得,但是六里村根本就没有姓刘的人家,那些个妇人媳妇的娘家是不是姓刘,这就不清楚了!”

        王婆子与秦吴氏一辈子都生活在六里村,这事情还算是清楚的。

        蔡管事叹气,也是自己乱着急了,这刘大人要是真的有家人在六里村,那今儿个也轮不上他们这些人忙活了。

        “既然派来的人这样说,那刘大人指定与六里村这地方有着渊源,我们俩人先去村里打听打听,看看六里村四五十年前穷人家都吃的什么饭食!”

        四五十年前能把孩子卖去宫里做太监的人家,应该是日子不好过的人家。

        现在最好的法子也只能是这样了,临走的时候,蔡管事特意叮嘱道:“就拜托两位姐姐了,我这里先准备着,万一……到时候也不能真的没吃的啊!”

        王婆子与秦吴氏点头,然后就连忙下山去了。

        村里五十多岁的老人也不少,只要多跑几家,那应该也是能问出个一二的。

        佟双喜此时却是被温管事拉到了一边。

        “这是五十两银子,是我和赵管事这几个月的月钱,你先拿去。”

        出门在外,温管事这些人自是不会把许多银钱带在身上,这平日里的人情往来走的都是公中的账目。

        佟双喜自是明白。

        “这些宫里面来的人我一个小小的管事既不认识也没那体面,能不能帮得上你的忙,我也没有把握,到时候咱们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吧!”

        别看温管事在这里是说一算一的主,但是也就在这半山腰上,要是搁在别处,温管事这样的,真算不上什么。

        温管事这样的人,能与佟双喜说出这般话,那是真的没把佟双喜当作外人了。

        既然人温管事没把自己当外人,佟双喜自是也不会把关心自己姐弟的人往外推了。

        先谢过了温管事与赵管事二人,并收下了这五十两银子,说是午后会补上欠条。

        温管事看着小姑娘倔强的面容,倒也没拒绝,知道这是眼前小姑娘心底的倔强了。

        因着事情多,温管事也没与佟双喜多说什么,嘱咐几声就继续忙活去了。

        佟双喜去厨间并未见着王婆子与秦吴氏,一打听才知道她们下山回村里打听事情去了。

        “一大早的,我就让人盯着了,那佟家大房的父子几人有机会就凑在一块叽里咕噜的,那佟掌家没事还朝着几个厨房的妇人那里东打听西打听的,问今儿个要过来的人是不是宫里的那批人!”

        没一会儿,秦二狗子找了过来,并把自己发现的事情告诉了佟双喜。

        这佟家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佟双喜点头,又吩咐了秦二狗子几句后,就转身去寻了蔡管事了。

        蔡管事正带着厨房的几个妇人在预备菜,见佟双喜过来还以为王婆子与秦吴氏两人回来了呢。再看她后面,见没其他人,眼神难免有着失望。

        佟双喜却是拉着她仔细问了关于那些人喜好的问题。蔡婆子见菜也预备差不多了,只等着王婆子与秦吴氏两人回来,索性就与佟双喜细细地说了起来。

        “我仔细想了,就算打听到了四五十年前的吃食,那也不能真的就做了那饭菜招待啊!可是不做那些饭菜,又怎么能让那刘大人吃出他小时候的味道,这可真是难为死人了!”

        蔡管事觉得,就是现在让自己准备出一桌子的全羊或者全鱼宴也没这个让人为难的。

        佟双喜理解蔡管事的烦恼,正所谓物是人非,有些人,有些事情,有些记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想要再找寻回来,哪里会有那般的简单。

        只是佟双喜没想到这姓刘的太监居然也出自六里村。

        说话间,王婆子与秦吴氏两人回来了。

        佟双喜见二人气喘吁吁,鼻尖全是汗珠,想来是着急忙慌地赶过来的。

        “怎么样了?”

        蔡管事急着问结果,佟双喜从旁边拿了两个大瓷碗,给俩人舀了两碗水端了过来。

        蔡管事见状,才注意到王婆子与秦吴氏满脸的汗珠,心底对佟双喜的细心,更留意了几分。

        王婆子与秦吴氏自是知晓蔡管事的着急,心底自是不会对蔡管事有什么芥蒂,两人各自喝了一瓷碗的水后,就把问得的事情给说了。

        “我家老头子的老叔老婶今年六十了,他们还记得以前家里过的日子,那时候村里面穷啊,说是他们小的时候吃的都是些煮土豆,芋头,野山药。

        “说那个时候,村里的人家很少有人家有田地,都是靠自己去山上开荒得的一分半亩的山田,说是每年到收成的时候,家里才会给他们做些杂面饼子,说是不讲究的人家,直接水和了杂面,然后放水蒸煮,有些讲究些的人家,就会在杂面里加些葱啊,盐啊,然后再在锅底擦上薄薄的一层猪油,饼子放锅里慢慢地烙,没一会儿,那猪油的香味伴着饼子葱花的香味就会出来,直馋得门旁二面的人都会流了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