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见到熟人

第六十一章 见到熟人

        佟王氏这般泼辣的模样,真是让佟家的人第二次开眼了。

        佟家的人哪里见过这样子的佟王氏,就连佟掌万都要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眼前的这个人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娘呢!

        “老大,你说这话也不觉得亏心!”

        屋里的佟老柱也出了屋子,看了看大房的一家子,然后说道。

        佟掌家心虚却是不认为自己有错。

        “那你就忍心把双福双寿送去那送命的地方吗?爹啊,双福双寿也是你的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您可不能偏心啊!”

        说话间,佟双福与佟双寿两人已经“嘭”的一声跪倒在佟老柱的跟前,一边唤着“爷,奶”,一边使劲地磕头。

        眼见两个孩子额头要见血了,佟老柱就是不松口。

        “老头子……!”

        佟王氏却是不忍心了,虽说老大两口子黑心肠,这两个孙子却是她看着长大的啊!

        “爹!”

        佟掌万也忍不住地替两个侄儿求了情。

        “罢了,罢了,都起来吧!”佟老柱长长地叹了口气后,就摇着头进了自己的屋子了。佟王氏见状,自是忙跟了上去,心里害怕自家老头子会气出个好歹来。

        佟掌家示意几个孩子把朱氏从地上扶起来,也都回了自己屋子了,只留了佟掌万一家无措地站在院子中央。

        “孩子她娘,你……你没事吧!”

        又站了一会儿,佟掌万愧疚地看着小王氏问道。

        小王氏低头,带着女儿佟双迎也回了自己的屋里,佟掌万看了一眼上方,也只能叹着气回了自己的屋子。

        晚饭的时候,佟老柱又让佟掌万去接了佟双双回去,这次佟双双与佟双喜都没说什么,佟双双乖乖地跟着佟掌万回了佟家。

        佟家的饭桌上难得地添了好几个菜。饭桌上,不仅仅是佟王氏,就连朱氏也一直笑着给佟双双夹菜。

        忽然”嘭“的一声,佟双寿的筷子被朱氏的筷子打落了地上。

        “娘……我也要吃鸡蛋!”

        除了过年过节,佟家的饭桌上很少会有鸡蛋吃,更别提这用油煎出来的蛋了!佟双寿到底是个孩子,忍不住地就伸了筷子。

        “吃吃吃,就知道吃。”朱氏心里也心疼自家儿子,但是做戏要做了全套,可不能因为一两个鸡蛋而全功尽弃啊!

        “你弟弟身子刚好,不得好好补补啊,你是做哥哥的,可不能跟弟弟抢食吃!”

        说话间,朱氏狠了很心,把那碟子里剩下的几个油煎蛋都夹到了佟双双的碗中。

        佟双双倒是无所谓,自打跟着自家姐姐后,自己吃的虽算不上顿顿有肉,却也不缺荤腥,所以对这鸡蛋倒是也不那般的稀罕了。

        只是回来之前,佟双喜对他说了,让他安心地在佟家吃好喝好,等过一段时间后,她就接他回去。

        佟双双虽然不知道自家姐姐为什么让自己回了佟家,但是他知道只要听自家姐姐的话,那肯定是没错的。

        佟双福年纪大些,虽说也馋那鸡蛋,但是他也知道什么叫猪养肥了再杀的道理,所以他只等着看杀猪的好戏就行了。

        佟双寿与佟双临却是不同,他们看向佟双双的眼里,都是恨意。

        佟双双住的东屋早就被收拾过了,虽说只是把那些堆了满屋的废旧东西收拾走了,却是比之前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你屋子里的被子时间长了,不能用了,你三婶让我给你拿新的过来!”

        佟掌万抱着两床半旧的被子过了来。

        “谢谢三叔,三婶!”

        看着被子,佟双双眼神暗了暗。

        晚上,佟王氏还亲自给佟双双打来了洗脚水,还心啊肉啊地感叹了好大一会儿。

        佟双双就是再楞,也感觉出这事情的不对劲来。

        要是搁在以前,这大房的几个孩子早过来揍他了,更别提家里一个两个的对自己的态度,要说这一大家的人转了性情,开始对他好,打死佟双双,他也是不信的。

        此时此刻的佟双双真想去寻了自家姐姐问个清楚。

        只是想起临走时自家姐姐嘱咐的话,佟双双叹了口气,幽幽地闭上了眼睛。

        这几日,六里村的里正与村长挨家挨户地上门,确定每家服兵役的人选。

        因着村子里平日里没什么热闹,所以里正与村长每到一户人家,那户人家门前必定站满了看热闹的孩子妇人。

        王婆子知道佟双喜对佟双双的事情有着打算,所以这几日都没让她在厨间里帮忙。

        佟双喜这几日也跟着村子里的孩子们一家一户地跑,这样的热闹自是也少不了秦二狗子。

        “小喜!”

        在这户人家,佟双喜见到了熟人。

        秋生二伯家的二哥是这次服兵役的人。此时,里正和村长正与秋生的爷和、二伯、二哥在厅里谈话,家里的妇人们正由着秋生的奶带着在后面做饭。

        见到秋生,佟双喜也很高兴,就问他怎么会在家里。

        见佟双喜这般问自己,秋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扎纸铺的活计被我辞了,本想要去服兵役,赚个好前程,没想到却被二哥抢了个先!”

        说着,秋生既羡慕又有些不甘心地看着那个被大家伙包围的自家二哥。

        “你年纪也不够啊!”

        秋生也就比佟双喜大上一岁,在佟双喜看来,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哪里就能去当兵打仗了啊!

        “俺娘说了,往上多报几岁也是有的,只是有些迟了。”

        看着满脸失望的秋生,佟双喜真是不知道该安慰还是恭喜。

        里正与村长也不会真的在秋生家里吃饭,一来他们接下来还有很多人家要跑,二来秋生家里是村上有名的穷户,他们也不想再给他们家添了麻烦。

        “秋生哥,你把铺子的活辞了,那以后你还回得去吗?”

        佟双喜却是更关心这个问题。

        见佟双喜问这个,秋生不由得低下了脑袋。

        为着自己能跟着扎纸铺的掌柜的学手艺,秋生的娘把陪嫁的耳环都给当了,这下子兵没当上,还把那生计给丢了……为着这个,秋生的娘还把他打了一顿。

        看着秋生那模样,佟双喜不用猜就知道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