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恶毒

第五十五章 恶毒

        王婆子的话让佟双喜的心里一松。

        连着好几日,佟双喜都没再看见秦二狗子,她本想着给秦二狗子道个谢,毕竟那晚要不是秦二狗子,凭着秦老汉、王婆子、佟双双这一帮老的老小的小,得费了更多的周折才能把自己送到镇上。

        “别管那小子!”

        秦吴氏心里明白秦二狗子是因着尴尬才不愿在佟双喜面前露面,毕竟男女有别,佟双喜与秦二狗子也不是那不知事儿的孩童了。

        佟双喜连夜去镇上看病的事情并没有瞒过村里的人,没几天,村里的人就传出佟双喜被破庙里的魏婆子打的小产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王婆子与秦吴氏都没了主意。

        佟双喜初来月信的事情若是要说出去,那之前的佟双喜就是假孕,于魏家那边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事情。

        若是顺势按着流言那般说佟双喜小产了,那于佟双喜来说,就是坏了名声,这生过孩子与没生过孩子的妇人,可是大有区别的。

        小妾算不得正经地嫁人,若是魏家放了人,那佟双喜依旧可以寻了人家嫁人的。

        看着王婆子与秦吴氏左右为难着,佟双喜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为难的,总归我也没打算再嫁人了,要是以此能让魏家放过我更好,要是不行,我也得自己想法子让魏家人放过我!”

        王婆子与秦吴氏毕竟是古代的人,受的也都是古人的思想,初听这话,只当佟双喜这是气话,一言一语地劝说起佟双喜来……

        佟双喜被劝得直没了脾气,谁让眼前的这两人都是真心为自己好的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再怎么说小喜也是那魏家的人了,要是以此能让那恶老太婆放了小喜,名声啥的倒也显不出多重要了!”

        秦吴氏是个难得的想得开的妇人,也难怪王婆子这般的性格与她能相处地上去。

        几个人商量了一番过后,就决定顺着流言,让佟双喜躺了床上休息一月。

        果然,消息传出去没几日,那魏家的族长魏昌茂就带着文氏上门来了,同行的还有魏方氏与魏博文母子二人。

        “不是我说你,老嫂子,你明知道佟氏怀有身孕,还那般行事,这下好了,你想怪我们家昌茂也没了法子了!”

        魏方氏与文氏早就闹翻了脸皮,所以这次过来,文氏是一丁点的脸面也不打算给我魏方氏留了。

        佟双喜听着自己从从前的佟姨娘变为了佟氏,心里不由得冷笑一声。

        这魏方氏可恶先不说,这文氏也不是个好的,那话里话外都是瞧热闹的嘴脸。

        魏昌茂与魏博文都是男子,自是进不了里屋,两个人沉默着在中间屋子坐了一会儿后,就都各自回去了。

        佟双喜知晓这次魏昌茂过来看自己是真,过来确认自己真的小产更是真的。

        待魏昌茂夫妻二人离去后,那魏方氏转脸就又过来了王婆子家里。

        “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娼妇,魏博望死的时候,你连月信都没来,哪里来的小产,别打量我是傻的,要是我把你假装怀孕的事情告诉了魏氏族里,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躺在床上装死!”

        魏方氏母子二人,这些日子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说什么魏方氏恶毒,克死了大儿子大儿媳妇,还害死了自己那未出世的亲孙子。

        这就不说了,还得受着姓文的那个婆娘的冷嘲热讽。

        听着魏方氏这般不要脸的话,佟双喜冷笑一声道:“总归我也算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当初要不是你说我怀了身孕,怎么可能会有今天这一出,我只是顺着你的话,帮你圆谎罢了,你不谢我我不怪你,可是你要想清楚了,要是我假怀孕的事情说出去,我人小胆子小,至多也就是被人说上几句罢了,你就不同了……!”

        说着,佟双喜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那魏方氏继续说道:“魏家大少爷死了,你明明知道我并未怀了身孕,却还这般说,这样的居心要是魏氏族里查下去,不知道会查出些什么呢?还有魏家着火了,怎么偏偏就魏家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两个人死了!“

        佟双喜的话像雷一般地砸在那魏方氏的耳边,让她连动也动不了一下。

        “你……你……你敢说出去……你……不……不敢……你的卖身契还在我手里!”很长时间,魏方氏才回过神来,指着靠在床边的佟双喜说道。

        佟双喜眼睛一亮,面上却是不屑得笑道:“我要是把你骗他的事情告诉他,指不定他见我乖巧,就把那卖身契还给我了呢!”

        果然,那魏方氏嘴角一扬道:“就凭魏昌茂,他也配,实话告诉你吧!当初买下你,我就留了个心思,契书上盖的并未是魏家的印章,而是用的我远房表弟的印章,妾不是妻,算起来,你也就是我远房表弟买来的一个牲口罢了,你说那魏昌茂能不能放了你!”

        前世今生,佟双喜都未见过这般恶毒的人,看着魏方氏恶毒的嘴脸,佟双喜真的体会到什么叫恨得咬牙切齿了。

        可怜的佟双喜,从一开始她就是这魏方氏手中的一粒棋子,一粒无关紧要的棋子。

        “那我的卖身契呢?”佟双喜冷声问道。

        魏方氏此时也没什么不敢说的了,满脸嘲讽地回答道:“自然是在我远方表弟的手中了!”

        佟双喜心中一紧。

        “你放心,我那远房表弟家你是绝对找不到的,佟双喜,你这个小娼妇,你这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哈哈哈哈哈!”

        魏方氏笑得如同疯癫了一般,直吓得门外的王婆子和佟双双赶紧进了屋子。

        佟双喜也不愿与这魏方氏多做牵扯,直接让王婆子把人赶了出去。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了,佟双喜也不想像以前那般的在魏方氏面前装小媳妇了。

        “这可怎么是好啊!”

        王婆子就站在屋外,魏方氏与佟双喜的对话她自是都听在了耳中。

        佟双喜却是更关心目前的事情:“晚上都有什么菜,没有我,你和二奶奶忙得过来不?实在不行的话,就再找个人,咱们给钱就是了,不能因着钱,把人累坏了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