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朱氏

第四十八章 朱氏

        “小双啊,你这孩子怎么不回家去啊!”

        朱氏人模人样的就进了厨间拉住佟双双问道。

        佟双双的手一抖,差点就把灶间的火给拨弄到了地上。王婆子见状上前拉住朱氏,就道:“小双姐弟给我帮帮忙,掌家家的,正好这边的水缸空了,你给我挑两桶水去。”

        “老姨,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家里一堆活没干呢,哪里得空给你挑水,别把我们佟家人都当那傻子耍才是!”

        朱氏的后半句话故意地提高了音调,里面的意思不想自明。

        这是在说王婆子哄着不懂事的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二人给她干活。

        听了这话,王婆子眉一挑:“你们佟家的孩子吃我的住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说话呢!再说了,两个孩子给我帮忙,我也是要付了工钱的。”

        王婆子自是也不害怕朱氏,她一个寡老婆子,还能怕谁。

        朱氏却也是那厉害的,脸不红心不跳地嗤笑道:“二房家的孩子你找二房去啊!再说了,那头你们家人口多,定是吃不了亏。”

        朱氏这话说得实在是诛心……

        围着的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不敢出声。

        “要是怕吃亏,那你过去啊,就凭你,一个抵三个,我们家那些人指定不是你的对手。”王婆子虽是被气得发抖,却是也不想让这朱氏讨了便宜。

        “噗嗤!”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没忍住,笑出声来。

        “你……你这……老……!”朱氏到底还是没有王婆子厉害,被话呛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抱着孙子的佟王氏这个时候也挤了进来,看着自家大儿媳妇与王婆子的样子,也猜到了几分,忙上前扯了朱氏道:“一天到晚的瞎转悠,双全饿了这么一大会儿了,原来你跑这里看热闹了,还不快抱孩子回去喂奶。”

        朱氏的脸已经被气成了猪肝色了,此时正失了气焰,只能灰溜溜地抱着孩子回去了。

        “你看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孩子计较!”

        佟王氏自觉自己在王婆子面前还有些面子,于是说道。

        王婆子不说话,只转身继续在厨间里忙活。

        事情到了现在这样,围着的人也觉得无趣,于是也都三三两两地去屋棚那边打听几嘴了。

        佟王氏见王婆子不说话,有些讪讪然,心里想着帮着王婆子忙忙,却是几次伸手都被王婆子阻了去,没办法只能往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俩人身边凑。

        “双喜啊,你这身子,可得悠着点小心!”

        又说,“小双啊,你这病也好了,也该回家去啊,你爷早饭的时候还问起你呢。”

        佟双喜冷笑。

        开始的时候,佟双喜还觉得佟家人里头,佟王氏是真心地对她好,此时再想来,直叹自己过于天真。

        无论这佟王氏是真的没多想,还是故意的,佟双喜有着身孕的事情也是不能当着秦吴氏这般的外人面前说的。

        先不说身子不满三个月不稳不说,佟双喜肚子里的可是魏家的遗腹子,这般地提起,的确是算不上关心。

        况且这个关心来的是这般的“凑巧”……

        佟双双也不想理会自家奶,以前就不说了,就说自己病了那些日子,佟王氏就算是再忙,那吃饭、上茅房的时间总是有的吧,他病得都快起不来身子了,佟王氏却是也没能来看上自己一眼,要不是自家姐姐,自己现下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

        “奶,你自己回去吧,爷他要是想起还有我这个孙子,自然是会过来接我回去的。”

        佟双双的话说得不客气,佟王氏的老脸一红,忍不住地瞥了一眼王婆子,心想这孩子以前不这样啊,指定是跟着自家这堂妹学的。

        以前这个堂妹做姑娘时就是牙尖嘴利的主。

        “你这孩子,你爷他……不是看你大伯,三叔他们在山腰上干活辛苦,所以操心的吗!真是越大越不好带了!”

        佟王氏话里难免带了怨气。

        “二姐,你还是回去哄你那小孙子吧,双双这孩子跟着我一时半会儿的也饿不死。”王婆子也不想与自家这个堂姐闹翻脸,于是劝说着道。

        佟王氏到底是有些心虚,只嘟囔了几句,也就离开了。

        佟双双见自家奶走了,朝着佟双喜使了个眼色,小脸上也是得意地一笑。

        佟双喜也笑,心里却是十分地为自家弟弟高兴,识人认人可是一门大学问啊!

        “你这堂姐啊,不声不响地,却是有一肚子的心眼子。”秦吴氏见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俩人头凑在一块说话,就小声地与旁边的王婆子说道。

        “她那是什么心眼子,就是个蠢的!”王婆子却是很不以为然地说道。

        秦吴氏只笑不语,很快就把话题重新说到了做饭的事情上。

        中午的时候,温管事带着那二十来人下山了。

        一行人先是说说笑笑地参观了他们各自住的屋棚,之后就一齐来到了王婆子的屋子。

        王婆子的屋子里早就摆上了两张圆圆的木桌子,每张木桌子都围摆了十来张的圆木凳子,这些桌子凳子都是温管事让山腰上的木工做工时顺便打的,虽是粗糙,却十分的壮实。

        “温管事,你的伙食可不在这其中啊,就算你过来了,那也是没有你的份儿的啊!”经过这几次接触,秦吴氏与温管事已然熟悉,此时见他带人过来,也半真半假玩笑着说道。

        温管事早就瞧见了除了那两张桌子外,还单独摆了一桌子,所以自是不会把秦吴氏的话当真。

        “我今儿个还就坐在这里不走了,看你们舍不舍碗饭给我吃。”说完这话,温管事顺势往那桌子旁一座,一副不给饭吃就不走的模样,惹得二十来人都笑了起来。

        热腾腾的菜接着就一盆盆地被摆上了桌子。

        这些盆比家里平常用的盆要小些,都是温管事让山上的工匠用整块木头做的,结实不说,看着就让人觉得稀罕。

        “都站着做什么,小喜,小双,快招呼各位师傅都坐下啊!”

        待最后一盆菜上桌后,王婆子就招呼着大家坐到了桌子四周。

        今儿个算是乔迁之喜,温管事也托采买的人从镇上买了好酒,再配上这一桌子的好菜,不比那镇上的酒楼要差。

        “这是什么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