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甜玉米杆

第四十五章 甜玉米杆

        “没事,没事,玉米棒已经都熟了,再过半个多月也能收了,要不二爷爷怎么会舍得让我们进他家的地。”

        佟双双每年都要下地干活的,所以对于这些,他还是懂一些的。

        也是,对于庄稼人来说,没有比粮食更金贵的东西了。

        “到时候玉米杆子我们嚼了,玉米棒掰下来带回去给二爷爷他们就行了。”佟双双以为自家姐姐还在担心,就继续与她说道。

        既然是这般,佟双喜自是能陪着自家弟弟安心地去找甜玉米杆了。

        玉米叶子正是最粗壮的时候,上面的毛毛刺细细短短的,却是很容易沾到人的衣服与皮肤上。

        “姐姐,像我这样用胳膊拨过去,就刺挠不到了!”

        前面的佟双双别着脸,一面看向玉米杆子,一面拨开那面前比他还高的玉米叶子。

        佟双喜见自家弟弟熟络地走在前面,也不敢放松,跟在他身后眼手并用着。

        “这根,这根又粗颜色又深,肯定最甜!”

        走了一会儿,佟双喜就听见前面自家弟弟喜滋滋的声儿。

        姐弟二人就蹲下,看向那玉米杆子。

        夏日的夜要短些,天色一时半会儿地也黑不下来,面前的这根粗壮的玉米杆子佟双喜能看得清清楚楚。

        佟双喜想起了前世吃的甘蔗,想来应该是一个味道吧!

        佟双喜这边想着,那边佟双双已经站起身子,上手拔了。

        “我来帮你!”

        姐弟俩人,一个上,一个下的握紧那玉米杆子就往上拔。

        好在玉米杆子的根部也不算太深,姐弟二人又都使了力气,自是拔了出来。

        “我们再找几根!”

        佟双双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兴奋,佟双喜看着眼前的玉米杆子,也觉得很有成就感,怪不得这些孩子们都喜欢钻地呢!

        姐弟二人走走停停地,没一会儿就拔了五六根的玉米杆子。

        “嘿嘿,不能再拔了,要不二爷爷该骂了。”

        佟双双虽然心里还想拔,但是他到底也晓得粮**贵。

        佟双喜也忍不住地伸了伸舌头,这人啊果然都是有贪欲的,自己不也是拔完一根还想拔一根,看到好的就还想找到更好的。

        姐弟二人拖着那五六根玉米杆子往地头钻去。

        待姐弟二人出来的时候,那秦二狗子早就出了玉米地了,此时正一根一根地剥着玉米杆子上的外壳衣,露出玉米杆子光滑亲嫩的硬秸来。

        “二狗哥,你在哪里拔的啊!怎么会这么粗!”

        佟双双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粗的甜玉米杆子,忍不住地就问道。

        秦二狗子脸色红红的,额间的碎发也都蹙到了一起,倒是有些古代侠士的散乱风姿来。

        此时的佟双喜发现,这秦二狗子倒是长得不赖。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甜玉米杆子啊,越是长在高处,就越甜,越是长在那旮旯处,就越粗壮,小子,以后跟在我身后慢慢学吧!”

        这些个看家的本事,一直都是秦二狗子最得意的,所以忍不住地在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二人面前卖弄开来。

        佟双喜撇了撇嘴,不以为然,佟双双却是听得满脸发亮。

        “二狗哥,你看看我和姐姐拔的这几根,虽然没你的那粗壮,肯定是最甜的。”

        说着佟双双就把自己姐弟手中的玉米杆子抱到了秦二狗子跟前。

        秦二狗子看了看,却是也一根一根地拿起来瞧了瞧。

        “这根还好,这根不行,这根虫吃过,这根甜是甜,甜汁应该不多!”

        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二人拔的玉米杆子挑得只剩下两根了。

        佟双双的一张笑脸都要挤出水来了。

        “也不一定,拔都拔了,咱们都尝尝,说不定都是好的呢!”佟双喜不忍看自家弟弟失望,就上前把秦二狗子拔弄出去的几根又放回了原处。

        佟双双自是也舍不得就这般的给自己拔的那几根玉米杆子判了死刑,于是点了点头。

        秦二狗子看着这姐弟二人的样子,也没说话,只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去拨弄自己手中的玉米杆子了。

        姐弟二人一根根的掰断尝试,最后的确也只有两根是可以吃的。

        佟双双脸上难免地失望,佟双喜只能安慰他一番。

        “我就说吧,你们还不信我的话!”

        秦二狗子难免得意,正当佟双喜准备瞪过去的时候,只见那秦二狗子却站起身子。走向佟双双道:“我带你再去找几根更好的。”

        佟双双不服气,却是禁不住秦二狗子的诱惑,直看向自家姐姐。

        自家弟弟的那点子小心思,佟双喜怎么能看不出来。

        “去吧,注意着些安全,别划着脸了!”

        这话是对佟双双说的,也是对秦二狗子说的。

        佟双双自是应声,满脸兴奋地跟着秦二狗子就要往那地里钻去。

        “我剥好的那些都是甜的,可以吃!”

        秦二狗子刚钻进玉米地,就想起了佟双喜还在地头,又转身出了玉米地,与她说道。

        佟双喜点头,就算秦二狗子不说,她也是会偷偷地尝上一根的,毕竟美食是最不可辜负的。

        看着秦二狗子与佟双双一高一矮地钻进了玉米地里,佟双喜拣了根最粗壮的玉米杆子坐下,用嘴一下一下地去皮。

        前世的时候,她大学去山区支教,爬到半山腰口渴的时候,都是就地折了甘蔗解渴的,当地的人都是直接地用嘴去皮,佟双喜在那里也算是学会了一个技能。

        待皮吐尽,佟双喜咬了一口,轻轻一嚼,香甜的汁水就顺着牙齿流到了舌尖。

        甘蔗是沁人心脾的甘甜,玉米杆的甜开始的时候却是不若甘蔗那般让人立马甜入心脾,而是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慢慢地由浅至醇。

        佟双喜第一次吃这样的东西,说不上的感觉,只觉得整个人整个味觉都是清新的,由不得得生出岁月静好地感觉。

        这味道,佟双喜第一次吃就喜欢上了,一整根吃完了,又想吃上第二根。

        只是想着秦二狗子与佟双双俩人,佟双喜也就没继续往下吃,而是把之前剥下的玉米棒一根根地收起摆好,待会儿带回去还给秦老能两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