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再次上门

第四十章 再次上门

        接下来的几日,王婆子就与佟双喜说起自家的屋子附近来来往往的人多了起来。

        又过了几日,佟双喜与佟双双下山的时候,看见有牛车拉着东西堆在了王婆子家的不远处。佟双喜心中一喜,想来事情成了。

        果然,第二日再上山的时候,温管事悄悄地寻了自己姐弟,说是晚上与赵管事过去家里。

        佟双喜早有准备,自是爽快地应下了。

        “我们自己带了肉菜……”

        上次自己与赵管事把佟双喜家中的肉饺子吃光后,心里很是不自在,所以这次才会这般地特意嘱咐了佟双喜。

        佟双喜心中自是明白,只是面上不显,只嘴上说些温管事客气了些的话。

        傍晚,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下工后,就连忙回去了,一会儿家中要来了客人,要早点回去准备才是。

        王婆子一早就回来了,佟双喜与佟双双到了的时候,她正剁菜喂鸡喂鸭。

        “自己带菜的话,我们就先蒸一锅白米饭,早晨我上山挖的野菜蘑菇拌一拌,到时候看,要是还不够的话,再讲其它的话。”

        王婆子听说温管事与赵管事要过来,就打算了起来。

        平日里,王婆子与佟双喜姐弟蒸米饭都是糙米掺了白米,糙米多一些,白米只掺少许,顺顺口味即可,真的每日白米饭,那可是吃不起的。

        由此可见,王婆子对于温管事与赵管事的上门,也是上了心的。

        佟双喜与佟双喜姐弟俩人得了王婆子的话,自是应了声儿。

        佟双喜刷锅淘米,佟双双点火烧锅,姐弟俩人一直这般默契地配合着,谁让佟双喜就是烧不好这蒸米饭的细火呢。

        佟双双却是很喜欢这个烧火的活计,特别是一边烧火一边与自家姐姐说着话,就这般烧一辈子的火,他心里也是愿意的。

        灶台前,佟双喜正交代着佟双双:“你是家中唯一的男子,一会儿客人上门了,你负责给客人泡茶水,陪着客人说话,温管事与赵管事都是能人,与他们说话,你也不会亏着!”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佟双喜作为姐姐,更想的是让佟双双自己能立起来,如此这般,才算真的帮他。

        佟双双虽是心里有些惧怕温管事与赵管事这样的人,但是自家姐姐这般讲了,他只能点头应下,自家姐姐肯定是为着自己好。

        这边白米饭还没蒸好,那边客人已经上了门了。

        佟双喜见米饭也蒸得差不多了,就让佟双双起身去接待客人,自己先把灶间的火拨了拨,拎着烧好的热水,也出了厨间。

        屋里桌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油纸包。

        “这是糟鹅,午间镇上采买特意留的,卤肉片,山腰上刘嫂子的手艺,盐水毛豆午间你们也吃了,还有猪头肉,卤猪皮……”

        温管事与赵管事这次也算是上了心的,一方面是因着上次的事情觉得不好意思,另一方面自然也是为着佟双喜口中说的算账法子。

        有些吃食,佟双双见都没见过,一时间都看傻了,王婆子看着满桌子的肉菜,心里也有些不安,直看向佟双喜。

        这温管事与赵管事两人是为着什么,王婆子心里也大致清楚,她是怕这温管事与赵管事要是不满意佟双喜的算账法子,恼了,那这些吃的是万万不能拿的。

        别到时候传出个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为口吃的哄骗人的说法。

        王婆子的担忧佟双喜却是没有的,只见她先是客套几句之后,就带着弟弟佟双双把东西拎了厨房装碗去了。

        王婆子心里还是不放心,但是东西已经收了,只能把心一狠,大不了到时候自己撒泼打滚地闹上一闹,把事情揽了自己身上就是。

        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俩人还有大好的日子要过,自己一个独婆子,也是土埋半截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心里做好了打算,王婆子就让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去屋里陪客人说话,她留了厨房装碗盛饭。

        那日回去之后,温管事就与那主家专请来的二十来人商量屋棚的事情。

        这二十几人都是从各地请来的能工巧匠,见识自是不少,搭建屋棚的事情也算不得什么复杂的,没一会儿就商量出了结果。

        山上现成的竹子,搭成简易的屋架,然后采用市面上的油纸油布,包上个三层即可。

        “我们平常也都是各地跑,风吹日晒的也是常事,这边工程上了道,我们也要去往别处,能简单就别搞得复杂。”

        温管事自然也是这个意思,只是他作为这次工程的主事儿人,却是不能自己开口说着话,毕竟这二十几人都是主家特意请来的,要是得罪了人,那自己在主家面前也是不好交代的。

        “既然各位都这般的声明大义,那也只好先委屈委屈各位了,要不是因着工期紧,我们必定为各位圈地盖屋。”

        场面话漂亮话温管事自是也要说的。

        那二十几人也都是有见识的人,自是也懂得事情的轻重缓急。

        “住的也就不说了,但是这吃食上酒肉可是不能少了,我老孟住猪圈都行,可是缺了酒肉,那是什么事情也做不好的。”

        这说话的人粗嗓子粗话的,一听就是那爽快的性子。

        “那是自然,各位都是花重金请过来的,自是慢待不得的。”温管事自是保证说道。

        见温管事这般说,那二十几人又玩笑了几句,也就散了。

        佟双喜一面听温管事说着事情,一面点头说道:“要是这般最好,油纸油布挡雨挡风都不是问题,山上的竹子又粗又密,搭建几间屋子也不是什么费功夫的事情。”

        屋棚的事情,佟双喜也没都去想,她的最终目的是想让这屋棚搭在王婆子屋子的附近,至于屋棚怎么搭建,那自是有温管事这些人去费神去。

        温管事与佟双喜说这些,也并不是为着屋棚来讨要主意的。

        屋棚的事情最主要的是那二十来人不介意就可行,他与赵管事过来,主要是为了佟双喜口中的算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