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秦狗子

第三十章 秦狗子

        说话人的语气阴阳怪气的,惹得一群人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谁都知道佟家二房的佟双喜给镇上的人家做了小妾,连佟家自己家的人都瞧不上这佟双喜,更别提别人了。

        “你你们!”

        佟双双气得直哆嗦,手指指着那说话的佟家大房的佟双寿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你这个肺痨货还没死啊!”佟双寿在佟双喜与佟双双面前是作威作福惯了的,自是没什么害怕的。

        “算了,算了!”

        佟双喜与佟双双也是同村里的孩子一起长大的,有那与姐弟二人玩过的孩子出言劝和说道。

        “算什么算,正巧这次碰上了,我们兄弟正好算算之前的帐!”说话的人是大房的另一个孩子佟双福。

        “佟双喜,你个不要脸的小妾,就凭你,也配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

        就在这时,落在后面捡蘑菇的村里姑娘们也追上来了。佟双喜只刚听见声音,就见从一群小姑娘中冲出个屎黄衫子的小姑娘,朝自己挠过来。

        好在佟双喜有了警觉,立马拉着弟弟佟双双避开过去。

        佟双临扑了个空,更是气得咬着牙又往佟双喜姐弟二人冲过去。

        佟双临真是气狠了的,上次院中自己被佟双喜泼了满头满脸馊饭的事情传出去后,可是被村里的其他小姑娘们笑了好长时间。

        这几日是朱氏听说山上招人做活,连着闺女儿子一起都赶了出来,要不,佟双临此时还待在屋子里不敢出门呢!

        受辱之仇,不共戴天。

        只是一个气红了眼的人,到底是失了理智,几个回合下来,佟双临也没能伤了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一个指头。

        倒是一群人瞧着佟双临张牙舞爪的样子,觉得好笑。

        佟双福与佟双寿本来以为不用自己出手,自家妹子就能收拾这姐弟二人,没想到自家妹子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

        兄弟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撸起袖子就准备上前。

        “都还上不上山了,想上山的人跟我走,不想上山的,随便你怎么样!”

        领头的那少年此时却是不耐烦地开了口说道。

        “去去去!肯定要去的,俺娘说了,要是俺赚了钱,一半留着给俺娶媳妇,一半给俺自己做私房钱!”

        媳妇和私房钱都是大事,自是比看热闹重要的多。

        “狗子哥,俺也上山,俺也上山!”

        也有那把事情怪到佟家的几个孩子身上的:“都是一家人,整天就跟那乌眼鸡似的,见面就掐,哥哥不像哥哥,妹妹不像妹妹的。”

        听到这话的佟双寿与佟双福兄弟面色一变,到底也不敢去寻那说话人的麻烦。

        他们这些村里的孩子,都是跟在最大年纪的狗子身后混的,要是得罪了他,那以后在村里可是得不到什么好的。

        佟双临却是不会想那么多的,凭着狗子哥平日里与她说过几句好话,哭着喊着让狗子替她教训佟双喜姐弟。

        “狗子哥,你不知道佟双喜这贱丫头,给人做了几天的小妾,就欺负到我头上了,对我大呼小喝不说,还泼我馊饭,咒我得了肺痨,这样毒心毒肺的贱丫头,狗子哥得替我教训她啊!”

        看着佟双临不符年纪的唱念做打,佟双喜真是不知道该佩服呢还是该叹息呢!

        那被佟双临摇晃着胳膊的狗子却是没说话,眼神冷冷地看向佟双喜姐弟俩人。

        “今日是上山找活做的,主家最烦惹事生非的,今日谁要是误了我的事儿,以后别怪我狗子不讲情面。”

        听着这一嘴的社会话,佟双喜忍不住又看向那叫狗子的少年。

        村里的孩子们听了狗子的话,也都嘀嘀咕咕起来。

        “是啊!可不能耽误了!”

        “都怪佟双临,平日里就喜欢撒泼闹人”

        更有那不怕事的说:“到底谁欺负谁还说不定呢,谁不知道小喜和小双没了爹娘后,过得什么的日子!”

        话越说越难听,佟家大房的三个孩子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向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的眼神更是怨恨。

        “狗子哥你不是说过要对我好的吗!呜呜呜,现在有人欺负我,你怎么能不管呢!”佟双临也顾不上什么了,她现在满脑子的只想让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倒霉。

        秦狗子不耐烦地把佟双临的手拿开,径直往前面走去。

        人群里传出几声嗤笑声儿,然后一行人也跟上了前面的秦狗子。

        “算了,算了,还有下次!”

        佟双福是大哥,只能发话说道。

        佟双寿与佟双临只能作罢,只狠狠地瞪了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一眼后,就跟上前面的人了。

        “姐姐?”

        佟双双见人走远了,才松了一口气。

        佟双喜知道自家弟弟是什么意思,于是说道:“路又不是他们家的,我们走我们的,他们走他们的,谁也别碍谁的事!”

        佟双喜知道佟双双心里害怕什么,只是一味的退让并不是办法,现在只能强大自身,才能真正的保护自己。

        佟双喜更坚定了心中的信念,拉着佟双双就跟在村里孩子们的后面,一齐往后山上走去。

        又走了一会儿,林子的阴暗一下子变得敞亮了,横七竖八的粗树木躺在地上,一大片空旷的光亮让身在林中的人觉得有些刺眼。

        佟双喜闻到新鲜树木的味道,知道前面应该就是佟双双所说的建房子的地方了。

        “二伯!”

        领头的少年狗子脸上明显的激动神色,只见他三跳两跳地,到了一个老汉跟前。

        “二伯!”

        村里的其他孩子,也都抬腿越过倒在地上的树木,往自己认识的长辈跟前去。

        “老叔!”

        “大伯!”

        “三舅爷!”

        一时间,沉默砍树的汉子们也都停下手中的斧头,与自家的孩子交代了话。

        佟双喜见那秦狗子喊的二伯正是之前送他们到镇上的秦老能。

        佟双喜正想着要不要带着佟双双上前与秦老能打个招呼的时候,有人唤了他们姐弟。

        先是唤的佟双双。

        “真是小双啊,你这孩子去哪里了,怎么也不同家里说一声,你说你病着还瞎跑,真是不省心!”

        又看到佟双喜也在跟前,面上一松:“就算有小喜在,你也不能不同家里说一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