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破庙

第二十七章 破庙

        佟双喜很想去后山再转上一转,只是想着佟双双还留在屋里睡觉,就作罢了。

        回到屋子的时候,佟双双还没有醒,只是换了个姿势,依旧睡得香甜。

        昨日抓的中药静静地躺在床头柜子上,佟双喜却是十分的为难。

        古代的中药都要亲自熬制了才能服用,可是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古代人,就算以前在电视剧里看过人煎药……

        好在佟双喜只为难了一会儿,因着王婆子这个时候提着东西从后山回来了。

        “姨婆!”

        佟双子忙迎上去,接过王婆子手中的东西。

        王婆子换了身衣裳后,让佟双喜做早饭,自己则从厨房的旮旯处寻出一个破旧的泥炉子,又扒拉一番后,找出一个黑乎乎的药罐子。

        佟双喜想到王婆子那去世的男人,据说是害了病,没几年就去了,想来这些用具都是以前王婆子给自家男人熬药用的。

        两人一人熬药,一人做饭,待佟双喜把早饭摆到桌上的时候,王婆子也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进了屋去。

        “喝了病就好了。”

        屋里传来王婆子温声劝说的声音。

        佟双喜听见佟双双略作反抗,就没了声音,想来是正捏着鼻子喝这苦药吧。

        “是山楂糕,真甜!”

        佟双喜进了屋子的时候,正见着佟双双一脸满足的嚼着什么,面上全然没有喝了苦药的痛苦神色。

        佟双喜心中感动,想来是昨日偷偷剩下的。

        早饭是煮得浓浓的杂粮粥,一海碗切得细细的凉拌野菜,一海碗蒸土豆。

        野菜和土豆都是王婆子一早从后山挖来的,佟双喜拿到的时候,上面还带着新鲜的泥土与露水,虽是没什么调料,却是稍作蒸煮就有着清香味道。

        王婆子与佟双双都吃得满头是汗,佟双喜心里很是满足。

        三人吃了早饭,收拾过后,王婆子就又上山去了。

        佟双喜本想跟着一块去瞧瞧,却又想到佟双双的咳嗽还没好,就息了这个念想,带着佟双双往村子的另一头走去。

        “姐姐,你是要回去了吗?”

        一路上佟双双都显得很沉默,佟双喜以为他是走累了不想说话,却是没想到却是在想这个事情。

        “魏家被烧了,姐姐暂时回不去了!”佟双喜不知道怎么和佟双双说这样的事情,只能这般的解释说道。

        “可是姐姐的婆家人住在村子的破庙,姐姐让我给你带路,是要回去吗?”佟双喜的话并没有让佟双双安心,而是继续忧心地问道。

        自打姐姐被魏家的人接走后,佟双双就再未见过自家姐姐,这次要是再回去,那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着自家姐姐呢。

        佟双喜自是瞧出了自家弟弟的担忧,想来是昨日从她与王婆子的话里听出些什么。

        真是聪明却敏感的孩子,佟双喜心里很是心酸。

        “姐姐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但是姐姐想一直照顾小双,姐姐也会想办法一直照顾小双,小双要相信姐姐,帮着姐姐,咱们姐弟不能再像从前那般地被人欺负了!”

        佟双双是个敏感聪明的孩子,聪明的孩子是最瞒不住东西的,佟双喜虽然没法把自己的事情全都说给佟双双听,但是有些事情她也不想一昧的瞒着。

        佟双双九岁了,父母也已经都不在了,他作为二房唯一的男孩子,以后必定要把这个家撑起来,知道些人情世故,益处多于弊处。

        “恩!”

        听佟双喜这般说,佟双双郑重地点了点头,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帮姐姐。

        六里村的破庙具体的来历佟双双说得并不十分清楚,只听村里的老人说从前有个僧人化缘到六里村时病倒了。

        村里的人见这僧人穿得破破烂烂,心中可怜他,于是就收留了这个和尚。

        从此这个和尚就留在了村子,给村子里的人喂牛挑水,村里的人都十分喜欢这个僧人,于是就你家一块砖我家一片瓦地给这个僧人盖了个庙。

        后来这个僧人死了,庙却是留了下来,经久流长,最后成了如今的破庙。

        佟双喜与佟双双到那破庙的时候,破庙依旧老旧,却是不似从前那般的漏洞满屋了。

        佟双双知晓这里此时住着的人是自家姐姐婆家的人,所以一到这里,就满脸的戒备。

        佟双喜心里也不轻松,自己是魏家的小妾,魏方氏要是提出留下自己,那她一时还真是没办法说什么。

        古代的小妾都是卖身进入主家的,所以魏家肯定有佟双喜的卖身契书,古代人的典卖律法佟双喜虽不是十分的清楚,只是想想古代小妾的社会地位,就能想象那律法对身为小妾的女子的残酷来。

        后庙的门开着,从门看过去除了一座成人高的神像外,并无他物。

        佟双双见自家姐姐盯着神像瞧,就小声地与她解释说道:“村里的人说那僧人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历劫,所以这神像就是他的真身,也有人说这神像是那僧人自己雕刻的,但是又说不清楚这僧人饭都吃不饱怎么会有银钱买铜雕神像……!”

        总归是传说满天飘,佟双喜很是理解这种传言的凶猛,只是一笑而过。

        庙门虽是开着,佟双喜还是唤了两声,见有人应声,才带着佟双双进了破庙的东侧厢房。

        庙的两侧两间厢房、两间耳房,耳房的门是锁上的,两边的厢房门没有锁,且无灰尘,想来是被擦拭过的。

        “是双喜啊,我正与老夫人说到你呢!”

        东厢房的门一开,就看见一张笑开了花的妇人面容。

        佟双喜愣住,抬眼望去,屋里坐了一屋子的妇人,一个个都笑容满面的看向自己,只有坐在正中间的魏方氏冷着面容,佟双喜一眼就瞧见了她。

        佟双喜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已经被一双热情的胳膊拉了屋里。

        “双喜啊,还是你福气好啊……!”

        “小喜啊,你可不能忘了婶子啊,想当初这门亲事,婶子还帮着打听过呢……!”

        “双喜啊,你可得好好地替魏家大少爷生下小少爷啊,到时候有了小少爷,你就是小少爷的娘了,到时候老夫人再抬你做个正经的太太,到时候有你吃香喝辣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