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收还是不收

第二十六章 收还是不收

        只是这手伸出去半天,佟双喜也没见有人接过去。

        犹豫了一下,佟双喜又从身上数出五个大子,并说道:“就只有这些了,剩下的我得给小双买身衣裳,我自己也没换洗衣裳,还有姨婆……!”

        佟双喜絮絮叨叨地说着,对面的许大夫却是难为得两边的眉毛都要皱了一起了。

        这第一次有人主动付诊费,是接还是不接呢?

        佟双喜却是心里奇怪,根据王婆子的话来说,这许大夫不是那般贪心的人啊?难不成是不好意思接自己的诊费。

        对,一定是这样,古代的侠医不都是这般的吗!

        给他钱等于是侮辱他的医德,想通了这些,佟双喜忙缩回了手恭敬说道:“知道许大夫看不上这些银白之物,小女子冒昧了,以后许大夫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就招呼我们姐弟二人,必定当牛做马报答您的……救……治病之恩!”

        既是不想收钱,那必定是有其他所图……

        佟双喜脑子立即有了主意,按着前世古代电视剧上的词背了这么一大段……

        背完这一大段话,佟双喜心里头忍不住暗自得意,自己还真是个小机灵鬼啊!

        果然,那对面的许大夫明显的放松下来,只见他朝着佟双喜微微点了点头,就抬脚进了内室。

        外面的天已经大黑了,佟双喜姐弟与王婆子三人也不耽搁,先去寻了药堂抓了药。

        许大夫的药房都是些寻常的药材,所以只用了十文钱就抓了三日的量。

        剩下的十五文钱,佟双喜本想给自己和弟弟分别买上两身衣裳,留作换洗之用,谁知到了杂货铺子,王婆子却将佟双喜拦住。

        “夏日的额衣裳最简单,随便缝上两针就能穿,过日子可不能这般大手大脚。”

        王婆子只当佟双喜在魏家过了几天好日子没了分寸,才这般地说她。

        佟双喜却是在心里头叫苦。

        成衣最简单的那种也要五文钱,女子的成衣又要贵上一些,需要八文钱,关键这些衣裳剪裁简单,缝制粗糙,佟双喜是觉得又贵又难看。

        只是佟双喜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要是让她补个洞啥的还行,让她做衣裳,那不是难于上天吗?

        “我……我……不太会!”

        佟双喜结巴着说道。

        王婆子见佟双喜难为的模样,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佟双喜的娘早早的去世了,哪里会有人教她针线啊!

        佟王氏是个忙人,老大家的自己就是个半吊子,又对这两个孩子……老三家的小王氏又是个不爱出头的。

        “我给你们做!”

        王婆子本身是不想沾上别人家的事情的,只是这对姐弟……

        佟双喜自是乐意,忙带着弟弟佟小双给王婆子道谢。

        三人转身去了卖布匹的铺子。

        布匹铺子掌柜的见来人的衣着,就知道不是富贵人家的,于是让小二给三人拿了实惠耐用的布料出来。

        最后佟双喜挑了一匹藏青色的粗布,半匹有瑕疵的碎花紫的布料。

        掌柜的倒是也大方,还送了些白日里裁剩下的角料给佟双喜,说是小姑娘家做个荷包啥的最是合适。

        待三人出了铺子,时间也差不多了,佟双喜摸了摸身上最后的五文钱,又从街边的小摊上买了半斤的山楂糕。

        见姐弟二人欢欢喜喜地把山楂糕藏了身上,王婆子也就没说了什么。

        杂货铺子门前,秦老能一早就等在了那里,待三人过来,也就赶着回村去了。

        回到村里的时候,村里的人早已经都熄灯睡下了,佟双喜并没有让弟弟佟双双回去佟家,而是让他和自己一块住了王婆子家里。

        “姨婆,这山楂糕给你吃。”

        三人洗漱了一番过后,佟双喜把在镇上买的山楂糕送到了王婆子的跟前。

        王婆子愣住,本来以为是两姐弟嘴馋买的零嘴,却是不曾想却是买给自己吃的……

        红艳艳的山楂糕静静地躺在油纸中央,看着就很有胃口。

        王婆子暗里咽了咽口水,摇了摇头说道:“小孩子的零嘴,我一个老婆子怎么会吃,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自己吃罢!”

        说完,就脱鞋上了床。

        王婆子的神色佟双喜自是看在眼里。

        “许大夫说,您年纪大了,脾胃失和,平日里吃些山楂之类的东西才好克化,要不长期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佟双喜是真心想孝顺王婆子的。

        果然,佟双喜的话一说完,王婆子就坐起了身子:“真是许大夫说的?”

        佟双喜点头:“您是不是常常晚饭之后,觉得肚子涨涨的,夜间睡觉睡不好不说,第二天一早,嘴里涩涩的,味道也不好闻?”

        这半年来,的确是这般。

        王婆子忍不住地点头。

        “那就对了!”佟双喜附和着说道。

        这些话自然不是许大夫说的。

        前世的时候,她的妈妈年纪大了,常常会便秘,有口臭,佟双喜就半真半假的按着这个症状忽悠王婆子。

        “罢了,罢了,既然许大夫这样说,那必定是对的,只是我老婆子一人吃不完,你们和我一起分了吃吧。”

        王婆子此生最信服的就是许大夫了,再加上她这辈子还有事情未了,一定得保重身体才是,要不就算是到了地下,那也是安生不了的。

        三人欢欢喜喜地分吃了山楂糕后,就上床睡下了。

        这一夜是佟双喜来到这个世界睡的最安心的一觉,梦里,她见到了另一个佟双喜。

        那个佟双喜对她说,谢谢她替她照顾弟弟,并说自己不是一个好姐姐,让她继续代替自己照顾佟双双。

        早上醒来,佟双喜心里难念感叹命运的奇妙,看着床上小脸睡得红扑扑的佟双双,佟双喜在心里默默地对之前的佟双喜保证道:“我既然成了你,那佟双双就是我的亲弟弟,你且安心吧!”

        床上早没了王婆子的身影,想来是如昨日那般上了后山了。

        佟双喜洗漱了一番,就在王婆子屋子的周围转了一圈。

        王婆子的屋子是村西头的最后一户,位置偏僻不说,离另一家住户也有半里地的距离。

        六里村的山坡很多,村后面更是一眼望不到边,一座座小山在密密麻麻大树的遮掩下,神秘且无边。

        王婆子拿回来的鲜物都是从这山林中寻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