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回去看看兄弟

第二十章 回去看看兄弟

        一直到了中午,佟双喜也没见有人来找她。

        午饭的时候,王婆子带着些蘑菇、竹笋等鲜物回来,见佟双喜还在家里,也是吃了一惊。

        “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啊!”

        王婆子嘀咕一句,就让佟双喜去把蘑菇和野菜洗了。

        王婆子和了杂面,擀了面条,再配上些蘑菇,野菜,直吃得佟双喜满头大汗也不愿放下手中的海碗。

        “妮子,你也回去看看吧!你那兄弟病了小半月了,掌家两口子说是肺痨,闹了好一阵子了!”吃罢了午饭,看着佟双喜要收拾碗筷,王婆子伸手夺了,然后说道。

        兄弟?

        是这具身体主人佟双喜的兄弟。

        佟双喜心里想着,就又听那王婆子说道:“你爹娘死得早,就留下你们兄妹两人,你不帮衬着谁又帮衬着呢!”

        佟双喜心里骇然,原来佟双喜还是个孤儿。

        见佟双喜还站在那里发呆,王婆子使劲地咳嗽一声。

        佟双喜回过神来,谢了王婆子就往村东头的佟家去了。

        正午十分,正是最热的时候,一般人家早就吃了午饭,躺在屋里庇荫处午歇了,佟双喜按着记忆中的大门,寻到了佟家门前。

        佟家前面的三间屋子是佟老柱和佟王氏的住处,佟双喜想了想,并未从正屋进门,而是绕道去了后面的院子。

        后院的西侧有个角门,佟双喜见院子里没人,偷偷地顺着墙根进了院子。

        院子四面都盖着房子,与前面佟老柱与佟王氏的房子一样,三间正房,左右两边各一间耳房。

        东西面房子与北面屋子的连接处,又各起了两间屋子,一处用做厨房与杂物间,另一处则围了栅栏,养了写鸡鸭鹅等家禽。

        有了这些家畜的叫声,佟双喜倒是不担心自己的脚步声被人听见。

        此时的佟双喜半点子记忆也没有,并不知道这院子里各住了什么人,只能顺着墙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摸索偷听。

        沿着角门进去就是西屋,佟双喜慢慢地挪到西屋的窗子跟前,竖起耳朵听着。

        西屋静悄悄地,好一会儿才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问:“娘,帮我看看这竹叶小根处怎么开针儿!”

        接着就是小王氏的声音:“做针线活要求心细也要胆大,这初始的一针找准地界,就往下扎……定好位置后再慢慢……!”

        声音细小且温馨,佟双喜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妈妈了。

        容不得佟双喜多想,就立刻顺着墙根一个屋一个屋的听去。

        剩下的几间屋子,不是呼噜声音,就是小子们打闹吵架的声音,直到最东面的西厢房内,佟双喜才听见一声接着一声地咳嗽声音。

        想来这就是自己那个所谓的兄弟住的屋子了。

        从那天佟老柱几人的谈话可知,这佟老柱有三个儿子,老大佟掌家,老二佟掌财,老三佟掌万。

        现在看来,这佟掌家是长子住了南面的房子,佟掌万一家住了西面的房子,而此时佟双喜跟前的东面房子,应该就是死去的老二佟掌财的房子了。

        听着屋里一阵接着一阵的咳嗽声,佟双喜心里一紧。

        大夏日的咳嗽成这般,别真是害了肺痨啊!

        古代的医术落后,佟家又只是一般的庄户人家,要是真得了肺痨,那想要活下来,可是太难了。

        “谁?”

        思索间,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

        佟双喜一惊,忙转身进了房子。

        中间屋子是与前面佟老柱屋子一般的正厅,只是此时里面摆满了镰刀,铁锹等农具,还有一些个缺胳膊少腿儿的桌子橱柜。

        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给人住的地方,倒像是杂物间,一股湿霉的味道直冲佟双喜的脑鼻。

        佟双喜皱眉,小心翼翼地进了西面的房间。

        “咳咳!”

        一进了西间,佟双喜就被里面的味道熏得直咳嗽。

        热气,霉味,馊味混在一起,实在是让人呼吸难忍。

        屋里与外面厅内一样,乱杂杂地摆了许些的杂物,只那最里侧摆着一张双人大小的木床。

        木床上厚厚的被子里,躺着只露出一张脸的男孩。

        男孩整个人都捂了被子里,只那露出的眼睛待看清楚来人是佟双喜后,才一下子放松了警惕。

        “姐!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声姐没喊完,男孩就又忍不住地咳嗽起来,一张小脸更是憋得红紫异常。佟双喜赶紧上前,把男孩扶起身子。

        “咳成这样了,怎么……!”

        “不坐起来”这话没说出口,佟双喜的眼泪就下来了。

        被子里的男孩衣服全湿,不知道是汗湿的还是尿湿的,身子更是如那软面条一般,全然靠着佟双喜的力气才能做起身子。

        “奶呢?她也不管你吗?”

        在佟双喜看来,这家里的佟王氏是真的心疼自己的,怎么自己的弟弟这样了,却是没人管。

        “咳咳!咳咳咳咳!”

        坐起身来的男孩这才感觉好一些,咳嗽了一声,也渐渐顺了气了。

        “大伯家的咳咳……小六刚五个月,咳咳……说是不能过了病气,奶只敢隔着窗户问我一句,大伯娘说咳咳……说照顾我,奶就……咳咳……就没管我了!”

        一句话说完,男孩的力气就像被抽光了一般,又瘫软下去。

        佟双喜忙让男孩躺了自己肩上,看着他满额头的汗珠,四周看了下,除了几碗看不出是什么菜的食物,竟然连口水都没有。

        “午饭吃了没?”佟双喜问。

        男孩摇了摇头:“大伯娘看我桌子上的饭没吃咳咳……就……就说吃完了……再给我送!”

        佟双喜大怒,不说这馊掉的食物不能吃,就说眼前的孩子连起身都没了力气,更何况是下床吃饭啊!

        虐待老人儿童这是前世的佟双喜最不齿的事情。

        “不怕,有姐姐在,姐姐照顾你!”

        说着,佟双喜的眼泪又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哭着摸了摸肩头男孩的额头,见他并未发烧,又看了看床边的地面与床褥被子也并未有呕吐物,佟双喜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佟双喜看了看屋里,慢慢地把男孩移到床头,让他躺好,准备把窗户打开。

        “别…咳咳…大伯娘不许开窗户……要不咳咳……要不她就会骂人……!”

        佟双喜的手一顿,随即用力一推,把两扇窗户全都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