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找里正

第十九章 找里正

        王婆子不知道从哪里搬了个黑漆漆的小桌子摆在厅内,桌子的一左一右还摆着两张缺了角的凳子。

        佟双喜心里感激,把那个盛了六个芋头的碗递到了王婆子的面前。

        王婆子不喜说话,低头闷声吃着芋头。

        佟双喜更是激动,也不管这芋头刚从锅里捞起,连吹带搓的,把五个芋头带着皮就吞了嘴里。

        对面的王婆子却是被佟双喜的吃相给惊住了。

        这孩子不是说进了大户人家了吗?

        心里想着,看了看碗里剩下的几个芋头,夹了两个,送到了佟双喜的碗里。

        “谢谢老……姨奶!”

        佟双喜着实是饿狠了,刚刚的那几个芋头也只过了个嘴,就下肚子了,还是最后王婆子给的两个,她才真的尝了味道。

        “那大户人家都不给饭吃的?”

        王婆子第一次开口与佟双喜说话。

        佟双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大火把魏家烧光了,昨日赶路,饭也没顾得上吃!”

        这边佟双喜的吃相不好,那边佟家桌子上的佟家人脸色也不好看。

        “孩子他娘,你再去烙些!”

        佟老柱看着盆里头去了一大半的面饼子,黑着脸对佟王氏道。

        佟王氏犹豫。

        家里总共就那半袋子白面,早上佟老柱说家里有客人,就做些白面饼子吧!还嘱咐佟王氏别小气,让魏家瞧不上自家,还说左不过就吃这一次。

        佟王氏想着这也是为自家孙女挣了脸面,于是那面也是倒得足足的一盆,却是没想到这魏家母子二人这般能吃……

        见佟王氏犹豫,王老柱朝着她使了眼色,佟王氏小步地往厨房去了。

        桌上的魏方氏与魏博文不是没瞧见佟家人的脸色,只是这饼子香软异常,魏博文的肚子和手实在是听不了使唤了,只能眼睛一瞎,红着脸继续吃饼子。

        桌上的佟老柱与两个儿子还好,那几个孙子辈的,早看得心急如焚了。

        早早地,佟老柱就交代了各屋,说是先紧着客人吃,要不是听见自家爷说再烙些,他们就要哭出来了。

        白面饼子配上切得细细的萝卜丝、土豆丝、自家发的豆芽……这些都是农忙的时候,才会上桌的吃食啊!

        桌上的人尚且忍者,厨房里的老大家的朱氏却是忍不了了,虽说当着婆婆佟王氏的面不敢摔碗掼盘子的,嘴里却是没停着。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饿死鬼投胎呢!”

        “他们算是哪门子的亲戚!”

        “小子们都正是长个的时候,吃了那老婆子的肚子里,除了屎还能长出个什么玩意!”

        “都是双喜那贱丫头招来的,娘家人没得了她的一丁点好处,却是招来这么两个饿死鬼……!”

        ……

        小王氏却是跟在佟王氏身后揉面做饼,一声不吭。

        佟王氏见朱氏的话越说越不像话,低喝了一声,继续做饼子了。

        一家人将就着吃饱了肚子,佟老柱就带着魏家母子去了村里的里正家了。

        里正家里高门阔墙的三间大房子,后院还高高低低地起了几座屋子,看着比佟家不知道要强上几倍。

        里正是个和佟老柱差不多大的年纪,只是辈份上却是高了佟老柱一辈,所以佟老柱见着里正,自是要恭敬地唤声:“老叔!”

        说清楚来意,里正瞧了瞧魏家母子,又听说那魏博文是个秀才,心下有了成算。

        “家中两个孙子也正在进学,要是能得了秀才老爷的指点,那更是荣幸!”里正恭敬地对着魏博文道。

        魏博文直说不敢,面上一贯的平淡神色。

        这看在里正的眼中,却是读书人独有的傲气。

        “魏老太太尽管住下,待会儿我让内人送些平常用的物件过去!”转头,里正客气地与魏方氏说道。

        魏方氏点头,面上并未有着神色。

        这种人,魏方氏见得多了,所以里正的这点子巴结,他并未放了心上。

        于是,里正就让自家大儿子与婆娘带着魏家母子二人去那破庙了。

        留下来的佟老柱与佟掌家也把魏家的情况与里正说了个清楚。

        里正也不是傻的,随便什么人都上前巴结,这魏家母子既是沦落到要住了破庙,指定还是有着原因的。

        “这是给您的租庙钱.“

        佟掌家讨好地送上了一串银钱。

        里正低头瞅了眼,满意地捋了捋胡须,算这魏家还有些眼色。

        又问了些魏家的其他事情后,里正就端茶谢客了。

        说实话,佟老柱有些害怕这里正,虽说也是隔着代的亲戚,但里正是吃官家饭的人,与他们平常地里刨食的人家大大不同,根本就不是一路的人。

        回到家里,佟老柱却是把大儿子叫了屋里。

        “不是说好一贯钱的吗?”

        佟老柱是老了,却也没真的到了那老眼昏花的时候,佟掌家给里正的钱明显没有一贯。

        “嘿嘿!爹,那个双福过了年不是要送了学堂了吗!我想着不得买些笔啊……纸啊的……反正双喜也不是别人,自家姐姐给弟弟买些纸笔,那别人也是说不出什么的……!”

        佟掌家陪笑着说道。

        昨日,接了银子后,佟掌家与佟老柱说想用铜钱换了银子,说是铜钱占地方。

        佟家各房平日里也都攒了些钱,他都知道,所以也就没多想,把银子交给了自家大儿子。

        却是没想到,自家大儿子在这个事情上也开始缺斤少两了。

        看着眼前一点悔意也没有的大儿子,佟老柱喝上几句,也就放他离去了。

        自家这个大儿子啊,指望他能掌家,却是不想掌家的本事没有,却是学了一身的歪门左术,自打成亲后,那心眼子更是使到了他这个做爹的身上来了。

        没等佟双喜吃完,王婆子又出了门,进了后山去了。

        佟双喜围着王婆子家转了一圈,最后在厨房柴堆处挖了一个深洞,把身上所有的银钱都包好藏好,埋上。只留了魏桑桑让她转交给魏博文的那个荷包。

        现下自己的前程未明,魏家母子先不说,那佟双喜的大伯佟掌家与大伯娘朱氏就不是什么好人,以防万一,还是先把身上的银钱藏起来才是。

        王婆子家里鲜有人过来,厨房又不上锁,银钱藏在这里,暂时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