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不可回娘家

第十七章 不可回娘家

        佟掌家这才瞅见屋里的其他两人来。

        正是魏家的老太太与魏家的二少爷魏博文。

        “嘿嘿!是亲家老太太和亲家秀才老爷啊!”

        为着佟双喜的事情,佟掌家去过魏家几次,所以这魏老太太魏方氏与魏家刚中了秀才的二少爷他都是见过的。

        魏方氏瞥了佟掌家一眼,魏博文朝着佟掌家点了点头,说了声:“不敢!”

        佟老柱见屋里人都站着,就招呼了魏方氏与魏博文坐下,然后吩咐佟王氏带着媳妇孙女去烧水。

        屋里虽然点着油灯,但是屋黑人多,藏在佟王氏身后的佟双喜只看见站了一屋子的老老少少,却是看不清楚具体都有哪些人。

        “奶!我害怕!”

        见佟王氏要离开,佟双喜可怜兮兮地拉住她的衣角说道。

        不管这屋里有多少人,佟双喜此时能确定对自己有着善意的只有佟王氏一人,特别是自己刚刚差点就被自己那所谓的大伯揍了。

        “老头子!”

        佟王氏虽是心疼孙女,却也是听惯了佟老柱的话的。

        佟老柱看了眼魏方氏,见她眼睛看向佟双喜,面上有着不耐烦,就道:“双喜留下,老婆子带人烧水,其他小辈的都回自己屋去,老大老三留下!”

        听了佟老柱的话,屋里呼啦啦地人开始往外走,一会儿的功夫,就只剩了魏方氏母子,佟双喜以及佟老柱父子三人。

        佟掌家与佟老柱的三儿子佟掌万各自找了地方坐下,只留了佟双喜一人靠着桌子站着,低着头。

        魏方氏见这佟老柱还算有眼色,就开口把来意说了。

        当听见魏家房子以及田产等契书都被一场大火烧了,佟掌家的面上明显有着急色,只是当魏方氏说起补办房契、田契等需要时间时,佟掌家脸上才稍稍好了些。

        魏方氏又将佟双喜有了身子的事情说了,佟老柱以及两个儿子不由得都朝着佟双喜看去。

        佟双喜低着头不说话,心里直骂娘!

        虽说不清楚这佟双喜为什么这么小的年纪就成了魏家的小妾,但是怎么地也和这佟家众人有着干系,特别是佟老柱这个当家人,要不是有他点头,魏家难不成还强抢了自己不成。

        “这是大……喜事啊!”

        佟老柱鲜少与魏家这般的人家打交道,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佟掌家平日里倒是最能说的,只是此时眼睛看向佟双喜,脑子里胡乱八搅的打着主意!

        见这佟家父子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魏方氏不屑地皱着眉头。

        这时候,佟王氏带着两个儿媳妇进来送茶,正好听见了佟双喜怀孕的话。

        “可怜的妮子啊!这刚怀了身孕就……!”就死了男人这话还没说出口,就忍不住地失声痛哭起来。

        佟掌家见魏方氏不悦,忙朝着自家婆娘朱氏使了眼色。

        朱氏得了眼色,眼睛一转,就上前拉住自家婆婆佟王氏道:“娘!您这是高兴傻了吧,咱们家双喜可是给大少爷留了后啊!这可是求也求不来的喜事啊!”

        说着,还掐了一把佟双喜,示意佟双喜劝劝佟王氏。

        佟双喜身上一疼,忍不住地啊了一声!

        “怎么了?是不是身上不舒坦!”佟王氏却是误会了,见佟双喜痛苦地叫唤一声,连忙地问道。

        佟双喜朝着朱氏看过去,见她龇牙咧嘴地瞪向自己,眼底都是警告之意。

        佟双喜只能心里恨得咬牙,嘴里却说:“奶,没事,就是站得久了,脚麻了动不了!”

        佟王氏这才放下心来,人站久了,脚可不是要麻了吗!所以也并未当回事。

        朱氏见佟双喜还算有眼色,心底忍不住地得意。

        佟双喜看着那朱氏得意的样子,更是不敢随意行事,就怕这朱氏手里有什么自己应该忌惮的地方。

        虽说自己如今已不是从前的佟双喜了,但是想着自己占了从前佟双喜的身子,也要为佟双喜做些事情才是。

        想着这些,佟双喜只劝着自己,先把这口气忍了再说。

        “呕……!”

        只是!

        “啊……!”

        一声痛苦地尖叫声随即响起!

        “奶!大伯娘,我……我……呕!”话没说完,佟双喜就冲出门去,干呕了起来!只是那抬起的胳膊无意间带起了桌角剩下的半壶开水。

        立时,开水又撒了那朱氏满手满胳膊。

        夏日的衣裳本就单薄,再加上那壶里头是刚烧开的的热水,直烫得那朱氏抱着胳膊叫唤。

        “娘啊!疼死我了,娘啊,烫死我了!”

        听着屋里疼得直叫唤的朱氏,佟双喜脸上有了些许的快意。

        虽是明里不能随意行事,暗地里佟双喜也不想吃了这哑巴亏!

        “老大家的,你看你怎么这般不小心!”佟王氏却是没有多想,这没怀身子的自是得让着怀了身子的,再说了,这开水也是朱氏自己放了桌角的,她自己不留意还能怪得了别人!

        只是到底是自家的儿媳妇,佟王氏赶紧地就拉着朱氏往后院的水缸处奔去。

        屋里的佟老柱等人并未被这出小小的意外影响到。

        庄稼人过日子,磕了碰了烫了的都是寻常事情。

        只那魏方氏意味深长地朝着佟双喜处看了一眼。

        魏方氏提出让佟双喜住回娘家养胎,待魏家重修过后,再接回魏家。

        佟老柱却是没同意。

        “亲家太太,不瞒您说,我们虽是庄稼人,也是有讲究的,要是双喜这孩子没有身孕,回娘家住了也就住了,只是这怀了身子的闺女定是不能回了娘家住的!”

        佟家一家子的子孙前程,就算是十个魏家来说,那也是比不上的。

        怀了身子的姑娘住在娘家会影响娘家兄弟的前程,的确是有这个说法的。

        只是魏方氏是打小就出身府上,之后嫁人了也是嫁了府中,自是没有婆家娘家一说。

        嫁人后魏方氏也只生了儿子,没有闺女,倒是一时半会地忘了这个说法。

        “那就帮着找个住处!”

        魏方氏本就有着打算,所以也不着急,缓缓地掏出一两银子放了桌上说道。

        佟老柱没说话,那边的佟掌家眼睛却是盯着那银子不放。

        “爹!咱村后山顶上不是有一处破庙吗?要不咱们找里正说说,给了双喜住吧,那孩子怀了身子,也怪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