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打起来了

第十二章 打起来了

        “柳氏嫁入魏家,生是魏家的人,死是魏家的鬼,就算是死了,也轮不到你们魏家的人为她摔盆哭丧!”

        魏老太太不顾众人的怜悯目光,满脸厌弃着说道。

        人群哗然,却是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出个不是。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自古谁家的姑娘都是这般,柳家人虽是可怜,却是也不占道理。

        柳员外的神色一顿,面色隐隐有着些许的尴尬。

        魏老太太又道:“那柳氏嫁入我魏家三年,一无所出,我们魏家没把人休掉就算不错了,你们柳家还有脸这般闹腾,要是换做我啊,早找了那龟壳钻进去,一辈子不出来!”

        魏老太太这是拐着弯骂那柳家是乌龟王八啊……

        人群里有那看笑话的散汉,不怀好意地笑出声来……

        柳家也是十里八村的大户人家,哪里容得别人这般侮辱,站在最后边的柳家后生们早就按耐不住,撸了袖子就往魏老太太几人这边冲过来。

        魏昌茂气倒。

        这平日里也没见这个大嫂子厉害,怎地今日这口齿……

        “众位,众位,有事说事,有事说事,跟一个妇人动手,那也上不得台面不是……!”

        只是魏昌茂这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揍了一拳。

        余氏见自家男人被人打了,哪里甘心,冲上前去就伸手抓挠那打人之人。

        柳家的女人们自是也不会干看着,抓的抓,挠的挠,咬的咬,顿时哭嚎声一片。

        “娘啊!我脸破了!”

        那魏大花的头发被柳家一妇人抓着,疼的直叫唤。

        魏香香听了,使劲把那与自己厮打于一块的柳家姑娘推了地上,而后冲着那正扯了魏大花头发的妇人撞去。

        魏博文就是惨了,看着那柳家几个妇人冲向自家娘,只能眼睛一闭,挡在前面,任凭那几个妇人抓挠撕咬。

        余氏却是战斗力惊人,那与她厮打在一块的柳家妇人尖叫一片。

        那边,魏昌茂的几个儿子听说家里门前有人闹事,也赶紧喊了族人过来,正巧看见魏昌茂被人揍了。

        那还得了,一时两边你一脚,我一脚的打的不可开交。

        围在魏家门前看热闹的人看两家人打的厉害,赶紧都躲了一边,别被错打了才是。

        佟双喜趁乱赶紧去寻了秋生。

        此时的秋生正拎着空篮子,看人打架看得得劲呢!

        佟双喜拉了拉秋生的衣服,秋生没有反应。

        佟双喜只能拉着秋生的胳膊,往人群外挤去。

        ”等一会,等一会,马上就完了!”半大的小子最喜欢的就是看人打架,所以见是佟双喜拉自己,不由得说道。

        佟双喜自是不让:“那你还想要那银钱不?”

        秋生眼睛一亮。

        打架只能过个眼瘾,那银钱可是实打实的真家伙呢!

        两人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蹲下来数那西瓜总共卖了多少的银钱。

        十斤的西瓜,秋生切得薄薄的,总共切了二十二块,每块五文。

        一文不多一文不少,总共是一钱一十文。

        秋生只在自家爹娘年底算账的时候才见过这么多的银钱,此时看着眼前那堆银钱,激动的浑身发抖。

        佟双喜自是不会那般的没出息,只是心里自是也十分的高兴,这是自己在这个时代的第一笔“巨”款。

        数出十分钱递给正激动着的秋生,佟双喜小心翼翼地把那剩下的一钱铜币包起来,装了身上。

        一百文铜板,藏在身上,有些咯人。好在古代人的衣饰都偏宽大,即便是夏裳,藏了那么多的银钱,也看不出来。

        不过佟双喜想着有机会还是把铜钱换了银子才是,要是不小心被发现了,钱财留不住不说,人也会跟着没好果子吃的。

        “双喜!我先走了!”

        秋生看着手中的银钱,激动的不行,满脑子都是赶紧找了地方把这银钱藏起来才是,于是也顾不上佟双喜了,撒丫子就跑了。

        佟双喜觉得有趣,又觉得心酸,自己前世拿了第一笔工资时,也是这般的激动心情。

        如今自己孤身一人,早就不是从前的自己了。

        深吸一口气,把心底的失落压了心间。

        魏家与柳家这边也都挺了打斗,个个的都批头散发,龇牙咧嘴的,就连那一直被魏博文护了身后的魏老太太,脸上也明晃晃的一道抓痕。

        佟双喜骇然,还好自己没在其中,要不就这小身板,还不得被打的爬不起身啊!

        只是这架是不打了,那嘴上却也都没停。

        “你这个死老姑婆子,克死了儿子克死了媳妇,你就是到了阎王那里,也是十代八代绝后的贱蹄子!”

        “你磋磨我闺女,半夜不给她回房,伺候你这妖婆子吃喝拉撒,可怜我那闺女,三天有两天都回不了屋子……!”

        “你老不死的,还巴巴地从哪里招来个狐狸贱蹄子,嘴上说是给我家闺女找个人伺候!我呸!”

        那柳员外的婆娘却是真的伤心了,也顾不上闺女的名声,直好的烂的都往外说了。

        “你狐狸精上门了,你这老不死的贱婆子更厉害了,说什么新婚屋里不能缺人,成日的就把那小狐狸精塞了大儿子的门里,我那可怜的闺女,整夜整夜地伺候你拉屎撒尿!”

        ……

        刚开始听着佟双喜心里还觉得唏嘘不已。

        本来以为这古代的小妾不是人,原来这古代的儿媳妇也不是好做的啊,这哪里是做人媳妇啊,这简直就是找虐的啊!

        可是听着听着佟双喜就觉得不对劲了。

        那柳家婆娘口中一声声的狐狸精,贱蹄子是骂的自己吗?

        佟双喜简直石化了。

        好吧,就算佟双喜一点也没瞧出此时这具身体有那一丁点的狐狸精气质,但是她的确是那魏家的小妾。

        所以即便此时被骂,那也是活该的吧!

        “那贱蹄子人呢!自己当家男人和当家主母都死了,她一个小妾不披麻戴孝着,难不成还穿涂脂抹粉的到处招摇吗!”

        佟双喜却是没想到,这火一下子就烧了自己这边了。

        人群里有那瞧热闹不怕事多的散汉,不怀好意地道:“是啊!只听说魏家大少爷纳了小妾,还没见过真人啊!把人叫出来,让我们也瞧瞧,看看是什么样的狐狸精,勾了魏家大少爷的魂了!”

        人群里一阵嗤笑声。

        佟双喜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