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吃烧饼

第五章 吃烧饼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魏博文见佟双喜嘴里一面念叨着,一面手指还上下左右地指点一番,心里很是纳罕。

        大哥这个小妾别是个傻子吧。

        佟双喜确定完方向后,才实实地松了一口气。

        看魏博文这情况,佟双喜觉得凡事还得靠自己才是,也为了自己能早点吃到烧饼。

        果然……

        “该是这边……这边……哪边?”

        路口处,魏博文咕咕喃喃地,快把自己难为死了。

        这书里也没说街西头是在哪一块?王麻子的烧饼店更是闻所未闻啊!

        佟霜霜翻了个白眼,看也没看那魏博文一眼,径直往西向走去。

        此时天色暗黑,幸好街道上的店铺大都还没歇业,偶尔还能遇见那挑着小食叫卖的吃食摊。

        小镇不大,街道上的行人也还算是热闹,毕竟是夏日,吃了晚饭能立即睡着的很少,出来消消食,耍上一番,那觉才能睡的更美!

        佟双喜一面走着,眼睛也没歇着,东看看,西看看,在看到一家杂货铺时,抬脚走了进去。

        魏博文有些犹豫,到底没能进那杂货铺,而是站在铺外,等着。

        这是一间很小的杂货铺,进门就是一排半人高的货架,说是货架,还不如说是半人高的柜子,柜子里稀稀疏疏地摆放着些平日里的寻常玩意儿。

        有些东西,佟双喜勉强认的出来,有些东西却是一时半会的猜测不出来。

        柜台后面,店铺老板与自家婆娘头挨了一块,正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

        见来人是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也没在意,继续叽叽咕咕地说话。

        佟双喜这看看,那摸摸,倒是也觉得稀奇,忽然,她眼睛一亮!

        是铜镜。

        手掌般的大小,底座是块染了朱红色漆的圆木板,看着虽是粗糙,却也看得过去。

        佟双喜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真容。

        虽是没现代镜子那般清晰明亮,却也是能把人看清楚。

        巴掌大的小脸,眉毛稀稀拉拉地,眼睛倒是很大,黑黑的眼球骨碌碌,动起来灵动立现,可能是太瘦的缘故,鼻头小小的尖尖的,嘴巴抿的紧紧的,佟双喜张了张嘴,一口牙齿倒是整齐白亮。

        佟双喜最后总结,就是一张还算整齐的小孩面容,因为太瘦的缘故,根本瞧不出好看与不好看来。

        这也算是正式地认识了佟双喜,认识了自己了吧!

        佟双喜用袖子擦了擦面上隐约可见地黑灰,然后深深地看上一眼,闭眼记了几次后,放下了铜镜。

        小姑娘家爱美也是正常的,哪个小姑娘见着镜子不多看一眼,所以店铺里的老板娘也没在意,自己悄摸摸地盘算起这一日的营业来。

        就在魏博文等的有些着急的时候,佟双喜才慢悠悠地从铺子里出来。

        “娘……一个人,该等着急了!”

        说话时,魏博文也不敢正眼瞧这佟双喜。

        在这之前,魏博文只知道家里面有这么个人,根本是见都没见过,更别说是说话了。

        “这就去!”

        佟双喜摸了摸袖子里的几枚铜钱,想着鞋底下那走起路来很是硌脚的另几枚铜钱,心里莫名有了些底气。

        王二麻子家的烧饼铺不难找,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子烧饼烧焦的香味。

        “红豆馅,芝麻馅的二文一个,干烙的两文三个!”

        见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带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就以为是兄长带着馋嘴的妹妹买小食来了,于是主要就推荐了店里最受小姑娘喜欢的红豆馅与芝麻馅的烧饼。

        魏博文不懂这些,只看向佟双喜。

        “老板,五文钱一个红豆馅,一个芝麻馅,三个干烙的!”

        佟双喜想也没想,就甜笑着看向老板说道。

        烧饼老板一愣,看了眼眼前的小姑娘,稍一思索,就笑着麻利地装上烧饼:“得嘞!小姑娘看着就让人欢喜,一个红豆的,一个芝麻馅的,三个干烙的,吃的好,下次再来啊!”

        说话间,五个滚烫地烧饼,就到了佟双喜的手中。

        佟双喜有些激动,面上更是笑的只见牙齿不见眼睛。

        数了五个铜钱,佟双喜立即撕开那红豆馅烧饼上包着的油纸。

        也顾不得滚烫,就咬了上去。

        入口甜腻脆香,佟双喜差点把舌头都吞了肚去。

        第一个吃完后,佟双喜才觉得自己的肚子总算是有了活气儿!

        撕开第二个芝麻馅的时候,佟双喜就没之前那般的猴急了,一面慢慢地往回走着,一面小口地嚼咽着,嘴里心里都是美美的!

        魏博文诧异了好一会儿,才跟上前面的佟霜霜。

        不是银钗吗?两文一个,两文一个,两文三个?不是六文吗?娘不是说买三个烧饼的吗?

        魏之望怎么也不明白眼前的这些,而且,他感觉肚子更饿了!

        只是那烧饼都在前面的佟双喜的手中,魏博文只能看着佟双喜一人在吃。

        “傻子!”

        佟双喜不用猜就知道那魏博文心里想的什么。

        只是她也顾不得其他了,自己手中不是还有三个烧饼的吗!

        再说了,自己要是傻不愣登地只买那三个烧饼,能不能吃得到还难说呢!

        魏博文好歹是那魏太太亲生的,自己只是区区一个小妾,况且佟双喜不信那魏博文还能真的去魏老太太那里告自己一个小妾的状。

        读书人总是有自己的骄傲的,也就是要更傻一些。

        “呐!老夫人让买的烧饼!”

        吃饱了的佟双喜身心都松快了下来,她把剩下的三个烧饼塞了魏博文的手中。

        魏博文看着手中的烧饼,就想像佟双喜那般地撕开,只是想了想,还是只咽了咽口水,把烧饼紧紧地握在手中。

        佟双喜心想这魏博文傻是傻点,倒也是真的孝顺。

        “二少爷是秀才老爷吗?”

        “大少爷与大少奶奶怎么就那么去了……!”

        “秀才老爷的话,官府是不是会给粮食给银钱?”

        “听说见到秀才老爷是要下跪的……。“

        ……

        一路上,佟双喜也不管魏博文会不会回答自己的这些话,只自顾自地问。

        魏博文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被佟双喜问的很不自在,慢慢地也是三句回一句地与佟双喜说了些话。

        果然,那三个烧饼根本就没有佟双喜的份。

        魏家老太太自己一个,剩下的两个都赛给了魏博文。

        “看什么看,还不去找点水去!”

        魏老太太有话要交代魏博文,所以就想支开佟双喜。

        意料之中的事儿,佟双喜肚子反正也是饱的,于是就去找水去了。

        魏博文看着离开的佟双喜,面上有些个不自在。

        不过想着佟双喜刚刚已经吃了两个烧饼了,他也就没多想什么,大口吃起烧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