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换烧饼

第四章 换烧饼

        就在佟霜霜准备再去找找那半大小子的时候,却是听着不远处有吵闹的声音。

        佟霜霜想也没想,就跟着人群往热闹处去。

        “人呢?尸首呢?怎么什么也没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啊!”

        是魏老太太的声音,刚一走进,佟霜霜就听出来了。

        “真是可怜见的啊!白发人送黑发人!”

        人群里里有和魏老太太差不离年纪的老妇人已经开始抹了眼泪了。

        围观的人,只以为魏老婆子是因着失了大儿子,才这般失心疯地吵闹,心里越发地可怜眼前的魏老太太了。

        留守在这里的魏氏族人,守了一日,本就饥渴难耐,见这魏老太太又得了失心疯,真是气也不是怒也不是。

        “找到几根人的手骨,都被衙差带了去,魏四爷说是人都烧干净了,寻不全乎了!”

        其中一个族人到底可怜这魏氏母子,与魏老太太解释说着。

        听闻这话,魏老太太一口气泄了,人也棉花似的瘫软在地上。

        “魏家嫂子,活人要紧啊!不为别人,也得为着你那小儿子着想啊!”

        “是啊!魏家婶子,活人要紧,日子总还是得过得!”

        ……

        一时间,各路邻居立即化作那至亲骨肉般的抹泪劝慰起魏氏母子了!

        站在一旁的魏博文,此时也彻底没了希望,那个总会和声细语地与自己说话的长兄,那个总会给自己煲汤缝衣的大嫂,都没了,被这一把火烧没了!

        忽然,那魏老太太忽然想起些什么,直转身冲进了另一处院子处!

        几番翻找后,魏老太太失声痛嚎起来:“都没了,全没了,全烧没了!”

        魏老太太的这连番操作,更是惹得人群里的人争先抹了眼泪!

        真是可怜见的!

        这些邻居全然忘了这十多年来,魏老太太一贯地倨傲作风,此时此刻,全都真心地可怜起这个失了家失了儿子的老妇人。

        “佟双喜!佟双喜!“

        就在众人准备再劝慰一番的时候,只见那魏老太太忽的起身,朝着人群喊道。

        所有的人愣住!

        忽然,有人想了起来。

        “佟双喜,不就是月前魏家新纳入门的小妾吗。“

        只是这小妾进门,本就不是什么大事,魏家只后角门领了人,就作了罢,所以这街上邻里见过这小妾的人几乎没有。

        人群中的佟霜霜,本来还如同人群那般地看魏家母子的热闹,只是……

        佟霜霜忽然意识到那为难老太太口中的佟双喜是喊的自己,而自己并不是这魏家的丫鬟,而是这魏家儿子的小妾!

        “真是可怜见的,这么小的年纪,以后可怎么活啊!”

        看着亦步亦趋地走向魏老太太的佟双喜,人群的怜悯立即就转了方向。

        “也不尽然!妾又不是妻,算不得守寡!”

        人群里有那博学的人,开始给众人普及常识。

        只是他的话除了糟了几记白眼之外,并未有什么效应。

        可怜人哪里分什么对和错啊,她们说她可怜,她就是可怜之人!

        佟霜霜,不,至此之后,佟霜霜就是佟双喜了!

        魏老太太看向自己的目光让佟双喜并不舒服,只是此时此景,她也没得选,只能站在魏老太太的跟前。

        “可别有这样那样的心思,要不我让你活不成人!”

        刚一走近那魏老太太,佟双喜的手腕就被紧紧地抓了手中,耳边更是传来魏老太太的耳语。

        手腕上清晰的刺痛,让佟双喜的眼眶噙满了眼泪。

        人群里的怜惜之声更甚,魏老太太只冷眼看着佟双喜。

        天渐渐黑了下去,稀稀落落的人群慢慢地也散了干净。

        最后就连那魏氏族人也走了个干净,毕竟这样的一片飞灰,哪里有家里的媳妇孩子热炕头来的舒坦。

        那魏氏族长也只是长吁短叹一番后,就摇头离去了。

        “呸!黑心肝的!”

        魏老太婆终于松开佟双喜的手腕,一屁股坐了地上,也不管那地上是泥还是灰。

        就这,还不忘冲着族长离去的方向吐了口水。

        悲伤之后,满目疮痍,魏之望的脸色颓然,早不复之前魏家二少爷的风采。

        脱了桎梏的佟双喜,连忙地退后几步,直到离那魏老太太有着安全距离,才一屁股地坐了一个烧残了的木头桩上。

        “咕……咕……咕噜……!”

        佟双喜肚子饿的厉害,听着这声音,就以为是自己的肚子在叫唤。

        天将将黑,佟双喜看不清魏老太太与魏博文的神情,只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只是没等佟双喜开口,魏博文就满是尴尬地语气道:”娘,咱们先吃些东西……明日再……再……!“

        魏家燃尽,接下来该怎么办,魏博文还真不知晓。

        以往家里的事情,魏博文除了读书就是读书,哪里操心过肚子那一亩三分地的事情啊!

        刚说完,魏博文的肚子又不争气得咕咕咕叫了起来。

        按理说,家里大哥大嫂死无全尸,魏家院子也烧了个干净,此时的魏博文应该是没有心思吃东西才是,只是血肉之躯,魏博文又从未受过这般的饥饿滋味,这才忍不住地说了那话。

        魏博文也满心地愧疚与心虚。

        佟双喜却是没想那么多,她觉得自己的前胸与后背这两块皮都饿的要黏了一块了。

        魏老太太自然也饿了,之前一直强忍着一口气,此时见儿子提出来,忍不住地咽了口水。

        “佟氏……你去……街西头的王麻子家换两块烧饼……算了,三块!换三块!”

        魏婆子站起身来,摸了摸腰间,又摸了摸袖口,最终还是从发间摸出那剩下的唯一的一根银簪子!

        接过簪子的佟双喜愕然!

        这簪子入手的分量怎么也有二两来重,佟双喜虽不是古代的人,却也知道古代的银子的价值。

        这魏老太太是真的不知道这其中的门道,还是一时的失了心神,忘了分寸,要么就是这魏老太太想考验自己这个大房唯一剩下的小妾?

        转念之间,佟双喜的双脚已经踏上往西街的路上。

        “慢着!”

        忽然,魏老太太的声音响起,佟双喜无奈地转身。

        看来,这魏老太太是想起了什么。

        “文儿啊,你去换烧饼!”

        魏老太太叫住佟双喜,指着魏博文道。

        魏博文愣住:“娘,街西头……王二麻子?三块吗?”

        魏博文话里头满是不确定与迟疑!

        罢了!罢了!

        魏老太太看着眼前的二儿子,只叹气地摇了摇头:“佟氏,你带着二少爷去换烧饼!”

        虽是吩咐的话,那话里的警告之意却是明显!”

        佟双喜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听这魏老太太的话,想是怕自己趁乱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