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农门娘子有点彪在线阅读 - 第136章 及时踩住刹车

第136章 及时踩住刹车

        酸。

        整个村子上空的天气里都弥漫着酸味儿。

        苏婳就不明白了,自己打了猪就应该分给全村吃么?

        愁眉不展,满脸愁容的苏婳身后,程松已经听到动静从工地上跟了过来。

        大肥猪诶!苏婳打得大野猪,不是花钱去镇上买的猪,他如果开口要,应该能要到好大一块猪肉吧,毕竟又不是花钱买的,相当于是白得的野猪,他要一块不过分啊!

        苏婳回到暂时居住的院落里,将大肥猪扔在了地上。

        封璟从厨房走出来,看着满脸写着不开心的苏婳,这不对啊,这丫头不是只要有吃的就开心的不得了么。

        这么大一头野猪,她竟然不高兴。

        封璟稍微有些担忧了,莫非她受伤了?

        他翻动肥猪,还挺沉的,獠牙也是又粗又大又长,上面有些血迹,封璟转头走向苏婳,拉着在发呆的苏婳上上下下打量起来。

        “你干什么?”苏婳揪出自己袖子,抱胸警惕的看着封璟,“你、你、你,我说过了,你长得帅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长得不好看,你还是死心吧。”

        “”

        封璟,“看你这么生龙活虎还能想莫名其妙事情的样子,看来你身上没有受伤。”

        苏婳不屑的撩了撩自己的发梢,“切,本姑娘可是能一拳打死熊瞎子的人,区区一头小野猪,能耐我何?我发现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对你家姑娘的本事没有个清晰的了解!不过我也懂,你发现和我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心里很难受吧,不过不管我是不是这么优秀,我们两都是不可能的。”

        “被野猪冲撞的是你的脑子吧?”封璟亮出杀猪刀,在野猪喉咙处猛砍一刀,直接将野猪的脑袋和身子一分为二。

        “你、你、你竟然骂我脑子被猪撞!”

        “不然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虎狼之言,你可是大姑娘,可别把这种话天天放在嘴边,给我舀一桶开水出来。”封璟批评着苏婳,她是乡下野丫头,父母也没有教育过她,不懂这些道理,他可得好好教导她一下。

        “我哪有天天把这个话放在嘴边。”被人批评了能开心才怪,不过为了吃的,看到封璟已经在给野猪开膛破肚了,苏婳还是很听话的回了厨房舀了一桶开水出来。

        两人一边杀猪,一边继续话题。

        封璟一股脑的将野猪肚子里的东西全掏了出来,全扔掉了,野猪的内脏他可不准备做来吃。

        他琢磨一番说道,“你之前不是在镇上醉仙楼遇到了那个一身金灿灿长得就像在叫别人去打劫他的公子么,你对他也说过这个话。”

        苏婳见封璟对她扬了扬脖子,用下巴点了一下开水,便明了的舀了开水对着封璟提起来的野猪空荡荡的内腔开始泼水,冲洗。

        “啊,那个公子啊,他长得好看嘛,而且,他真的有喜欢我我才这么说的啊,我这是及时制止了一场不可能的、铁定会遭受棒打鸳鸯结局的爱情悲剧的萌芽,保证了我和他将来各自家庭生活的和谐美满,我真是大伟大了。”

        “”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封璟,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憋了会儿,终于还是憋了一句话出来,“当正妻,他那种家庭,你这样的身份肯定是不行,不过大户人家喜欢的是开枝散叶,你如果真的愿意去当个妾也不会遭受棒打鸳鸯的结局的。”

        “我靠,是哦,还能当小妾!”啧,这就是思想的局限性了,她一开始也没想到还能去当小妾的嘛。

        封璟拿刀的手一顿,“你莫非心动了?我昨天进城还遇到了那个公子,的确一表人才,掉了一根金丝抹额,第二天又换上了一根一模一样的宝石抹额,他家里肯定很有钱。”

        “没有没有,我只是说当时把小妾这种可能性忘记了而已了。”苏婳陷入了对自己历史知识匮乏、以及还没完全融入古代人思维的自我厌弃中。

        “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为了这些东西就去当小妾?”末世的时候金钱有什么用呢?

        不过苏婳也明白,现在是需要钱的“文明”社会,又牙疼的打了自己的脸道,“宝石金子是挺重要,可是,本姑娘自己也能赚,干嘛去靠男人。”

        “说实话吧,那个金灿灿的小公子那种小白脸,本姑娘”想要,在末世的时候一大堆小白脸小鲜肉愿意跪舔求本小姐包养!本姑娘还看不上呢。

        封璟瞅着苏婳脸上欠揍得不可一世的笑意,眼神恣意得仿佛在说老子天下第一,结果吹牛吹着吹着就没了下文,他还等着怼她吹的牛皮呢,“姑娘待如何?”

        “啊,哈哈哈,我是说,那种小白脸,本姑娘能一个打十个,太不经打了。”太不经艹了,咳咳,都怪那些沙雕队友经常开黄腔,苏婳及时的踩住了刹车。

        看来是已经习惯了封璟这个人在身边了,精神上竟然有点懈怠,把他当自己人看待了,对自己人,当然是怎么开黄腔都可以啊。

        这可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这是古代颠簸又难行的马车!

        再熟悉,这个男人也是个古人,这种话还是别爆出来的比较好,万一被人以为自己是个很随便的女孩子呢。

        她才不随便呢,末世那么多年,那么多男的投怀送抱,她都稳住了

        “封大哥,你给猪扒皮吧,我,我去工地上看看。”苏婳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尴尬的笑笑,麻溜的离开了院子。

        封璟总觉得苏婳刚才的笑容充满了疏离,这野丫头平时一副傻兮兮乐哈哈的样子,有吃就有得乐呵,刚才说着说着,竟然对他露出了疏离的假笑。

        他刚才有说什么挑动别人神经的话题么?

        他又没有用审问犯人的语气和套路来问人啊,他难得这么平易近人的想去教育一个村姑啊!

        “那个,封大哥,你在杀猪啊!”

        封璟抬头,看到程松搓着手,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凑到了他身边。

        他垂下头,开始认真的用手里的小刀给野猪去皮,野猪身上的黑毛又粗又硬还臭,不能用家猪那种去毛的手段来去皮,只能完全剥掉皮才能没那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