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农门娘子有点彪在线阅读 - 第75章 皮孩子

第75章 皮孩子

        “那,第三处呢?”

        村长程广胜吧啦了两口烟,幽幽说道,“最后一处房子没有人住。”

        没人住,那敢情好啊,一早若是知道,直接买了拧包入住多好!

        封璟瞅着苏婳两眼放光的心动模样,赶紧问道,“这一处房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自己的话被人抢了,苏婳很不得劲,这男人是不是看不起她的智商?

        而且这个房子有问题又怎么样,有什么问题是她种一棵树解决不了的么?

        如果还是解决不了,那就再重一棵树!

        程广胜似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中,被封璟这么一喊,抽离的情绪回来了,“闹鬼。”

        呵,闹鬼,鬼有什么可怕的,她还是饿死鬼投胎呢。

        苏婳毫不在意的瘪瘪嘴,程广胜继续说道,“就这么三处房子了,我个人觉得肯定是老寡妇家的房子不错,给点银子她还能做饭照顾你家阿娘和弟弟妹妹,你也能和家仆专心的开始准备种地和盯着修房子的事情,毕竟再不种地,就迟了,你们明年吃什么。”

        苏婳却是对鬼屋更感兴趣,“这个没人住的房子是什么情况啊村长,以前这个房子的主人呢?”

        “没了,都没了。”

        程广胜的口气平平淡淡中又透露着一丝愁容,苏婳是个不会看颜色的,继续追问,“怎么没的啊?”

        程广胜的孙子插嘴道,“莫名其妙就没了,一家五口都死在家里,他们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县里的仵作也来检查过,也没中毒,反正莫名其妙就去了,最后还是我爷爷给他们家操办的集体丧事,把他们阖家安葬了。”

        “经略,多什么嘴。”

        程经略吓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闻言立刻闭上嘴瞅着苏婳,发现她的脸上并没有露出被吓到的表情,又加上了一句,“欸,好巧呢,和你们家人口一样呢。”

        “经略!”

        程广胜用烟杆敲了敲孙子的脑袋,满怀歉意的对苏婳说道,“这孩子被惯坏了,你们也别介意,他其实也是担心你们,那个鬼屋,我也不建议你们住。”

        “他们家的人都走了,原本也想把他们家的家产收归村里,结果那房子大半夜的总是有动静,有好事者进去看过,里面什么也没有,所以大家伙儿才会传那是个鬼屋,事实上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吓唬人的事情,我觉得多半还是村里人自己吓唬自己了吧。”

        对于程广胜画蛇添足加上的最后一句话,苏婳反而觉得他隐瞒了很多事情。

        关于自己要定居的地方,有这么个鬼屋,心里总是不踏实,毕竟家里可是上有老下有小,里面有鬼没鬼,苏婳都要去弄清楚。

        没有鬼的话,那就是有人在里面吓唬人吧。

        空房子总能引得一些人去探险啊、去幽会啊、去干其他坏事,因为那个房子死过人,其他人害怕接近,方便他们隐藏自己。

        虽然很不想和外人住一起,但苏婳总不能带着家人去冒险,“我还是听村长的建议住那个寡妇的家里吧。”

        程经略一听顿时喜笑颜开,“那个老寡妇可难相处了,喜欢吓小孩子,还喜欢占小便宜。”

        这个年龄和臻儿差不多的孩子,真的好可爱哦,没看到他爷爷在一旁看着他的关爱眼神都想掐死他了么。

        占小便宜,苏婳从来不害怕,她以前秉持着为人师表的精神和武者的侠义精神的时候的确被人占了不少便宜。

        但她早已经不是原本的她了,性子不改,她早就死了八百年了。

        想占她便宜的人,都得掉两层皮。

        熊孩子她斗得也多,苏婳想看这孩子能皮实成什么样,她略带忧心的问道,“那,我们去鳏夫的家里住呢?”

        这回程广胜赶在程经略开口前蒙住了他的嘴,生害怕这孩子将人吓跑了。

        “苏姑娘,那就住夏婶家里吧,我这就让媳妇儿带你过去,你之后若是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过来找我,或者找我媳妇儿帮忙,你叫她李婶儿就好了。”

        程广胜踢了程经略一脚,“你给我回去,找你奶奶,让她到夏婶家来一趟。”

        程经略被踹得一踉跄,缩着脖子跑了。

        程广胜在去往夏婶家的路上对苏婳说道,“你们家五口人,住夏婶家,你们是自己做饭还是吃夏婶做的饭菜,你们自己做的话,有米菜么,当然,这些事情,你们可以和夏婶商量着给钱。”

        苏婳看了牵着马车跟在身后的封璟,最近他的厨艺有进步,可不能让夏婶代劳让他荒废了厨艺,“还是分开吃吧,我们车上还有米,至于菜,我们可以找村里人买应付着来。”

        “哦,那行,也就是说只是住在夏婶家而已,只算住宿费的话就好算很多,修房子也不是一两天能修好的,整月来算的话,你们要两间房子,一个月给60钱,你看如何?”程广胜也害怕夏婶狮子大开口,他先定一个数,对双方都好。

        村子里的房子根本就不值钱,这个价格也是看在打扰了别人的份儿上给多一点的了。

        “60钱,这包括用她家灶台水井的费用吧,柴火我们会自己去山里劈。”60钱对于苏婳并不叫事儿,但她也不能一口就答应,显得自己斤斤计较一些比较好。

        免得以后村里有什么事,村长总觉得她好说话好拿钱似得。

        “自然,60钱,除了米粮菜油盐酱醋这些不包,什么都包了。”程广胜拍着胸脯打了个包票。

        很快村长就站在一处土胚房外说道,“这里就是夏婶家了,院子不算大,但住得下你们,还会显得宽敞。”

        “夏婶也是个注意打扫卫生的人,屋里屋外收拾的妥妥当当,你们就放心住在这里吧。”

        他对着屋内喊道,“夏婶,在家么?”

        明明小院里烟囱炊烟袅袅,夏婶又是孤身一人在家,他这么喊,也是明知故问了。

        屋里的人听到了村长的声音,拿着火钳走了出来,“哎,村长啊,你怎么过来了。”

        程广胜简单的将苏婳家的情况说了一遍,苏婳在一旁仔细的打量着夏婶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