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40章 黑店买宝

第40章 黑店买宝

        云家安排有专车相送。

        秦义坐上车,没有直接回金玉阁,而是让司机开到了七星桥古玩市场。

        本来嘛,他今天就是来专门捡漏的。

        只是遇到了人贩子抢果果,又去云家治病,才耽误了。

        人脉关系只是其次,提升自身实力才是关键。

        “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捡到漏吧。”

        秦义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朝前走去。

        虽说是中午,但古玩城的人依然不少,有来买东西当装饰品的,有的和秦义一样,纯粹是想来捡漏的。

        各处都是介绍货品的声音,天南海北的各种口音,嘘嘘嚷嚷,好不热闹。

        动用双眼的异能,秦义目光所及,各种物品的信息呈现在眼前,可惜几乎全是假货。

        也难怪,古玩和世界上其他圈子一样,假的永远比真的多。

        “彭!”

        秦义正低头思索着要不要直接回店里,从旁边的一个古董店里忽然扔出来一个人。

        随后追出几个彪悍的精壮汉子。

        被扔出来的中年男人躺在地上,哆嗦着道:“唐老板,哪有你这么做生意的,我不买也不行吗?”

        人群中走出一个满脸嚣张的人,显然就是那位唐老板。

        肥头大耳,嘴里的大金牙分外抢眼。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冷哼道:“东西都被你拿在手里了,你说不买就不买,我们德宝楼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中年男人捂着脸:“你这唐三彩战马分明是假的,我只是拿在手里看了一会,你们这不是强买强卖吗?”

        唐老板身后几个打手立刻威胁道:“他吗的,说不定都被你掉包了!不想买也行,留下一只手!”

        “别,买,我买!”

        中年男人恐惧的摆手,连忙刷了2万块,一瘸一拐的逃了。

        周围人窃窃私语,似乎已是司空见惯。

        “这外地人活该倒霉啊,居然进了德宝楼。”

        “是啊,他们家专宰外地客。

        不过,最近也太嚣张了!”

        “没办法,这唐金牙的背后靠山可是有些地下势力啊!”

        唐金牙也不理会,见秦义左右张望,一副好奇的样子,满脸堆笑道:“这位先生,看着面生?

        你可别听人乱嚼舌头,进店看看啊!”

        “也好,正想买点东西。”

        出乎意料,秦义抬腿就迈了进去。

        这种黑店,能捡漏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卧槽,这小子是明知有火坑还往里跳,走,一起去看看。”

        四五个看热闹胆大的,也跟着进了门。

        “这位老弟,咱们得宝楼玉石字画应有尽有,您是买个镯子送姑娘,还是挑个玉佩自己戴啊?

        放心,我这店里的货都真着呢。”

        唐老板舔着金牙,笑呵呵的道。

        真你个鬼啊!秦义没说话,而是环视了一圈。

        随后彻底震惊了。

        卧槽!这也太坑了吧!满屋子的东西,估计除了他嘴里那两颗金牙,和柜台上的那个玛瑙单珠,恐怕就没有真货了。

        黑店啊,绝对的从里黑到外!正打算直接转身走,忽然秦义的眼光一缩,角落里,一个木头制作,鸟一样的信息冒了出来:【物品名称】木鸢:内含珍宝,有大量灵气。

        大量灵气!木头只是普通的杉木,但里面的东西不简单。

        秦义凝聚紫皇圣眼,一股充沛的木色灵气萦绕在木鸢周身。

        只是他境界有限,无法完全透视有些厚重的木头。

        “老板,这个木鸢怎么个卖法?”

        唐金牙闻言,拍手道:“小老弟,这个木鸢来历可不简单,可是明代朱元璋送给他老婆马大脚的,属于上等的金丝楠木制成的……”这嘴可真能白活,估计给你一泡屎都能说是乾隆爷拉的。

        秦义戏谑的一笑,打断道:“老板,直接开个价吧!”

        几个看热闹的都是摇头叹息。

        “我还以为这年轻人是什么鉴宝专家,原来是个傻子!”

        “那木鸢,无论色泽还是质感,都明显是最次的水杉木,顶多值个两三百。”

        唐老板心中一喜,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又碰到只肥羊了。

        “你我有缘,打个折,五万,老弟拿去!”

        秦义闻言,嘴角微笑道:“5万?

        呵呵,5百块,我就买走!”

        唐金牙一怔,面色难堪道:“小兄弟,你这价杀的也太狠了吧,至少……也得这个数啊!”

        说着比了个八的手势。

        秦义摇摇头,扯出一丝冷笑:“这木鸢放在角落都落灰了,想必很久没出手了,唐金牙既然不愿意割爱,那就算了。”

        说罢,居然转身就走。

        “小兄弟,咱再加一点,都好商量啊。”

        “就5百,多一个也不行。”

        秦义边说,边继续走着。

        这种黑心老板,唯利是图,况且这镯子卖相太差,估计平时都无人问津。

        只要有一点利润,唐金牙都不会让自己走的。

        “哎,5百就5百    !这可是大亏本了。”

        果然,唐金牙略微思索出声喊道。

        他这镯子以前花3百买的,放了三年都没人问,今天遇到这么个傻种,算下来,他还赚了2百。

        “果然是个傻种,还花5百!”

        “这人年纪轻轻,眼睛怎么就不好使了?”

        ……交钱以后,秦义将木鸢拿在手里。

        “小兄弟,要不要再看看别的?”

        唐金牙凑上前笑道,遇到肥羊,当然要多宰两刀了。

        “不用了吧,你这满屋子的西贝货,我可不是做慈善的。”

        秦义忽然语气一转,直接说道。

        西贝货是行话,“西贝”组合为“贾,而“贾”与“假”是谐音。

        就是说你得宝楼满屋子全是骗人的赝品。

        众人心里一凉,都隐隐为秦义担心。

        唐金牙怒极反笑,讥讽道:“小子,就你这眼光,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秦义冷笑道:“怎么?

        唐老板是说我这木鸢买的亏了?

        你可知道,这木鸢可是大有来头!”

        “大有来头?

        哈哈,这东西要是有玄机,我名字以后倒着写,哼,还真捡个破烂当宝了?”

        众人心里想想,也是暗自好笑。

        这唐金牙真够混蛋的,自己刚卖掉的东西就说是破烂。

        秦义微笑道:“打个赌如何?

        我赌这木鸢至少值十万!”

        “要是我输了,奉送十万,唐老板的赌注,就那个玛瑙单珠吧。”

        古玩之人,大都好赌。

        唐金牙一昂首,斩钉截铁的说道:“好啊,这木鸢要是价值十万,就算我输!”

        “好,大家做个见证!”

        啪!秦义直接将木鸢摔碎在地上。

        里面露出一片黄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