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男主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第26章 一个人

第26章 一个人

        “放心吧,既然我敢答应你,就说明这钱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李卫国眼神微微闪烁。

        其实他之前骗了温亦谦,被追尾的车主,只索要五万块的赔偿。

        李卫国借着查案的名义,又搬出自己刑警队队长的身份。

        一通恩威并施,对方最后只要了几千块的赔偿就不了了之了。

        不然李卫国就算再有钱,也说不出帮温亦谦垫上十万块这种话来。

        只是这时候,温亦谦说要自己承担赔偿,反而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那……谢谢你了。”温亦谦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挣到十万块。

        除了感谢之外,也做不了其他事情。

        李卫国看着对方,眼神有些复杂。

        他实在弄不明白,温亦谦这到底是本性如此,还是完美的伪装。

        几次跟对方接触下来,李卫国感觉这个人除了有点憨憨的之外,确实是一个实打实的好人。

        可是,这家伙为什么每次演变态都逼真的可怕?

        才两天,就有三个变态罪犯被温亦谦亲手送进了牢房。

        这三个变态罪犯,都足以让普通人闻风丧胆。

        可无一例外,全都被治的服服帖帖,甚至被吓破了胆。

        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才能让他们怕成那样?

        李卫国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刚刚审问廖童的情形。

        那家伙可是首富之子,高智商天才,敢制作炸弹,戏耍警察的疯子。

        可在提起温亦谦时,廖童那惊恐的面容,让人印象深刻。

        是真如安芷猜测的那样,温亦谦就是一个善于伪装自己的高智商罪犯?

        还是说,现在纯良的模样才是真正的温亦谦?

        说实话,李卫国现在完全看不透。

        不过他更希望是后者。

        如果是前者的话,他不敢想象这家伙到底有多可怕,他这辈子都不想面对这样的家伙。

        “我已经帮你申请优秀市民,以你这两天来的表现,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李卫国看着温亦谦,“到时候我会联系你来领奖的,你等着就行。”

        “有奖金的对吧?”温亦谦眼前一亮。

        “对。”李卫国点了点头,“不过不多,就几千块意思意思。”

        他顿了顿,眼神怪异打量着对方,“你有那么缺钱吗?”

        “我们做私家侦探的,你懂得嘛……”温亦谦挠了挠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天,嘿嘿……”

        李卫国沉吟片刻:“既然你这么缺钱,我可以帮你申请做我们警局的特殊顾问。”

        他想了想,“平时没有案子的时候,基本上不用来警局,跟你现在的职业也不冲突,待遇还不错。”

        “不用了,不用了。”温亦谦连忙摆手。

        做人要有逼数,就他这水平,没有半点真材实料。

        纯靠一张嘴唬人,当警局的特殊顾问,那不是等着丢人现眼吗?

        “既然你不想做,我也不勉强。”李卫国意兴阑珊,“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随时联系我。”

        其实他还是挺想温亦谦来警局当顾问。

        不管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反正对付那些变态罪犯时,肯定能派上大用场。

        面对那些层出不穷的罪犯,李卫国有时候真的是有心无力,他确实需要一个可靠的帮手。

        “嗯。”温亦谦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道,“那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吗?”

        “我找人送你吧。”李卫国看了一眼时间,“你先去外面等着。”

        安芷都被停职了,温亦谦也不担心其他,能省个车费也是美滋滋。

        这两天,他待警局里的时间比待家里还久,对警局比自己家还熟。

        走出警局,温亦谦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觉心情大好。

        “总算是能回家好好睡上一觉了。”

        “喂!”

        一个突然响起的女声将温亦谦吓了一跳,他连忙顺着声音望去。

        只见安芷正静静靠在一旁墙壁,默默的看着他。

        “怎么又是你啊!放过我吧。”温亦谦苦着脸道。

        “我不找你麻烦,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安芷眼神不断闪烁。

        “什么事?”温亦谦一脸疑惑。

        “其实,昨天晚上送你回家之后,我本来是打算回家睡觉。”安芷神情有些怪异,“可是在回家的路人,我遇到了一个人。”

        “你遇到鬼才稀奇吧?”温亦谦忍不住吐槽道。

        安芷瞥了他一眼,抿唇继续道:“就是那个人,教我用主动失踪的办法来对付你。”

        温亦谦微微一怔:“这事你跟李队长说了吗?”

        “说过了,不过他不信我。”安芷苦笑一声,“因为我没有任何证据。”

        “那你觉得我会信?”温亦谦反问道。

        “信不信都由你。”安芷耸了耸肩。

        温亦谦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禁陷入沉思。

        确实,人被逼急了什么都做的出来,可安芷人设本身就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警察。

        在身上带着炸弹时,甚至想过自我牺牲。

        这样一个人,做出主动失踪、栽赃陷害事情来,确实有点维和。

        如果说背后有人指使蛊惑,倒是说得通。

        当然,更主要的是,以温亦谦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安芷这脑子,确实想不出这种剑走偏锋的阴损手段来。

        这种手段、这种风格,有一点高智商罪犯的味道。

        “那个人是谁?”温亦谦问道。

        “我不认识,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安芷摇了摇头。

        “第一次见?你就听信谗言,做出那种事来?”温亦谦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对方。

        “因为那个人跟我说了她的遭遇。”安芷看了温亦谦一眼。

        “什么遭遇?”温亦谦更加不解。

        “她跟我说,你就是一个变态恶魔,专门欺凌玩弄女性,还有……”安芷说到这,有些难以启齿。

        “还有什么?”

        “反正大概意思就是说你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安芷快速道,“如果我不能成功摆脱你的魔掌,我的下场就会无比凄惨。”

        “你信了?”温亦谦微微皱眉。

        “就你昨天晚上的表现,我能不信吗?”安芷直勾勾的看着对方,反问道。

        温亦谦脸色微微发烫,轻咳一声,扭开头。

        他昨晚的表现,确实像个变态痴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