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78章 心在烧

第178章 心在烧

        地球。

        钱松本体内的妖丹像打了鸡血一样,滴溜溜地转了起来,越转越快。

        来自0.8光年外的海量生命能量,从妖力通道中倒灌而来。

        比起神性气息和无限宝石的力量,生命能量相形见绌,能量等级没有那么高,那个拥有星球体型的古老生命,毕竟不是古神。

        可是有句话说得好:量变引发质变。

        就算生命力是很普通的能量,无论是人畜还是花鸟虫鱼的体内都有,可架不住那个古老生物的量多啊,毕竟人家的块头在那里摆着呢。

        生命能量汹涌地冲进了妖丹中,为了防止妖力被稀释,防止妖丹变成“酒囊饭袋”,妖丹只得转化提纯一小部分生命能量纳为己用,剩下的大部分生命能量,都被它一股脑儿地丢进了本体之中。

        这一丢,差点毁灭地球。

        生命能量,可比传说中的“金坷垃”牛逼多了,像钱松这样的紫薯精,被如此海量的生命力催肥,体型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到夸张的程度,不说也变成地球尺寸,变成月球大小是绝对没问题的。

        长大到星球级别,钱松可就别想再低调地躲在地下了,而且那么大的体型和质量,足以对整个地球的生态造成毁灭性打击。

        所以,为了完成此次的紧急调度,钱松被迫将意识从星空深处,切换回了本体之中。

        “没办法了,为了不做灭世大魔王,只能拼一把了。”钱松下定了决心。

        既然不能往大了长,那就只能努力分化了。

        接下来,钱松的本体以每秒钟100万+的速度,向外“爆兵”着分身。

        在本体的周围,生成了上千个“土遁发射器”,每诞生一堆紫薯分身,就会从“土遁发射器”中弹射出去,散播到地球的任意角落。

        为了防止被人挖出来吃掉,这些分身除了尽量隐藏在大陆架的深层之外,本身的表皮也散发着浓烈的令人窒息的信息素,动物闻到后立马头晕眼花,恶心想吐。

        如果还有不怕死的,非要作死咬一口。

        那么恭喜,钱松又喜提妖奴一名。

        整个“爆兵”过程,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

        至此,钱松的分身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天文数字。

        可以说,地球上的任意角落,钱松的分身无处不在。

        只要钱松愿意,他完全可以通过切换分身的方式,变相地实现在地球范围内“瞬移”!

        不仅如此,除了数量的暴涨之外,每个分身的灵智似乎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成长。

        钱松做了一个实验,他控制一个分身躺在铁轨上,然后切换分身,躲在一旁观看,结果在火车到来之前,那个卧轨的分身居然自己跑掉了。

        虽然逃跑的动作有些僵硬,且第3秒才想起来开土遁,可是这种“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苟道传承和求生欲,居然如此完美地体现了出来,足见其内在的灵智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

        “呼……有惊无险,果然老天总会眷顾我这样的翩翩君子。”钱松的意识回到了融合了心灵宝石的分身里。

        这次的收获颇丰,除了天文数字的分身之外,还有妖丹也更凝练了一些,算起来,他现在也是【妖灵】圆满了,已经到了濒临突破的关口。

        再进一步,他的妖丹就会变成如同玉石一般的翠绿色,对应的妖修境界,也会升到【妖师】级别。

        一旦达到【妖师】,就代表着他已经完全脱离了“小妖”的层次,正式迈入了真正的妖族强者行列。

        一旦达到【妖师】,很多以前看着眼馋却不能使用的妖法,也都可以“解锁”了。

        想到这里,钱松颇为期待地露出了笑容,站了起来。

        “钱,你终于好了?”火箭浣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和德拉克斯打赌,你要过多久才站起来,看来我赢了。”

        钱松疑惑地转头看去,发现除了自己的小孙子和格鲁特,其他人都围坐在篝火旁边,烧烤东西吃。

        天色都晚了。

        “是啊,钱,你蹲在那里有半个小时了吧?”德拉克斯吃得满嘴流油:“我觉得你很快就能完事儿站起来,不过看样子是小兔子猜对了……拉这么久,你应该是脱肛了吧?”

        钱松满头的黑线,合着都以为他之前蹲下去是在拉翔呢。

        真是无语了,这俩家伙不是知道自己这具分身和格鲁特一样都是“植物人”,不用吃喝拉撒吗?

        走过去加入了聊天,他才弄清楚,这俩人是真迷糊了。

        他俩为了改善索尔忧郁的心情,请钱真多变出了很多美酒和肉,一边吃烤肉一边畅饮。

        酒喝多了,这俩家伙就开始对索尔吹牛,把钱松吹成了天上有地上无的英雄人物,吹得狠了就说钱松一顿饭能吃几头牛,一泡屎能让河水断流。

        所以才有了那个可笑的打赌——可不咋滴吗?半个小时哎,不拉那么久,怎么堵塞河道,让河水断流?

        钱松也懒得跟这俩醉鬼吵嘴,银河护卫队毕竟全员沙雕,只是德拉克斯长着一副绝世猛男的外貌,酒量却这么小,他是没料到的。

        索尔喝酒倒是海量,到现在都没醉。

        他比之前开朗了一些,除了身上血红色的锁链有些刺眼之外,他倒是恢复了几分当年阿斯加德王子的风采来。

        女巫没有喝酒,随着那个古老生命的死亡,她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只是大梦初醒,“幻视”又没了,她还有些恍惚。

        篝火跳动着的光焰,映照着钱松那酷似幻视的外貌,女巫目光闪烁,嘴唇张了张,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她突然抢过小浣熊的酒瓶子,仰头猛地灌进了嘴里。

        苦酒入喉,烧心辣肺。

        不是就是不是,长得再像也不是。

        她已经做过一场梦了,好不容易清醒了过来,她不想再坠入另一场不知结果的梦里去。

        气氛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搞笑沙雕二人组不想醉,却醉了。

        想醉的那两人,却怎么也醉不了。

        因为心里有团火在烧。

        “呼呼~”

        篝火忽然不自然地跳动了起来。

        明明,没有风。

        明黄色的火焰,忽然变了颜色。

        苍蓝色的电弧,从火焰中突然爆发。

        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这电光与火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