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75章 怀孕吧!星球!

第175章 怀孕吧!星球!

        这是钱松穿越到漫威世界以来,第一次动真怒。

        “我是个妖怪,你懂什么叫【妖】吗?”钱松一手卡着这个意识体的脖子,一手轻柔地抚摸着对方畸形的身体。

        “在我原本的世界,从古至今,‘妖怪’都是邪恶的代名词,一向恶名昭彰,只是近些年,被很多中二人士写书洗白了而已。”钱松能感觉到对方的战栗,他嗤笑一声道:“我知道你听不懂,别着急,我这就让你亲身体验一下,你自然就懂了。”

        “我得到的大妖传承里,有一些阴翳角落,散落着恶咒文章,平日里我也没兴趣学,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钱松将对方拥入怀中,安抚着它僵硬的背脊,在它的耳边轻声呢喃:“你很荣幸,能见证我现学现卖,如果效果不太好,你可别怪我哟。”

        “让我看看啊……血爆术?尸解术?食心术?湮魂术?驭鬼术?吸j……呃,这个就算了。”钱松翻查着传承,准备选一个学一下,然后在这个古老生命身上做实验。

        “这也太丰富了吧?果然,学海无涯啊,圣贤说的‘活到老,学到老’,果然是对的。”钱松看着琳琅满目的邪恶系传承,不由得感慨道。

        平时他浏览传承的时候,是故意忽略掉这一块的,看的都是一些光明正大的妖法,毕竟他本是人类,对那些邪法有排斥心理。

        今天一看,真是大开眼界,光有名字的邪法就有足足99卷,每卷49种,更别提还有更多散落的残篇了。

        好在钱松志不在此,否则漫威地球早已经生灵涂炭了。

        就说第一卷第一篇的“血爆术”吧,这玩意儿就是汲取生灵血气的法门,中了这招邪法的人会有一定的潜伏期,在潜伏期内,他会把自己身上的血咒传播到周围所有的动物身上,无论人畜。

        传播方式有点类似病毒,不过比起病毒更夸张——除了血液传播、肢体接触、空气传播、粪口传播,母婴传播,它还能通过声音和光线传播!

        也就是说,看到和听到“血爆术”起效发作的人或动物,也会感染,无论相隔多远!

        这种惨绝人寰的妖法,就连钱松看了也心底发寒,好在大妖前辈在这篇妖法后面做了提醒和注解:

        “如习此法,天诛地灭。”

        钱松早已过了“你不让学,我偏要学”的叛逆年纪,所以直接就略过不学了。

        摘除掉那些“禁术”,钱松在第一卷里一共找到了5种只针对个体的妖邪之法。

        “好了,懒得再找了。”钱松晃了晃脑袋,以免被那些恐怖的邪法引出心魔:“小乌龟点到谁我就选谁……”

        钱松随机点到的,是一种极为常见的妖术,常见到每一本玄幻小说都必然出现。

        什么妖术呢?

        【夺舍】!

        不过,和普通版本的夺舍不同,这种妖法并不是通过“灵魂占据肉体”的方式夺舍的。

        这是另一种更离奇的方式——“肉身夺舍”!

        我的肉身,住进你的身体里。

        我的细胞,长进你的器官里。

        你还有意识,还有记忆。

        但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成为了你。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穿着你的皮。

        这种妖法够邪恶,够猎奇,使用出来果断得马赛克处理,钱松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用,因为太浪费时间了。

        这个古老生命的身体太大了,是星球级别的尺寸,等慢慢占据它的身体,天知道要生长多少万年。

        “重来,小乌龟点到谁我就选谁……”钱松又开始了,这一次,他点到了呃……【孕生术】。

        论邪恶,这个妖法也许排不上号,但论恶心程度,绝对能进前十。

        孕生术,顾名思义,就是能让敌人“怀孕”的妖术。

        诸位男看官肯定要吐槽了:这算个屁的妖术,这招咱们老爷们儿谁不会啊?只要胆子大,明星放产假!

        可是,您听说过“生殖隔离”吗?

        猫咪和狗狗,是没有结果的,鸟儿和鲨鱼,也不会产生后代,癞蛤蟆长得再大,也甭想让白天鹅怀上它的孩子。

        钱松就能!

        前提是,他愿意学这门妖法。

        与【肉身夺舍】不同,这门妖法无视对方的种族,无视对方的体型,只需数秒就能受孕,只需一个时辰,孕期就满了,可以“临盆”了。

        如此高效而又猎奇的妖法,也只能用“恶心”来形容了。

        当然了,这毕竟是妖法,是有违天道的邪术,生出来的东西,严格来说也不算是婴孩,甚至不算是“生命”。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这个妖法从头到尾,就没有任何的物质交换,没有任何的生殖过程,那一个时辰的“孕期”里,“胎儿”完全就是在吸干“母体”的所有精华,它出生的时候,也不经过产道,无需接生,而是自己破腹而出!

        如果非要用某个例子来打比方的话,那就只有曾经轰动全球的恐怖片——《异形》中的抱脸虫,比较接近了。

        对于这个妖法,钱松有亿点点动心。

        你看哈:

        施法对象是单体的,不会殃及无辜;

        这颗星球的内部是一个活物,万一它翻个身、打个喷嚏啥的,对这个星球上的生物来说,肯定是灭世之灾,如果它挂了,只剩下庞大的尸体,那简直就是这颗星球上所有生物的福音;

        这玩意儿本身足够邪恶,亿万年来也不知道弄死了多少路过的强者,死有余辜;

        最最关键的是,用这招来报复,能给钱松带来足够的快感。

        钱松是个言而有信的正人君子、光辉伟人,说要好好“疼”它,就一定说到做到。

        “好了,就决定是你了!”钱松笑了起来,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成功继承了这个妖法。

        “哈哈哈!看着我的眼睛!”钱松掐着意识体的脖子,用手指扒开它的独眼,强迫它和自己对视。

        钱松的双眼,泛起了墨绿色的光芒。

        他从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像妖魔。

        三秒钟过后,钱松打了个哆嗦,意识体挣扎的身体突然僵住,然后瘫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