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74章 手撕神雷

第174章 手撕神雷

        钱松承认,能复刻出他最不愿回忆起来的场景,的确挺厉害的。

        那玩儿的心灵虽然畸形,却能够像镜像一样,映照出敌人心底最深处的阴霾,或者说软肋。

        索尔中招了,被虐得不要不要的;

        女巫也中招了,不过中的是“软刀子”,乐在其中而不自知;

        钱松也中招了,但是,他这人最好面子了——最不愿意回忆起来的狼狈往事,被赤裸裸地展现了出来,实在让他臊得慌。

        女友喂饭什么的,挺甜蜜的,可是喂完就噎死了,那画面简直太猎奇,他永远也不想再重温了。

        更何况,变成他前世的女友来调戏他,这本身就是在羞辱钱松的智商。

        md,前世他女友喂饭的时候,明明是龇牙咧嘴的傻笑模样,怎么可能跟青楼里的花魁一样,笑得这么撩人呢?

        哎,那臭丫头当时看到他噎死在眼前,一定被吓坏了吧?

        “cnbb!好心情全给毁了!”钱松心情不好的时候嘴很臭,骂人全是脏字:“你可别被我逮住了,保证没你好果汁吃!”

        其实,哪怕钱松的内心只有一丢丢的心动、一点点的相信、一丝丝的动摇,眼前这个“女友”就会被固化下来,钱松就会像女巫一样,和自己的“爱人”过上童话般的生活。

        果然,见钱松不中招,他的“女友”和周围的环境,化作了一团马赛克,消失了。

        接下来,场景转换:

        久违的乡间小道,熟悉的小溪,熟悉的麦田,熟悉的同村乡邻。

        爸妈站在桥头,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翘首以盼。

        “孩儿他爸,看看手机,小松有没有再发信息过来?他到哪儿了?还要多久才到?”一百多年了,钱松第一次听到母亲的声音,这声音穿越时空的隔阂,瞬间击穿了他的心房。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别多叮咛,转身泪垂滴。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我……我发誓。”钱松的眼眶发红,他强忍着心中的酸楚,硬着一副铁石心肠,咬牙切齿地道:“竟敢触我逆鳞,用我父母的形象来消遣我?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钱松的愤怒,没能阻止眼前场景的继续:

        “哦哦,我看看。”钱松父亲的手指是扁的,他年轻的时候在轧钢厂当工人,为了多买几罐奶粉给婴儿钱松喝,连续三个月去厂里加夜班,长期的疲劳和透支,让他不小心被机器压扁了右手,终生残疾。

        他用左手掏出一台老人机,眯起老花眼,拿远了翻着短信。

        “没有啊……娃儿可能正在赶路吧,对了,你紫薯煮了没啊?咱娃儿最爱吃紫薯了。”爸爸说道,他脸上的皱纹纵横成沟壑,那是苦难的岁月在他脸上刻下的痕迹。

        “老钱头,还在等儿子呐?”旁边一个中年人从桥上走过,笑着道:“还拿着这老古董呢?听说你儿子是干翻译的,工资很高啊,你咋不让他给你换一部智能手机呢?”

        钱松的爸爸抿起嘴没说话。

        他从来都不善言辞,性格木讷,钱松多次要给他换手机,买新衣服,全被他厉声拒绝了。

        他的原话是:“够用就行了,别浪费……爸爸没本事,你自己挣的钱,留着给自己做老婆本儿。”

        “咦?我说老钱头儿,你咋不说话呢?”那中年人年轻的时候就是个二流子,年纪大了依然老不正经,阴阳怪气道:“瞧你那没出息的穷酸相……你再怎么节省,也省不出一套房子来吧?对了,你知道现在城里的房子,多少钱一套吗?把你的棺材本儿搭进去,都买不起一个厕所……”

        钱松的爸爸浑身微微颤抖着,眼眶发红,依然一声不吭。

        钱松低着头,眼眶被挡在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眼神。

        他恨不得冲上前去,把那老流氓满嘴的烂牙,一颗一颗地敲碎。

        可他知道,只要他踏出一步,就会万劫不复,从此沉浸在这个幻境中,永远也别想出去。

        说句心里话,就在不久前,钱松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看不起索尔的——堂堂雷神,居然那么容易就中招就范了?

        现在他才清楚,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是没有办法感同身受的。

        现在他才清楚,这是何等的煎熬和折磨。

        不是身体上的折磨,而是深入骨髓、痛彻心扉的哀伤。

        自己老子被人侮辱,如何能忍?

        自家至亲被人嘲弄,怎能袖手?

        可这追根究底,都是激将法,都是幻境,一步踏出,永不超生,这就要看各人的定力了。

        “嘿嘿,钱松,你干嘛低着头?不敢看啊?”那个二流子中年人的声音出现在钱松的耳边,揶揄道:“看来你和你爹一样,都是孬种,被人欺负了连个屁都不敢放……”

        “你这个不孝子!父母养育你多年,你就是这么回报的?你是家中独子,你爹妈年岁大了,谁来赡养他们?”

        “没用的废物!还不如养条狗!你倒是回家看看你爹妈啊,养老做不到,送终总要到场吧?你人呢?死哪儿去了?”

        “畜生!如你这种丢下父母不管的禽兽,真该天打五雷轰!”

        “轰隆隆!”

        天空之上,乌云密布。

        深紫色的云层中,酝酿着紫色的雷霆。

        是天劫!

        那二流子“言出法随”,“老天爷”出动了紫霄神雷,来劈钱松这个不肖子了!

        至此,钱松心中的两大遗憾——吃紫薯噎死和无法孝顺父母,被演出来了;

        钱松心中最大的心理阴影——紫霄神雷,也已经登场了。

        只要钱松对自己的遗憾深感愧疚,像雷神一样自我否定;

        只要钱松对这天劫生出一丝一毫的恐惧之心,就会被它劈得意识涣散,心灵宝石也无从阻挡!

        这个古老生命体的能力,似乎是心灵宝石和现实宝石的结合体——先让你陷入幻境,精神溃败,再根据幻境,将其中的情境固化成现实,让人永坠其中,不能自拔。

        “最后一个杀招,是在劫云里么?”钱松仰起头,眼神平静,古井无波。

        这一次,他再无畏惧。

        即便面对的,是紫霄神雷。

        “轰!!!”

        踏碎地面,钱松如同导弹一般冲向云霄。

        煌煌劫雷聚集完毕,如银河乍泻,倾天而下!

        钱松冷笑一声,冲入天劫,双手一合,反向一撕,“哗啦”一声,万顷神雷如同破布一般,被他一撕两半!

        钱松的右手,狠狠插入雷云之中,用力一抓,卡住了一个畸形人影的脖子。

        “抓到你了!”

        钱松不理会手里畸形人影的挣扎,将它拖到自己面前,眼神中的狠戾和残忍,就连上帝见了也要胆寒。

        他变态地笑了,舔了舔嘴唇:“小东西,你猜猜,接下来我会怎么疼你?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