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66章 小伙子一表人才,做我孙子吧!

第166章 小伙子一表人才,做我孙子吧!

        “幻视”很快就回过味儿来了——自己本无【心】,所以心灵宝石对自己无效,现在他忽然有【心】了,那不就有弱点了吗?

        眼前这个和自己只有肤色差异的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引导他的负面情绪。

        疑惑、烦躁、杀意,以及一丝对于未知的恐惧。

        所谓的“心灵”,当然不是指“心脏”这个身体器官。

        所谓的“心灵”,解构一下,不就是七情六欲么?

        这个打不死的家伙,利用心灵宝石的力量,通过一步步地引导、构建,让“幻视”无中生有一般,拥有了一个新生的“心灵”。

        怎么理解呢?

        就好比你原本拥有很好的消费习惯和理财方法,勤俭节约,从来都不欠别人钱。

        我想击破你的无敌状态,怎么办?

        好办啊,我推出一个“花呗”来,让你买买买,你从此不就成了按月还款的借债人了吗?

        你以前没有“花呗”这个“器官”,现在我给你移植上去,顺理成章地,我不就成了可以收你利息的大爷了吗?

        你的软肋,从此就掌握在我的手里了。

        钱松用的,就是这么一个套路。

        只不过钱松更狠,人家马爸爸又没有强迫你使用花呗,那玩意儿就只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但钱松事先可没征求过“幻视”的意见。

        “幻视”有些惊慌,与此同时,刚刚诞生的“内心”还产生了“不服气”的情绪——他当然不服,手握现实宝石,我会输?

        “现实宝石当然没有输。”钱松额头上的心灵宝石金光长亮,“幻视”新生的心灵无法对他设防,所以这家伙在想什么,钱松全都知道。

        “你搞错了一点,我的攻击对象从来都是你,而不是现实宝石。”钱松笑呵呵地解释道:“现实宝石不会输,可你会啊!”

        “幻视”闻言更慌了,说到底,他毕竟只是一个刚刚诞生没多久的“扭曲生命”,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大风大浪,比小孩子还纯,直接就被钱松唬住了。

        “来,坐!”钱松挪了挪屁股,拍了拍被他当成凳子的自己的尸体,示意“幻视”过来坐下。

        幻视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非常乖巧地坐了下去。

        如果他能流汗的话,估计此刻早已经汗流浃背了。

        “这就是心灵宝石的力量吗?”幻视喃喃道,他完全无法反抗钱松的命令,即便他的理智尚有一丝清醒。

        钱松也挺感慨的,无限宝石的力量果然能够互相抵消一部分,若换成别人,此刻早已经跪在地上舔他的脚底板了,怎么可能还露出一脸不情愿的表情?

        不过,新学的这招妖法——“你替我死”,真的挺好用的。

        嘿嘿,是不是很想吐槽这个妖法的名字?

        钱松也想。

        所以他改了一下,叫“替死咒”,是不是瞬间好听多了?

        这“替死咒”功能非常单一,只有在使用者遭到必杀一击的时候能够使用,属于被动技能,使用后,会随机抽取周围的任何死物作为替身,替使用者承受伤害。

        刚才钱松死了几次,周围就有几个物体被毁了。

        他屁股下坐着的“尸体”,其实只是一块砖而已,这块砖替他而死,又被现实宝石固化成了他的模样,自然看上去就和尸体无异了。

        其实,这个妖法对钱松的意义不算太大,毕竟他分身无数,本来就已经接近“苟圣”的境界了,可现在,钱松更难死了。

        别人连他的分身都杀不死,就更别提本体了。

        除非……把他骗到一个方圆百里空无一物的空旷之地去,倒是可以勉强杀死他(的分身)。

        那么,什么样的地方才符合杀死钱松的条件呢?任何星球都不可能,因为任何星球都不存在方圆百里空无一物的地方。

        这道题钱松会,他都能抢答了——某位大能的独立领域,或者苍茫的宇宙太空。

        钱松当然不可能随便涉足险境,更不可能随便就在太空里玩儿,所以才说,他现在越来越难被杀死了。

        当然了,这妖法也不是真的那么无敌,比如说在面对天劫之时,这招和分身术一样,就是个笑话。

        …………

        “算算日子,你诞生至今,已经多久了?”钱松像长辈一样,拍了拍“幻视”的手背,满脸的慈祥。

        “一个月。”“幻视”老实地答道。

        “哦,这么年轻啊?”钱松的笑容更慈爱了:“你知道老夫今年多大了吗?”

        “幻视”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老夫历经三界,本不该论及寿年。”钱松说道:“硬要说的话,老夫的年龄,是你的一千多倍。”

        “幻视”完全就听不懂什么叫“历经三界”。

        他刚诞生没多久,压根就不知道“穿越”的概念,更不知道钱松已经穿越两次了。

        “即便如此,我也不想倚老卖老。”钱松笑道:“就让你占我点便宜,叫我一声爷爷吧!”

        “幻视”尚未得知这种人伦关系,很天真地叫了一声“爷爷”。

        当然了,就算他知道,也无法不遵守命令就是了。

        “ε=(′ο`*)))唉!乖孙儿!”钱松摸了摸“幻视”的头顶,以作奖励。

        “孙儿啊,今后,你可有什么打算吗?”钱松问道。

        “幻视”咂摸出味儿来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答道:“爷爷,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一直陪着旺达……”

        “住口!你怎么能说这么没志气的话!”钱松瞬间变了脸色,慈眉善目瞬间变成了怒目金刚:“大好男儿,成天到晚跟着女人的裙子后面转,像什么话?!说出去岂不是丢你爷爷的脸面?嗯?”

        幻视:“……”

        心灵宝石,恐怖如斯,看到钱松变脸,幻视只觉得整个宇宙的威压都碾在他的头上。

        “那……我以后远远地跟着旺达,暗中保护她?”幻视有些瑟缩地改口道。

        毕竟还是小朋友,就吃这一套。

        “啪!”

        钱松抽了“幻视”后脑勺一下,厉声道:“回答错误!重新回答!”

        “我……我听爷爷的话,在爷爷的培养下,我一定会成材!”

        “对喽!不愧是我的孙儿,悟性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