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65章 现实宝石VS心灵宝石

第165章 现实宝石VS心灵宝石

        无限宝石之间有强弱之分吗?

        钱松也说不清楚。

        复联4电影开头,灭霸为了将“宇宙计生委”的职责进行到底,为了不让复联成员上门找到宝石去复活那一半的人,他将所有的无限宝石全部摧毁了。

        灭霸是这样解释的:他是用一颗无限宝石,去摧毁另一颗无限宝石,一个接一个,直到所有的宝石全部被销毁。

        这句话里有一个关键信息:无限宝石,是可以互相摧毁的。

        可是与此同时,这句话里也有一个逻辑漏洞——既然是一个接一个地毁灭,那最后一颗无限宝石是被什么东西摧毁的?

        前5颗无限宝石已经被摧毁了,第6颗无限宝石,难道是被第7颗摧毁的?

        可是哪儿来的第7颗呢?

        钱松暂时不好奇到底有没有第7颗无限宝石,他只想知道无限宝石被摧毁的顺序,到底是由哪颗无限宝石,摧毁的哪颗宝石,这些宝石之间是否像五行相克一样,互相克制?

        是的,非常明显,这场战斗的主角,是现实宝石vs心灵宝石。

        仅从功能上来看,比起“术业有专攻”的心灵宝石,现实宝石主打一个多功能。

        改变现实,本来就是一种包罗万象的手段。

        说得不客气点,心灵宝石能控制所有智慧生物的心灵,但现实宝石完全可以从根本上毁灭/重塑任何生命,甚至否认这个生命的【存在】,抹除这个生命存在过的一切痕迹。

        钱松这么鸡贼的人向来就喜欢先下手为强,他也挺喜欢打嘴炮,但和别人不同,他不会在战前打嘴炮,他只会在把对手干死之后打嘴炮,俗称“趁热死后炮”。

        但是今天,他潇洒不起来了。

        原因很简单,敌人很棘手。

        他第一时间就试图控制眼前这个“幻视”的心灵,可是很遗憾,这家伙没有“心灵”这种东西。

        能够自主思考和行动,但却没有灵魂、没有心灵,仿佛只是一段代码,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是存在的,而且还不止一种。

        眼前的“幻视”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扭曲产物,是现实宝石的力量和猩红女巫的超能力结合而成的畸形存在。

        这种畸形存在,没有“心灵”可言。

        所以说,心灵宝石的控制能力,在这个家伙身上失效了。

        女巫对幻视的执念太过刻骨铭心,所以这个幻视已经成为了一种扭曲的【现实】,即便女巫已经昏迷,他也不会消失。

        这个“幻视”完美地安抚了女巫的哀伤和思念,他存在的意义就是“陪伴”。

        陪伴着女巫,直到永远。

        现在,竟然有人胆敢闯进来为难女巫,甚至打晕了她,这简直就是在挑衅,挑衅他这个“幻视”存在的意义。

        所以,今天他一定要把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彻底抹杀!

        挫骨扬灰!

        说到做到,“幻视”额头上的宝石红光一闪,钱松直接化作了一抔黄土,随风飘散了。

        “钱松!”火箭浣熊正在为变成了纸条的格鲁特伤心,又看到钱松被打散了,顿时睚眦欲裂,举着枪朝着“幻视”疯狂地射击。

        可惜,它的枪射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一面旗子,旗子上还嘲讽般地写着“boom!”的字样。

        毫无疑问,这又是现实宝石的手笔。

        “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幻视说完,额头上的宝石再次闪烁,火箭浣熊直接被变成了一只虫子。

        “幻视”走过来,神情冷漠地抬起脚掌,打算一脚踩死这只小虫子。

        “你有没有动脑子思考过一个问题?”就在这时,幻视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我和你一样,也拥有一颗无限宝石,你消灭了我,就等于摧毁了无限宝石,可是,为什么整个过程如此的无声无息呢?”

        “幻视”转过身,看到钱松好端端地站在那里,笑呵呵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儿。

        “不可能!”幻视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觉得很疑惑,刚才他明明没有留手,他亲眼所见,对方明明已经灰飞烟灭了。

        “哼!”幻视冷哼一声,眼前的钱松再次化作了飞灰,和上一次一样,依然“死”得无声无息。

        他没有发现,钱松“死”了两次,偌大的宫殿里也跟着少了两样东西——一条装饰穹顶用的彩色帆布,以及宫殿角落里的一块地砖。

        “你真的就不能认真思考吗?”钱松的身影陡然出现在刚才化作飞灰的地方,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老实说,你比真正的幻视差太远了。”

        “闭嘴!”

        随着“幻视”大吼一声,钱松这回被变成了一堆枯叶,枯叶自燃,烧成了灰烬。

        宫殿顶上又少了一片瓦。

        “咱们谈谈吧。”果然,两秒钟后,钱松又出现在了原地。

        这回“幻视”不说话了,钱松直接被变成了一滩液体。

        宫殿的墙壁上,又少了一盏灯。

        “别害怕,我是来找你谈判的。”钱松这一次直接出现在“幻视”的身边,像哥们儿一样搂住了他的肩膀。

        “幻视”的肩膀一抖,钱松被变成了一张“画皮”,软踏踏地掉在了地上。

        宫殿里的绿植少了一株。

        两秒之后,钱松果然又冒出来了:“喂,我说……”

        这回不等钱松说完,“幻视”直接就是一记眼神杀,钱松的身上突然被插了十几把刀剑,每一把都命中要害。

        两秒后,钱松微笑着踩在“自己”的尸体上,非常耐心地提醒道:“我可以这样玩儿一整年。”

        “够了!”

        “幻视”失去了所有的耐心,特别是钱松提醒他,自己可以就这样持续一整年之后,“幻视”爆发了。

        之前的戾气和从容不迫,不知何时已经被“不肯去死”的钱松磨掉了。

        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身上的“情绪”色彩,越来越浓了。

        说白了,就是开始有“人味”了。

        “现在,可以心平气和地和我谈话了吧?”钱松笑呵呵地坐在自己“两肋插刀”的尸体上,问道。

        “你要谈什么?”幻视语气很差,心平气和个屁!他第一次体会负面情绪是什么感觉。

        “初次见面,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钱松耸了耸肩,表情非常欠揍。

        搞了半天,这算是什么回答?

        你入侵这里,打晕女巫,居然给我来了一句:“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

        “幻视”的心中的愤怒开始翻滚,无数的负面情绪紧随其后,汹涌而来。

        “本来,我的确是这么想的,毕竟,我不喜欢和没有【心】的人聊天。”钱松开口说话的时机总是恰到好处,刚好踩在幻视即将爆发的点上:

        “可是现在,你有资格和我聊天了。”

        “恭喜,你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