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58章 父亲与天神

第158章 父亲与天神

        这真是个可爱的小精灵,有着树根一样的脚,和树枝一样的手臂。

        先祖保佑,在我不小心一脚踩死它之前,发现了它。

        我把它捧在手心里,仔细观察。

        它的身上,有着非常神秘美丽的金色纹路,越看,越是喜欢,越看,我心中的雀跃之情越是浓郁。

        我把这只小可爱带回了家,并把它栽进了花盆中,放在床头,这样我日日夜夜就都能看到它了。

        我开始给它浇水了。

        连续浇了好几天。

        有一天,我发现这个小精灵的一只眼睛睁开了一下,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生活似乎又回归了平静。

        本来也不该有什么波澜。

        我们这样的弱小人家,不配有波澜。

        父亲又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劳作。

        汗水滴进了土里,麻木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光彩。

        啊,不好!

        是崔比特们。

        崔比特们又来了。

        这是一群长着岩石外壳的巨大蜥蜴人。

        他们是来欺负农场里所有的斯多隆人的。

        就因为除了橘黄色的皮肤之外,我们的样子和斯克鲁人长得非常相似,他们就要欺负我们。

        他们每年都会抓捕一些斯多隆人,然后杀死,把尸体用强力色素染成绿色,冒充成斯克鲁人,再拿去给克里人领赏。

        每次他们进入我们的农场,都打着收保护费的名号。

        但他们扫荡了我们所有的粮食之后,却从未保护过我们。

        没有人会保护我们。

        父亲被崔比特们按在了地上。

        一个崔比特甚至用他的臭脚踩在了父亲的脸上。

        母亲跪下了,她一边用暗语警告我躲在屋子里别出去,一边声泪俱下地乞求崔比特们放过我的父亲。

        崔比特用枪托打晕了我的母亲。

        没有人会保护我们。

        我的视线被泪水模糊了。

        穿过模糊的泪水,我似乎看到父亲脸上的麻木消退了,他勇敢地挣脱了崔比特的踩踏,站了起来。

        他用自己纤弱的拳头,击打在崔比特的岩石甲壳上。

        父亲啊,放弃吧,何苦呢?何必呢?

        他们要什么,您全都给他们就是了。

        反抗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反抗有意义,千百年来,我们也不会一直被崔比特们欺辱和奴役了。

        没有人会保护我们。

        不信,您就转过身,看看周围,邻居们谁家不是大门紧闭,任由您和母亲被人欺辱,不敢出来阻拦?

        包括我,您懦弱的儿子,也只敢躲在窗户的缝隙下面哭泣,连哭声都不敢发出来。

        没有人会保护我们。

        视线越来越模糊了,眼泪越来越多了。

        我听到了父亲的惨叫声。

        我不敢看了。

        我只能低下头,想让怀中花盆里的小可爱让我分分神。

        咦?小可爱呢?

        小可爱哪儿去了?

        “i'm    groot!”

        一声粗大的陌生吼叫,从屋前的空地上传来。

        好奇心和对父亲的关心,让我擦干眼泪,重新往外看去。

        崔比特们停止了殴打父亲的动作。

        他们被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了。

        那是一个比我家房子还要高的大树。

        不,不是大树,是树人!

        看外形,他和我种在花盆儿里的那个小可爱一模一样。

        可是,为什么小可爱突然变得这么大?

        难道这是小可爱的爸爸?

        那树人太高了,给人的压迫感也太强了。

        他的眼珠子就比我的头颅还要大。

        看着他身上泛起的金色纹路,所有的崔比特人面面相觑,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很显然,像这样好看的奇异生物,一定能在克里人那里卖到一个好价钱。

        其中一个崔比特人举起了枪,朝着树人开了一枪。

        这是克里人发给他们的能量枪。

        树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小坑,然后一脚把那个开枪的崔比特人踩扁了。

        比岩石还坚硬的外壳,在树人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

        崔比特人们慌了。

        说到底,他们也只不过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走狗罢了。

        配枪的崔比特人持续朝着树人射击着,一边开枪,一边后撤。

        树人没有给他们离开的机会。

        他老树躯干一般的手臂化作螺旋的尖刺,将十几个崔比特人像糖葫芦一样串了起来。

        用力一甩,这群奄奄一息的崔比特人就被甩飞,撞上了他们来时的交通工具——一辆燃油动力的铁皮车。

        混蛋们和他们的车子一起殉葬了。

        树人的手臂恢复原状,转过身,低头看向窗户里满脸震惊的我。

        “i'm    groot。”树人说道。

        我听不懂。

        但又似乎听得懂。

        “怪物……怪物!”父亲捡起崔比特人们掉在地上的能量枪,颤颤巍巍地用枪指着树人,满脸的惊慌和恐惧。

        可怜的父亲,刚经历过崔比特人的摧残,又被这个庞然大物吓到了。

        树人弯下腰,巨大的脑袋凑近父亲,轻声说道:“i'm    groot。”

        “怪物……你别过来,否则我就要开枪了!”父亲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父亲从头到尾,一直都挡在我家屋子的大门前。

        他,一直都背对着我。

        面对着他眼中的敌人。

        只给我留下了一个瘦弱却又高大的背影。

        “不!父亲,放下枪吧!”我的视线又模糊了:“是他救了我们!”

        “住口!”父亲大声喝骂道,恨铁不成钢:“谁让你出声的?你这个蠢货!”

        “放下你的枪。”一个嗓音突然从这焦灼的场景中冒出。

        “谁?”父亲悚然一惊,转头四顾,什么也没看到。

        “朝哪儿看呢?我在这里!”那个声音很恼火地说道。

        父亲低下头,这才发现,有一只长得很滑稽的小动物,正举着一把黑漆漆的大枪,对着自己呢。

        我从未见过这种动物,毛茸茸的样子,非常好看。

        “现在,在我把你的生殖器轰成肉沫之前,放下你手里的垃圾能量枪。”毛茸茸的小动物说道,奇怪,它为什么会说我们斯多隆人的语言呢?

        不过,我总是觉得,这只小动物之所以要用射击生殖器来威胁我的父亲,主要原因应该是它的个子太矮了,只比父亲的膝盖高一点点,所以够不到更高的地方。

        “我们是来寻找一位掉了队的小伙伴的。”那小动物说道:“你们要做的是诚心诚意地感激他无私的英勇行为,而不是用枪指着这位宇宙英雄。”

        “我们?”我听到了这个关键词。

        这么说,这只小动物还有别的同伴?

        “啊啊啊啊啊!”

        一个声音由远而近地传来。

        一个浑身有着血色纹路的壮汉,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掉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他像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

        父亲惊愕地放下了武器。

        毛茸茸的小动物咧嘴一笑,转头问那个壮汉道:“钱松呢?”

        壮汉有点不服气地大吼了一声,然后指了指天空。

        我抬头望去。

        只见青空之上,一个穿着金色披风的紫色人影,威风凛凛地漂浮在空中。

        他的前方,是数以百计的银色飞船。

        “呲!”

        一道广阔的金色光柱,从紫色人影的额头上暴射而出,前方的飞船瞬间被融化,炸成了无数的碎末!

        父亲没有骗我。

        原来,

        这世上真的有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