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07章 婚礼前夕(二)(求订阅)

第107章 婚礼前夕(二)(求订阅)

        “大好人”钱松是在彼得·帕克之后从纽约出发的,但却比小蜘蛛先到了。

        从纽约搭乘飞机前往洛杉矶,大概需要6小时左右才能抵达。

        钱松只用了十几秒——他土遁的。

        为了防备不时之需,他一共土遁携带了8888只紫薯分身,聚集在了托尼·斯塔克家豪宅附近的地下深层中。

        为什么要选8888这个数字呢?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钱松只是觉得这数字吉利,而且好听。

        上次和墨菲斯托战斗的时候,他也预备了好多分身来着,只是那个魔王投影太弱了,导致他的分身们“英雄无用武之地”。

        这一次,钱松打算把出风头的机会全都让给这些分身们,也让它们冒出来晒晒太阳,总是埋在地下,总让人有种它们正在发霉的错觉。

        当然了,钱松的分身们是不可能发霉的,这只是他的心理作用。

        因为一切试图腐化它们的微生物,在接触到这些分身的瞬间,都会被分解成营养物质(氨基酸、烷烃类化合物、氮、磷、钾、水分等)吸收掉。

        钱松钻出洛杉矶这片土地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黄昏了。

        虽说人生地不熟,但他不打算睡大街——他早已经通知了蚁人斯科特给他准备好旅馆了。

        是的,钱松答应过蚁人,要带他来参加托尼的婚礼。

        可怜的蚁人还要为他垫付住宿费。

        要知道,在美国,就算是好朋友之间,消费也是aa制的。

        但是钱松是个典型的华国人,这求人办事,就要有求人办事的态度,不是他拿乔,礼尚往来,那不得意思意思?

        所以蚁人还得请他吃牛排。

        …………

        lawry's    the    prime    rib(洛杉矶地标牛排馆)是一家80年的老店了,算是加州数得上名儿的牛排餐厅,斯科特就在这里款待钱松。

        当钱松走进这家豪华的餐馆的时候,面色怪异地看了蚁人一眼,问道:“你这么有钱么?”

        这档次,人均消费肯定不低啊。

        斯科特面色一窘,讪笑道:“有折扣……我从朋友那儿搞到了优惠券。”

        钱松倒是记得,蚁人的确有好几个不太靠谱的朋友,其中有一个超级话痨,讲段子恨不得从宇宙大爆炸开始讲起,钱松对他印象深刻——那家伙貌似还创业开公司了。

        钱松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走了进去,人家做东,只要请他吃饭了,管他是花钱的,还是欠人情的?

        结果,等斯科特向服务员出示了自己的优惠券后,钱松能明显感觉到侍者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屑。

        他们被安排到了一个逼仄的角落里,连餐桌都比别人的小一半。

        在这个国度,种族歧视也许会被人诟病,但是贫穷歧视却无人发声。

        盗贼出身的蚁人对这样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在以前,他连来这样的餐厅吃顿饭都舍不得,太贵了。

        钱松也没有大惊小怪,没有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让蚁人难堪,也没有喊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之类的话来让蚁人尴尬,他吃的是人情。

        啥叫人情?

        尽自己的能力,做出最慷慨的宴请——讲究的是心意,而不是山珍海味。

        很显然,以蚁人现在的经济水平,能在这里请客,已经算是尽力了。

        钱松很认真地吃起了鼻孔朝天的侍者端上来的牛排,甚至享受般地闭起了眼睛。

        不是因为牛排太好吃了,而是在心中感慨万千着:

        他,钱松,115年了,终于再次拥有了味蕾。

        是的,这具他唯一的血肉分身,各种生理感官一直都在缓慢地“复苏”着。

        酸、甜、苦、辣、咸,肉汁和油脂混合而成的香味,通过味蕾弥散在整个嘴巴里,这种久违的满足感,唤醒了钱松前世的许多记忆:

        孩提时,外婆常做的红烧鲤鱼;

        小学时,每天早晨必喝的瓶装酸奶;

        青春期发育时,一顿吃下去的整只烧鸡;

        初中时,校门口每天必吃的手抓饼;

        高中住校时,妈妈送来的家常小炒;

        大学时,和同学们一起踏青,一起野炊;

        工作后,跟着翻译团出国到处跑,吃遍了各国的菜肴;

        初恋后,女朋友送的紫薯便当……

        “呃……”钱松回过神来,某段最想遗忘的记忆又冒出来了,有点扫兴。

        他到现在都记得,自己被紫薯噎死前那副“我不想死”的扭曲表情。

        “怎么了钱先生?不合胃口吗?”斯科特见钱松皱眉苦脸,嘟囔着嘴巴含糊地问道,这儿的牛排太好吃了,他嘴巴里塞得满满的。

        钱松翻了个白眼,我要是说不好吃,岂不是在打你的脸?瞧你那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吧。

        论逗比程度,钱松在这个世界认识的人里,也就只有星爵能和蚁人比比了。

        囫囵吞下一口肉,蚁人低声问道:“那个……钱先生,能不能告诉我,明天你打算怎么带我去参加钢铁侠的婚礼?你有邀请函吗?可以多带一个人进去?”

        钱松摇了摇头:“我没有邀请函。”

        “啊?”蚁人叉子上的牛肉块掉回了盘子里,他瞪大了眼睛:“那岂不是和我一样?”

        说好的带我进入超级英雄的内部圈子的呢?

        说好的各种引荐的呢?

        合着您也不受人待见啊?

        我这是……被耍了?

        看着蚁人那副“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钱松笑着安抚道:“明天托尼的婚礼一定会非常‘热闹’,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一番,一定会大放异彩……要知道,要想真正打入复联的圈子,起码在实力上要被他们认可,所以说,明天听我指挥,你会获得你渴望的一切。”

        斯科特本想反驳,然后继续追问细节,忽然撞上了钱松笃定的眼神,不知为何,他忽然就放下了疑心,吞下了到嘴边的话语,低头继续吃起了牛排。

        “那双眼睛……真好看啊。”这是斯科特的真实想法。

        有侍者从桌旁走过,被斯科特叫住了:“优惠券上说……还可以免费赠送一瓶红酒,红酒呢?”

        侍者本想装聋作哑一番,被四周别的客人盯着,也不好发作,只能假惺惺地弯腰,对着斯科特低声纠正道:“是两杯红酒,不是一瓶!”

        说完,他从别处拿来了一瓶拆过封的红酒,分别给钱松和斯科特倒了三分之一杯,然后像只高傲的呆头鹅一样走掉了。

        “敬你,未来的超级英雄,干杯!”钱松笑盈盈地举杯道。

        “干杯!”

        远处,看着两人推杯换盏、大吃特吃的样子,那个侍者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他继续躬身为别的顾客服务,谄媚着笑脸,完全无视别人看向他的目光中,是否也带着鄙夷。

        他只要小费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