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06章 婚礼前夕(一)(求订阅)

第106章 婚礼前夕(一)(求订阅)

        血清站在医院顶楼,感受着2709号病房里,简·福斯特体内突然暴涨的生机,满意地点了点头。

        虽说他如今的毒性已经比还是“毒液”的时候轻了很多,可是地球人太脆弱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共生体的寄生。

        大部分人类被共生体寄生后,都会出现强烈的排异反应,继而器官衰竭,然后很快死去。

        简·福斯特就很幸运,她完全适应了从血清身上分离出来的共生体。

        血清吞噬了很多邪恶的同类,将它们净化后储存在腹中,现在寄生在简·福斯特体内的,就是一只“白板”共生体,没有记忆,没有智能,只有共生本能。

        因为被净化了的缘故,这个共生体不需要再吃人了,日常情况下,可以直接从简·福斯特消化得来营养物质中提取能量。

        就在刚才,那只“白板”共生体饱餐了一顿——它吃掉了简·福斯特的肝脏、双肺、胰脏、大肠、小肠、肾脏、卵巢……上面生长的所有恶性肿瘤。

        从病理学的角度来说,简·福斯特的身体除了非常虚弱之外,已经全部恢复了健康。

        “?……咳咳……呼呼……”简·福斯特瞪大了眼睛,垂死病消惊坐起,剧烈地咳喘着。

        因为久病在床的缘故,她身上的肌肉大部分都有不同程度的萎缩,所以看上去非常干瘦,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

        “噗!”

        “嗤!”

        插在鼻腔里的管子以及插在手背静脉里输液的针头,全部被挤了出去,贴在胸口监控心率的磁极片直接崩飞了。

        “好饿……”简·福斯特全身哆嗦着,看上去像是非常严重的低血糖症状。

        左右环视,病房里并没有什么吃的,她饿疯了,扯下装着葡萄糖溶液的输液袋,咬开封口,仰头“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光了。

        喝光了葡萄糖溶液,她还是饿,于是抓起昨天黛茜探病送来的一束花,连花带叶,一起嚼巴嚼巴,囫囵吞进了肚子。

        ……

        “精神不错……成功了。”顶楼的血清自言自语道,强烈的进食欲望,是共生体初次寄生成功后,宿主的正常表现。

        那个女人已经没事了。

        血清完成了钱松交给它的救人任务,从50层高的住院大楼顶部一跃而下。

        它控制体内的“绿针骨骼”重新排列组合,在空中变成了一只纯白的海雕,朝着自由女神像飞去。

        在自由女神像的火炬顶上,有一只被他囚禁着的邪恶共生体。

        之前如果不是因为钱松召唤它,它已经解决掉那只邪恶的同族了——那是北美洲大陆上最后一只邪恶共生体。

        …………

        彼得·帕克坐进了钢铁侠为他准备的私人飞机。

        由胖胖的司机哈皮·霍根亲自驾驶,哦不,人家早已经升职为安全部门主管了,不再只是个司机了。

        当然了,作为驾驶员,哈皮其实也不用多费神——这架飞机经由斯塔克工业精心改造过,全程自动巡航,人工智能“星期五”全程护航,安全性绝对没问题。

        所以,哈皮·霍根才有空坐在宽敞的机舱里,和彼得谈心。

        “嘿,彼得,参加托尼的婚礼,怎么不带个女伴呢?”哈皮胖胖的脸上满是促狭,像逗小孩子一样笑着打趣道:“你已经是高中生了,谈个恋爱太正常了。”

        彼得前几天被自己的胖子好基友怂恿,跑过去搭讪心仪的女同学米歇尔,结果人家对他若即若离,这让青春期的小蜘蛛非常烦恼。

        所以被哈皮这么一调笑,彼得被戳中心事,更加懊恼了:“我今年才16岁,还未成年呢,哈皮先生。”

        不等哈皮追问,彼得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然后转移话题道:“哈皮,你知道斯塔克先生婚礼的伴郎是谁吗?”

        “是你啊。”哈皮一本正经地答道。

        彼得瞪大了眼睛:“啊?可我没接到斯塔克先生的……”

        话说了一半,彼得才发现哈皮正憋着笑呢,他顿时明白自己被耍了,一时间哭笑不得:“oh,哈皮先生……”

        “sorry,我开玩笑的。”哈皮和钢铁侠一样很喜欢彼得,不过和钢铁侠那种长辈对晚辈的欣赏和爱护不同,哈皮只是单纯地觉得,和这个心地善良、平易近人的小小超级英雄相处起来,非常轻松罢了。

        “托尼这一生轰轰烈烈惯了——笼罩在‘天才’、‘名人’、‘富翁’的光环之下,他做任何事情都会引起万众瞩目,说实话,他太累了。”哈皮说道:“所以,他的婚礼并不打算搞成什么巨型派对,能精简就精简,因此就不设什么伴郎和伴娘了,只要能得到亲人和朋友们的祝福,就足够了。”

        “哇哦。”彼得帕克闻言赞叹一声,道:“好浪漫呢……”

        这一刻,青春期的小伙儿又开始忍不住幻想起来了,他憧憬着多年以后,自己也拉着米歇尔的手,在海边上举办一场简单的婚礼:

        海风吹拂着新娘的婚纱,他们在大海的见证下互相宣誓,相拥,接……

        “那姑娘一定很漂亮吧?”哈皮突然问道。

        彼得·帕克一脸傻笑地点点头:“当然……啊?”猛然回过神来,才发现哈皮又在诈他的话。

        “哈哈,准备享受加州的阳光吧!小子!”哈皮越发理解托尼为何这么喜欢彼得了。

        这小子太纯了。

        勇敢、正义、纯洁、热情、积极向上,也许,这就是托尼遗憾自己少年时未曾有过的模样吧。

        托尼的父母早逝,彼得的父母也早已离世,托尼少年天才,成长大多是靠着自己摸索,并无他人在旁悉心引导,所以也做过不少混蛋事,比如那个“花花公子”的外号,又岂是浪的虚名?

        所以,他希望亲自引导彼得的成长,也就合情合理了——托尼在彼得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了另一种成长道路的可能性。

        “哦,对了,和我说说你刚认识的那个钱松吧。”哈皮收起了二皮脸,忽然正经地问道。

        之前毒液大闹纽约的那家咖啡馆,彼得·帕克受钱松邀请,当时正好就在那里喝咖啡。

        彼得有一次和托尼视频聊天的时候,无意间谈到了这件事。

        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找到钱松住所的,其实是托尼的人工智能“星期五”,只是当时托尼忙着准备婚礼,才把这个情报移交给了神盾局的人。

        “钱先生吗?”彼得·帕克不假思索地答道:“他是个大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