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105章 秦皇推背图(求订阅!)

第105章 秦皇推背图(求订阅!)

        “好了,你也该回去了。”嬴政说道,“这里是我的陵墓,不是你的,你还有好多事情要做……”

        钱松总觉得,这位始皇帝陛下每一句话都意有所指,却又偏偏不说明白,让人意犹未尽——你怎么知道我还有好多事要做?

        “如非必要,今后你别再来这里了。”嬴政说道:“死亡女神并非你想象的那样简单,你这次之所以能摆脱她,除了因为你意志坚定,也恰巧是朕替你解了围而已……她非常强大,你下次再来,她有的是手段对付你。”

        嬴政说完,手一挥,咸阳城的大门缓缓打开:“出去吧!”

        很奇怪,这明明是进城的通道,始皇帝却让钱松从这里“出去”。

        随着一阵“轰隆隆”的机栝摩擦声,巨大的城门敞开了。

        透过城门,看到的不是咸阳城内古色古香的街景,而是一处四下无人的海滩。

        沿着海岸线,能清楚地看到远处矗立的自由女神像。

        钱松有些心痒痒——好家伙,奇异博士会空间魔法,墨菲斯托也会,现在连始皇帝陛下也在他面前秀了一把。

        他真的好想要这种空间传送的能力啊,这可比土遁高大上太多了。

        羡慕归羡慕,此地不宜久留,他对着始皇帝躬身作了一揖:“陛下,大恩不言谢,您的恩情,我永世不忘,今后若有机会,定当厚报。”

        说罢,他也不再作女儿态,带着血清,大步往城门走去。

        “右将军!”

        就在钱松即将踏入这道巨大的“空间城门”的时候,身后的始皇陛下喊住了他。

        钱松转过身来,看到嬴政虎步龙行地走了过来,眼中闪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舍,他递给钱松一块黑乎乎的小东西。

        这是半块虎符!

        这青铜虎符错金而成,铭文为:“兵甲之符,右在君,左在宛(宛是地名,宛县是南阳郡的治所,钱松受封南阳郡守)。凡兴兵被甲,用兵五百人以上,必会君符,乃敢行之。燔之事,虽毋会符,行殹。”

        钱松对这虎符太熟悉了——大梦二十年,在那梦境里领兵打仗时,这块虎符就是始皇帝交给他的。

        “对你来说,那是梦境,对朕来说,那是真实。”始皇帝匆匆说完,不让钱松看到他的表情,轻轻推了钱松的后背一把:“如有需时,举虎符而邀兵,切记,汝乃吾大秦帝国之右将军!”

        钱松被始皇帝推了一个趔趄,等回过神来时,已经站在软绵绵的海岸沙滩上了。

        还踩碎了一窝海龟蛋。

        跟他一起被传送出来的血清,因为脚太大,踩碎了两窝。

        如今的血清除了在净化同族的时候之外,平时总是心怀怜悯,那善良的心地和凶恶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在征得钱松的同意之后,血清分化出了一小部分身体,把沙地下破碎的三窝海龟蛋,转化成了几十只小小的海龟共生体。

        可以说这些蛋蛋们复活了,重生了,也可以说,它们“破壳出生”了。

        钱松没管血清的爱心小活动,他低头盯着手里的虎符怔怔出神,唏嘘不已。

        …………

        钱松的1号分身睁开眼,然后起床下楼,从公寓花园里的一小簇薰衣草丛中,捡起来一块虎符。

        这是他操控着那只从秦始皇陵中出来的分身,土遁送来的。

        为什么要送特地过来呢?

        因为,在钱松近千万个的分身中,有两具分身最为特殊:

        第一个就是现在这副分身,作为唯一的血肉之躯,融合了古神之眼和生命法庭的镜片。

        第二个和银河护卫队在一起,融合了心灵宝石。

        这两具分身因其特殊性和重要性,有好东西会优先分配给它们,以增强存活的几率。

        特别是住在纽约公寓里的这具血肉分身,马上就要去参加托尼·斯塔克的婚礼了。

        钱松早有预感,这场婚礼一定会非常“热闹”,所以他打算给这具血肉分身多加一份保障,虎符就是最好的选择。

        话说回来,血肉之躯握着虎符的感觉,就是不同,他能感觉到这半块虎符上传来的阵阵温热,虎符上的铭文像活物一样“按摩”着他的手掌,但低头摊开手掌一看,铭文好端端地刻在上面,并未游动。

        钱松把虎符揣进了口袋,上楼去了。

        明天,就是托尼的婚礼了,他打算提前一晚赶过去看看情况。

        所以,他要跟简妮交代好了,让她好好看家,顺便把橘猫照顾好。

        …………

        夏初时节,天气总会多变,刚才还是艳阳高照,转眼就有乌云飘来,不一会儿就听到雷声轰鸣。

        要下雷阵雨了。

        简·福斯特呆呆地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乌云中蜿蜒着的“电蛇”,让她睹物思人,又想起了雷神索尔。

        钱松在秦皇梦境中浑浑噩噩地度过了20年,但在现实世界,也就几分钟而已。

        几分钟之前,简·福斯特亲眼看着一个想要收走自己灵魂的恶魔,被一把剑捅了。

        她不知道那个突然出现,把她从魔鬼手上救下来的人是谁,但她记住了那人的脸,虽然她觉得无论自己是否记住,都没有意义——她没机会报恩了,她只希望自己能有机会说一声谢谢。

        “这个世界真是精彩啊。”简·福斯特喃喃自语道:“虽然很不舍,但也许,是时候告别了。”

        听说,有些人在自己死之前会有强烈的预感,简·福斯特现在就有预感了,她的呼吸开始不顺畅了,氧气机里供应的氧气,像是失效了一样,因为她的肺泡已经开始“罢工”,不吸收氧气了。

        迷迷糊糊中,她觉得自己又产生幻觉了:

        天花板上的通风口,游进来一条白色的小蛇。

        这“小蛇”像鼻涕一样从天花板上挂下来,然后掉在了简·福斯特的胸口。

        如果简·福斯特还是个健康人,现在已经被吓得蹦起来了。

        可濒死的她,连抬起手指都费劲,发出声音都困难,就更别提跳起来了。

        因为离得太近,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简·福斯特看得很清楚,这并不是什么白蛇。

        它更像是蠕虫。

        “大白虫”在简身上蠕动了几下,然后爬到了她的脸上,顶开氧气面罩,从简的口鼻钻了进去!

        “唔……唔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