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搭卡,口头哇路

第一百零三章 搭卡,口头哇路

        死亡女神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回答钱松的问题。

        钱松眸光一闪,继续问道:“算了,我换个问题吧,尊贵的死亡女神,您把我从始皇的梦境中唤醒,目的是什么呢?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您是死亡女神,不是慈善女神吧?”

        “我是看中你的潜力了,小子。”死亡女神非常不适应钱松的态度变化,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自信让她很不舒服:“只要你和我约定好,未来多作杀戮,献祭给我大量的死亡,我不仅会帮助你离开这里,重获自由,还会赐予你强大的力量,从此所向披靡!”

        钱松听出味儿来了,好家伙,这死亡女神是把自己看成翻版的灭霸了吧?

        在漫画里,灭霸就是从小被死亡女神蛊惑着,成长为了一个到处造孽、使得生灵涂炭的“灭世霸王”——他本名萨诺斯(thanos),“灭霸”只是“灭世霸王”这个称号的简写而已。

        漫画里,灭霸为了取悦这位死亡女神,凑齐了无限宝石,打了响指,让宇宙中的一半生命灰飞烟灭。

        现在,钱松和死亡女神偶遇了,这位创世神明居然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钱松知道,对这位死亡女神来说,是无所谓正义和邪恶、残忍与怜悯的,人类的道德套不到她的头上——人家本就是【死亡】这一概念的具象化,你和一个词汇概念谈什么仁义道德呢?

        促成所有生灵,甚至是星系、宇宙的消亡,是死亡女神存在的意义。

        “尊敬的死亡女神啊,我觉得……有人比我更适合与您合作。”钱松一本正经地说道:“比如说……灭霸,萨诺斯。”

        如果钱松没穿越,一个多月前灭霸就不会死,而且还会成功打响指——这位死亡女神本应该能收到半个宇宙生命的【死亡】。

        “灭霸?你是说那个泰坦人?”死亡女神微微点头道:“他的确不错,偏执而又残忍,但他做得还不够……他正在收集无限宝石,我希望他能有所作为……”

        钱松双目一亮,她这句话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现在他更有把握了。

        这个死亡女神……不知道灭霸已死!

        她对灭霸情况的了解,还停留在一个多月前。

        钱松不知道灭霸死后有没有灵魂,但那灵魂一定没有跑到眼前这个死亡女神这儿来。

        也就是说,从钱松穿越过来的那一刻起,秦始皇陵中这位死亡女神的投影,就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能力!

        不,不仅仅如此,钱松推测,她甚至和真正的【死亡】本体之间,也断开了连接!

        否则的话,她不可能不知道灭霸的亡讯。

        如此看来,她之前说的【无限】、【永恒】、【湮灭】这三位创世神明被屏蔽在了这个单体宇宙之外,也应该是真话。

        因为她的本体——【死亡】,也被屏蔽了。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按理说,就算只是一个投影,她也是【死亡】的一部分,这个宇宙中每分每秒都有生命逝去,那么她的力量就应该每分每秒都在提升。

        可现实情况是,这位死亡女神看上去颇有点外强中干的意思。

        她急需恢复力量,然后和本体建立联系,但在这皇陵中,没有活人,自然也就不可能产生“死亡”,她的力量就得不到补充。

        所以,她需要和钱松建立某种“契约”,以钱松为纽带,为她源源不断地送来死亡的力量。

        钱松当然不可能像漫画里的灭霸一样被人当枪使,他倒是考虑过将计就计,先白嫖一波死亡女神赐予的力量,等神力到手后,再提起裤子不认人也不迟。

        但他瞬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至于原因嘛,很简单,可以用前世的一个笑话来解释:

        张三借了花呗一大笔钱,潇潇洒洒地过了一个月,在月底的时候他把某宝卸载了,还把手机卡都给换了,张三以为这样做,人家马爸爸就会不找他还钱了,就算找也找不到他。

        真的有这样的好事吗?

        他在想屁吃。

        钱松没有想屁吃,他很清醒,很有自知之明,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无法理解【死亡】的力量,无法白嫖创世神级别的神力而没有任何后患。

        所以他放弃了。

        “您的条件非常诱人,尊敬的死亡女神。”钱松耸了耸肩,回道:“不过,我拒绝。”

        死亡女神的骷髅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她沉默了片刻,问道:“你想坠入始皇的梦境,永远也不得解脱吗?”

        “当大将军挺好的。”钱松的笑容很促狭:“在哪儿不是享受生活呢?对吧?”

        “更何况,别人收到的短信,都说要先打几万块钱给秦始皇,才能被封为大将军,我免费就能当,简直赚到了好吗?”钱松的声音越来越吊儿郎当,听得死亡女神很不爽——她没听过“我,秦始皇,打钱”的梗。

        “还有啊,我一直在等,我觉得时间差不多该到了。”钱松说完,拔掉了插在脖子上的几根“绿针”。

        之前陷在始皇梦境中的时候,他拔掉了“绿针”,但那是在梦幻中拔掉的,现在清醒过来了,虽然是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可潜意识是现实的映射,所以他的潜意识体和身体保持一致,还在【飞头术】的状态里。

        拔掉“绿针”后,他的脑袋重新长好了。

        他在等。

        等钟声。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当当当当’?”钱松揪了揪耳朵,突然问道。

        死亡女神:“什么当当当???”

        钱松:“就是当当当当当当当啊。”

        死亡女神:“啊?”

        “噹!”

        一声钟鸣,汹涌而来,这一次,钱松听见了。

        潜意识空间开始崩塌了,死亡女神的身影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再见了,死亡女神。”钱松笑着告别道。

        下一秒,他就来到了咸阳城的城墙门口。

        身后是囚车和兵马俑士卒,旁边站着的是“血清”,正前方,还是那个黑袍的中年文官,他的腰间,金色的“铃铛”还挂在那里。

        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就仿佛二十年的出将入相生涯,以及和死亡女神的会面,都没发生过一样。

        “右将军,此去来回,可安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