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沉沦

第一百章 沉沦

        依然保持着巨人体型的血清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听到什么钟声。

        钱松面色凝重起来,看来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那个钟声。

        也就是说,那个“钟声”是针对他来的,怪不得血清的意识没有被震出体外。

        这笼子应该是青铜制作的,就和影视作品中出现过的囚笼差不多,只不过这个囚笼的空间很大,大到三头六臂、3米多高的血清也能完全舒展身体。

        秦始皇陵果然名不虚传,兵强马壮且先不提,居然还有很厉害的冥器法宝之类的东西,比如那个钟声的源头,以及能与外界造成时间流速差异的神器。

        这种“时差”甚至是可以调节的。

        某个地方空间与主世界隔绝,时间也与主世界脱钩,时空基本不同步,那几乎就可以把这里看成一个独立的世界了。

        毫无疑问,这里的确如同墨菲斯托所说的那样,是个极度危险的区域——这还只是皇陵外围而已,就已经这么恐怖了,再往里走,天知道还会经历什么。

        古语有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既然如此,钱松完全可以舍弃掉这具分身,毕竟同样的分身他还有近千万个——这点损失,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可他不想放弃。

        他珍惜每一具分身,正如凤凰爱惜自己的每一根羽毛一样。

        再说了,血清是自己刚收没多久的外星“小弟”,没道理见死不救,对于亲近的人,钱松绝对讲义气。

        现在当务之急,是防御那种钟声,以防止自己的意识再次被踢出身体。

        变形成没长耳朵或者没有听力的动物是徒劳的,这样做无异于掩耳盗铃。

        因为那种“钟声”应该不是在空气里传播的普通“声波”——它仅对钱松的意识体起作用,应该更像是某种精神类攻击,而且和那种能造成生物电流紊乱的精神异能不同,这种攻击更加深层,更难防御。

        起码,钱松这具紫薯分身里没有脑组织和神经系统,那些作用在脑神经上的精神异能对他绝对无效。

        如此说来,那个“钟声”,或者说发出那个“钟声”的主人,是如何定位钱松的呢?

        是冥器自动定位攻击的,还是通过人工锁定的?

        不管是哪种攻击方式,攻击的又是钱松的哪个部位呢?

        就像狙击手开枪前,总要通过狙击镜瞄准一样——一般都是爆头。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钱松在血清惊讶的眼神下,像拔瓶塞一样拔下了自己的脑袋。

        最近【飞头术】用得挺频繁的。

        “血清啊,先借我几根‘绿针’。”钱松再次仿照了刑天的造型,无头的躯干上重新长出了眼耳口鼻,淡定地对旁边的巨人说道。

        共生体血清的腹部像橡皮口袋一样张开了一道口子,他的手掌伸入“袋口”,从里面拔出了几根两三公分长的绿色尖刺。

        钱松接过“绿针”,把它们像曲别针一样,穿插在脑袋和脖子的断口处,固定住了断掉的脑袋。

        不仔细看的话,没人能注意到他头顶的脑袋已经搬家了,而且主意识已经不在头部了。

        钱松这么做,是在赌。

        他在赌对方的冥宝应该是自动攻击的,就像网游里每隔一段时间自动刷怪一样,而且很有可能是在瞄准他的脑袋打。

        所以钱松就立了个假“靶子”。

        接下来那个冥宝再发出“钟声”来攻击他的脑袋,应该就无效了。

        说句不自夸的话,这么玩儿飞头术的,他可以算是千古第一人了。

        1分钟过去了。

        5分钟过去了。

        10分钟过去了。

        果然,钱松再也没听到那个“钟声”。

        他赌赢了。

        …………

        钱松和血清被捕后,兵马俑军团中的大部分士兵都变回了陶俑,站回了自己原本的位置,恢复了原本的动作和表情,就像千百年前定型时那样,再次固定了下来。

        只有少数几个士卒将关押着钱松和血清的笼子装上了一辆巨大的木车,由两匹青铜马拉着往前走。

        青铜马车的速度非常快,钱松看着车旁飞速倒退的地宫景致,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坐火车。

        随着时间的推移,车速还在飙升,钱松已经看不清四周的景物了,这速度都快赶上喷气式战斗机了。

        青铜马能跑这么快吗?

        跑了这么久都还没到头,秦始皇陵有这么大吗?

        真是活见鬼了。

        最怪异的就是,这么快的速度下,在四面透风的囚笼里,居然连一丝微风都没有,不仅如此,还平稳得没有一丝颠簸。

        “耶律律!”

        马儿一声嘶鸣之后,囚车猛然停下了,应该是到站了。

        钱松长在胸上的两只眼睛瞪得老大,因为前面那两匹拉车的青铜马,不知何时变成了活生生的骏马!

        不仅如此,四周围再也不是阴森森的陵墓地宫,而是一片广阔的天地!

        日悬中天,万里无云。

        暗香浮动,如沐春风。

        马车就停在一片桃林的外面,桃林北方不远处,是一座高大的城池,城门上的牌匾上书“咸阳”二字。

        此时此刻,正有无数的百姓进出城门,络绎不绝。

        “我擦!这啥情况?我又穿越了?”钱松身体一震,差点把脖子上勉强固定住的脑袋震得滚下来。

        囚车外,驾车的两个兵卒跳下马车,牵着马步行。

        这个细节告诉钱松,前面的咸阳城很可能就是大秦帝国的王都——非王公贵族,靠近王都一定范围的时候,不得骑马或者驾车,这是严苛的秦律法规之一。

        钱松看着车外各式打扮的百姓,男女老幼皆有,每个人的表情、语气和动作都活灵活现的,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违和感。

        这究竟是幻境,还是现实呢?

        钱松有些迷茫了。

        城门口,钱松的囚车被打开了,他被秦军兵卒移交给了一个穿着黑色官服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钱松好一会儿,才展颜一笑。

        钱松注意到,这家伙腰间别着一枚美玉,以及一只迷你的铜钟。

        铜钟动了一下。

        这次钱松依然没有听到钟声。

        只不过,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起来,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做梦。

        他梦见自己被这个中年官员带入了咸阳宫,见到了始皇帝陛下。

        始皇帝陛下具体长啥样,钱松无论如何也看不清。

        他只记得自己撤销了飞头术,然后巧舌如簧、慷慨激昂地说了一大通话,大义凛然的话语让始皇帝都为之动容,甚至免去了他擅闯帝陵的罪过。

        始皇帝慧眼识才,以国士之礼款待了钱松,血清当然也跟着沾了光。

        在咸阳城里玩了几天后,始皇帝给钱松封了爵,还赏赐了很多田地和钱财。

        为示皇恩,嬴政让钱松坐在车舆里,使用公卿级的仪仗夸街巡游。

        车行数十里,行人不绝于途,街景繁华。

        车队在某处府邸门前停下,前方朱门顶上悬着金匾,上书“东府”二字,有府丞出门相迎,告称皇帝愿将小女儿许配给钱松,招他为驸马。

        接下来的“梦境”突然又模糊了起来,总之钱松不知不觉就与公主成了亲,并被委任“南阳郡守”。

        钱松到任后勤政爱民,把南阳郡治理得井井有条,前后十五年,上获君王器重,中得士族夸赞,下得百姓拥戴,这时他官位显赫,家庭美满,万分得意。

        不料域外天魔之国突然入侵,钱松奉命率兵拒敌,屡战屡胜。

        为了嘉奖他的战功,始皇陛下加封他为“右将军”。

        正当他打算一鼓作气乘胜追击,驭兵天外,永绝后患之时,忽然听到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喊他:

        “钱……钱?能听到我的心声吗?别冥想了,醒过来吧,火箭浣熊已经把飞船修好啦!奎尔说我们得离开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