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是不是玩不起

第九十九章 是不是玩不起

        简妮捏着鼻子,给噬元兽清理着猫砂。

        猫屎太臭了,她还是不习惯。

        颤颤巍巍地铲起一坨粑粑,简妮屏住呼吸,对准垃圾桶,想要倒进去。

        “woc!”

        就这这时,钱松卧室里突然传来这样一声大吼,把简妮吓了一跳,手一抖,铲子上的猫屎掉了下去,落在了她的鞋尖上。

        简妮哭了,这一瞬间,有轻度洁癖的她觉得自己的身子脏了,再也嫁不出去了。

        “喵!”

        沙发上的橘猫叫了一声,听在简妮的耳朵里,简直就像是在嘲笑她一样。

        鼠笼里的公鼠们又开始交配了,糟糕的吱吱声听得简妮汗毛竖起,让她的烦躁加倍了。

        “可恶啊啊啊!”

        简妮哭丧着脸,强忍着恶心,清理掉了脚上的猫屎,努力平复起了情绪。

        没处过女朋友的单身狗们可能会嘲讽她大惊小怪,但事实是,她今天大姨妈来了,本来就在情绪敏感期。

        她的确受过专业的特工训练,可训练得再刻苦,也无法改变她是女性的事实,就跟拉屎放屁一样,大姨妈也是女人正常的生理现象,她躲不了的。

        情绪敏感期的女人总会难以自制地多愁善感,胡思乱想:

        比如,她刻苦训练多年,终于出任务了,结果不仅和那种“强者从不转身看爆炸”的拉风任务无缘,她居然被迫给钱松当起了“女仆”,做着佣人一样的活儿;

        再比如,钱松这只“懒猪”大白天就开始睡觉躺尸,成天无所事事,一点上进心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简妮就是很气,她就是莫名地期望钱松能自强不息,出人头地——如果有那么一天,她觉得自己也会与有荣焉。

        还有,睡觉就睡觉,那家伙还咋咋呼呼的,不知道在房里吼什么玩意儿,“woc”这个发音是什么意思?有这个单词吗?

        深深地叹了口气,简妮为自己未卜的前途感到一阵担忧,她甚至开始怀疑神盾局领导们的智商了——像钱松这种懒汉,为啥要让她这样一个优秀的特工毕业生来监视呢?

        图啥呢?

        简妮在心里絮絮叨叨了半天,然后缓缓来到了钱松卧室的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推开房门,朝里面看去。

        她也不知道为啥,就是想看看钱松是不是做噩梦了,有么有踢被子,以至于连敲门的礼节都忘了。

        钱松依然躺在床上。

        “唉”简妮轻手轻脚地走上前去,给“熟睡”中的钱松盖好了薄被。

        “我……为什么这么关心他呢?”简妮迷茫地看着钱松的“睡脸”,陷入了沉思。

        …………

        那么,钱松现在在干啥呢?

        秦皇墓地中,他的意识强行被“踢”了,就跟打游戏掉线了一样,他的意识回到了1号分身中。

        在卧室里爆了一句粗口后,不服气的钱松立马重新“登录”秦始皇陵的“副本”。

        登,是登上去了。

        他的意识又回到了那具分身中,也依然躲在“白虎”的耳后的长毛里。

        只不过,白虎被围了。

        这头白虎是共生体“血清”变化的,“血清”除了拥有共生体的一切能力之外,唯二的弱点——火焰和高频音波也被钱松消除了。

        所以白虎即便全身被秦弩射成了刺猬,被起码40杆长柄的戈、矛、戟扎透了,也全然无事。

        当然了,这些兵马俑的战力也实在太过强大,要知道,就算是步枪的子弹,也无法突破共生体看似柔软的皮层。

        这些深埋地下多年的青铜武器,为啥会有如此可怕的杀伤力呢?

        钱松不知道。

        他只知道,秦军俑的数量太多了,人山人海,个个骁勇,白虎的爪牙虽然有一定的击退效果,却完全无法打烂他们的陶土身体。

        “血清,变形吧,三头六臂!”钱松站在白虎的头顶吩咐道。

        血清照做了,一个翻身双足站立,变身成了一个接近三米高的小巨人,三个毒液同款脑袋尖牙利齿,六只手臂粗壮有力,各自拔出了一把插在身体里的长柄武器,六只手臂急速挥舞着,像是绞肉机一样冲进了军阵之中。

        血清自己无法对兵马俑造成任何伤害,但他手里的秦军武器却能给兵佣们带来一定的伤害,一些步兵佣被长戈扫到面部,脸上的颜料直接裂开,露出了内部灰色的陶土。

        “左卫,退!”

        “羽卫,击!”

        兵马俑中再次传来高级军吏的命令声,步卒令行禁止,立马后撤,蹲在墙角,盾兵上前,将他们挡在身后。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数百辆弩车被推了过来,弩车的弓弦被拉满,弦上大箭的箭杆比rpg还粗,一阵刺耳的机括声之后,上千发足以洞穿城墙的巨箭朝着“血清”飙射而来。

        “我勒个去!是不是玩不起?”钱松吐槽着,下一秒,三头六臂的巨人就被无数巨型箭矢贯穿,钉在了墓道的墙壁上。

        纯物理的攻击,对共生体是无效的,可这些箭矢似乎带有某种神秘的咒力,让血清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好吧好吧,这里的长官是谁?我要和他……”变成鸽子大小的钱松大声问道,话还没说完,之前那种神秘的钟声又响了起来:“噹!”

        钱松的意识又断开了连接。

        …………

        “靠!”公寓里,钱松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睁开眼睛发现床边多了个人,傻乎乎地盯着自己,脸贴脸离得非常近,双眼迷离。

        要不是认出了这人是简妮,火大的钱松差点就动手打人了。

        “你干什么?”钱松没好气地问道。

        “啊……我,我给你盖被子的……”简妮心慌地答道,然后红着脸落荒而逃,临走还把钱松的房门“咚”地一声关上了。

        钱松现在没心情去猜女人的小心思,他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我还就不信了,再来!”

        墓道里的钱松睁开了眼,现在,他和血清一起被关在了一个巨大的笼子里。

        “不对……这里的时间流速不对劲!”钱松悚然一惊,他被迫断开“连接”和“重新登陆”的时间间隙很短,照理说绝对不超过30秒,可从现在这情况看来,在这帝陵里,应该过去了好一会儿了。

        “血清,我问你个问题,你……听到钟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