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钱松VS墨菲斯托(1)

第九十五章 钱松VS墨菲斯托(1)

        这世上的强者分好多种,因为性格、身份的不同,战斗时的画风也不同。

        有些人干脆利落,速战速决,讲究“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而有些人则喜欢摆弄排场,要么就带上一堆小喽啰,大喊“XX老仙,法力无边”之类的马屁,要么就搞一些大型的音画效果,比如锣鼓喧天,旌旗招展啥的。

        墨菲斯托就属于后者,他是地狱君主,即便只是一个投影,那也要摆足了架子,以显示自己的威能与身份。

        天空的异象,就是他对钱松施加的心理暗示,暗示他墨菲斯托像神明一样强大,不可战胜。

        赤色的云层,如同正在燃烧的火焰一样向下翻滚着,拉近了天空与大地的距离。

        一阵狂风过后,一身血色西装的墨菲斯托出现了。

        “这下我看你往哪儿逃,你这只可恶的虫子!”墨菲斯托的嗓音冰寒,嘴角的冷笑显示出他内心的愤怒:“周围的空间已经被我锁定了,你不可能通过空间魔法逃离,更无法调用一切魔法的力量,在这个领域里,就算是魔法之神也只能任我摆布!”

        很显然,他直到现在还是固执地认为,钱松是被远程操控的一具魔法傀儡。

        钱松看着不可一世的墨菲斯托,撇撇嘴道:“你难道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吗?你这个地狱君主的名号,难道是靠嘴炮得来的?要出招就出招,叽叽歪歪的烦死了!”

        “找死!”墨菲斯托怒了,他搞出这么大的阵仗,不就是想看着钱松在这天地威压之下瑟瑟发抖、跪地求饶吗?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钱松刚才打的那个嘴巴子深深地伤了墨菲斯托的自尊心,现在,钱松不仅不害怕,居然还敢继续激怒他,这让他一点复仇的快感都没有。

        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

        墨菲斯托全身的魔法力量沸腾起来,纯黑的魔法能量中混杂着地狱之火,从他的体表泛出,让钱松有种在看《七龙珠》的既视感——这是……爆气了?

        就在这时,墨菲斯托的身后,一株青青绿草微微一抖,在魔王发动攻击之前,忽然像被施了几万吨金坷垃一样,仅用了0.001秒就疯长了一米多高,长成了两条以麻花状互相纠缠着的尖锐荆棘,成人手臂那么粗的荆棘之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中了魔王的臀部。

        木遁·千年杀!

        是的,到达了【妖灵】之境的钱松,已经能够灵活运用一部分木遁了,因为是植物系妖精,释放木遁术的时候,威力还有额外的加成。

        荆棘的尖端钉在了墨菲斯托的臀中,不仅没有停止生长,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上蹿升,顶着墨菲斯托,以与地面呈45度角的方向,飙射了上百米!

        如果是一般人,遭受了如此势大力沉的一刺,绝对会被贯穿,当场表演“自挂东南枝”。

        但墨菲斯托毕竟是地狱君主,恶魔之王,因为全身被魔法力量包裹着,万幸没有被完全破防,否则肯定“晚节不保”。

        即便如此,他也很狼狈,恼羞成怒地挣脱了身后的“荆棘之刺”,墨菲斯托借着下坠之势,朝着钱松疯狂地丢着魔法弹幕。

        “傻b,真当自己是弗利沙了?”钱松无语地吐槽着,然后一个土遁就潜入了地下2公里。

        在这个深度,就算墨菲斯托丢的是核弹也伤不到钱松一根毛。

        墨菲斯托发泄了一通,发现地面被他的黑魔法打得坑坑洼洼,整个公园的草坪全部被破坏了,像是被轰炸机群肆虐过一样。

        墨菲斯托悬浮在距离地面十几米的空中,为了防止再次被偷袭,他不敢再站在地面上了。

        直觉告诉他,那个“傀儡”应该没这么容易就粉身碎骨。

        整个公园现在都在他的“魔法领域”范围里,在这个领域里的一切动静,无论多么细微,都能被他的魔法侦测到。

        他现在的感官,比刚才在医院病房里的时候要灵敏多了。

        如同被犁过一遍的草地上,纵横着大大小小的沟壑,沟壑里满是各种生活在土壤里的小虫子,有些幸存下来的蚯蚓挣扎着爬行,又被一旁兀自燃烧的地狱之火烧成了灰烬。

        墨菲斯托的眉心冒出了一团半透明的“邪念体”,这是一种衍生自他的恶魔力量的魔法生命体,能够迅速扫描一定范围内的所有生物。

        地面上残存的植株、沟壑里挣扎的虫子以及虫尸,全都没能逃过邪念体的扫描。

        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真的被我炸烂了?还是说逃走了?”墨菲斯托皱眉思索道,“不可能的,这片空间已经被我封锁了,没人可以在我毫无所察的情况下进出这里。”

        “这就是地狱魔王的力量吗?就这?”钱松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墨菲斯托的耳朵里:“说实话,我其实挺失望的。”

        墨菲斯托悚然地环首四顾,可他什么也看不到。

        “别看了,我不在你的四周,也不在你下面,更不在你上面……我不在你双眼能见到的任何地方。”钱松不疾不徐地说道:“……我都提示到这一步了,你还反应不过来吗?”

        墨菲斯托如果是只猴子的话,已经抓耳挠腮了,他是真的急了。

        敌人的声音如此清晰地传进了他的耳朵,如同最高档的杜比音效,可是他无论如何调集魔法元素,也感应不到整个领域内除了他自身以外的任何异动。

        钱松叹了口气,吟诗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不是自称是远古恶魔吗?这句诗听过没有?”

        墨菲斯托表示他听得懂,他去参加华语6级考试肯定能通过。

        所以,在这一刻,他终于领悟了钱松的意思。

        钱松的意思是,墨菲斯托无论如何搜索也找不到他,是因为钱松本来就不在外面,而在墨菲斯托的身体里面!

        这其实是所有生物的本能,比如一个人犯了错,总是会先找外部的客观原因,推卸一波责任,很少有人愿意先做自我批评,就是这么个道理。

        《孟子》有言:“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圣人之言,一个魔王怎么可能有这个觉悟呢?

        事实上,刚才墨菲斯托停止“轰炸”之后,钱松就从地底冒上来了。

        当时墨菲斯托还没放出自己的“邪念体”,所以对钱松的出现毫无所觉。

        因为钱松变身了。

        变成了一只……

        水熊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