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这才叫打脸!

第九十四章 这才叫打脸!

        墨菲斯托是存在了无数年的老魔头了,他的大部分活动区域就在地球,亲眼见过或者听说过无数的人类帝王,也曾经引诱过某些帝王和他签订契约。

        秦始皇的大名,他当然听说过,而且印象深刻。

        秦朝,这个崛起于古代东方的超级大国,虽然不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帝国,但却是第一个“书同文、车同轨”的郡县制中央集权帝国,是当时这颗星球上最成熟、最先进的政体。

        墨菲斯托自己也是地狱君主,在秦始皇出现之前,他把地狱管理得一片混乱,和其它的地狱一样混混沌沌。

        后来,他借鉴了一些秦始皇的帝国框架,如今他的地狱早已变得秩序了很多,嗯,需要强调一下,“邪恶”和“秩序”并非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体。

        用如今很时髦的分类来说,墨菲斯托的地狱就是很标准的“守序邪恶”阵营。

        当年除了借鉴大秦帝国的框架以外,他还照搬了很多大秦法令,就比如说地狱沿用至今的“恶魔通用语”,虽然奇形怪状的恶魔们因为生理构造不同,发音各有差异,有的甚至压根就没有发声器官,但是书写出来的恶魔语文字却是统一标准的,这大大提高了地狱的管理效率。

        两千多年前,墨菲斯托就对秦始皇的文治武功非常赞赏,至于当时六国遗民骂他是“暴君”啥的,墨菲斯托更是嗤之以鼻——在他看来,暴君其实是褒义词来的。

        所以呢,他当时就动了心思,想要把秦始皇的灵魂接引到自己的地狱中,让嬴政给他当地狱大管家,甚至是地狱副君,和他共治地狱——先谋发展,再扩张势力,最终一统所有的地狱,成为真正的唯一主宰——撒旦(漫威撒旦不是指具体的某个魔王,而是魔王之王、地狱共主的称号)!

        拳拳惜才之心,天地可鉴。

        可惜他去晚了,始皇帝陛下已经下葬了。

        生前无缘得见,死后难瞻遗容。

        堂堂的地狱君主,居然闯不进一个人间帝王的陵墓,这件事他没脸告诉任何人。

        天知道当年闯墓的时候,他都经历了什么。

        至今,每当他忆起当年,都会浑身发寒:

        帝陵外围数十万个陪葬的陶制兵马俑瞬间“复活”,齐声高歌着“岂曰无衣”,那冲天的杀气,和仿佛把整个时空都冻结了的威压感,糟糕透了。

        而现在,眼前这个家伙居然自称是秦始皇,墨菲斯托被勾起了不愉快的回忆,在一阵愣神过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这小子要真是秦始皇,那他墨菲斯托就是创世神明了。

        这小子体内没有灵魂,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没有灵魂却能如此大放厥词地吹牛逼,并且行动自如,普通的生命是做不到的,不过通过一些黑魔法,他倒是知道好几个能制作这种傀儡义骸的办法。

        所以,在墨菲斯托眼中,钱松应该就是个被某个法师用秘法远程操纵的傀儡而已。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这个猜测也算是搭点边。

        “无知的法师啊,是谁给你的勇气,竟敢在地狱君主面前如此放肆?”墨菲斯托自忖能把这具傀儡瞬间抹杀掉,不过那是莽夫的行为,他还是希望先搞清楚对方的来路再说。

        毕竟,他在钱松身上没有嗅到那几位“老朋友”的气息。

        “梁静如!”钱松抬头挺胸,一脸自豪地答道,“是她给我的勇气!”

        墨菲斯托:“???”

        梁静如是谁啊?

        这么无厘头的吗?

        眼前这个傀儡……莫非是个傻子?

        钱松的思维太过于跳脱,以至于以谋略著称的墨菲斯托,脑子一时间也转不过弯儿来。

        “而且……这家伙的呼吸节奏也太奇怪了吧?”墨菲斯托全神贯注地盯着钱松,发现他每呼吸两次,就停下来双眼微闭,不再呼吸;暂停两秒后,又继续呼吸,并和他对话,话一说完又开始“打瞌睡”起来。

        如果这家伙不是“傀儡”的话,墨菲斯托都要认为他是天生的呆小症了,简直就像个低能儿。

        总之,墨菲斯托看不出对方有和他正常沟通的意愿,而他的耐心也差不多耗尽了,于是,墨菲斯托的右手上汇聚起了一团漆黑的魔法球,朝着钱松丢去。

        这是正儿八经的黑魔法,能够对被它击中的物体造成极大的破坏,就算是铜墙铁壁也能轻而易举地洞穿,而且无声无息。

        正在“打瞌睡”的钱松睁开眼睛,黑魔法球已经快打到他面门了,他迅速举起刚才抢来的恶魔契约挡在魔法球前面,而他自己则瞬间变成了一只螨虫,吸附在了恶魔契约的背面。

        正如钱松所料,对黑魔法的控制力早已出神入化的墨菲斯托,不可能让自己的魔法球击毁自己的契约书,黑魔法球在击中契约之前的瞬间倒退,钻回了这位魔王的掌心。

        契约羊皮纸就像落叶一样晃晃悠悠,飘回了墨菲斯托的手里。

        墨菲斯托皱着眉头感应着四周——又来了,没有灵魂波动,没有空间波动,更没有魔法波动,那家伙就像刚才陡然出现时一样,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钱松变化成的“螨虫人”体长不超过0.1mm,就附着在契约羊皮纸的背面,奈何魔王大人的注意力压根就不可能放在自己的恶魔契约上,自然没能发现他。

        这就是教科书般标准的“灯下黑”了。

        “嘁,胆小鬼!”墨菲斯托不屑道,他现在也只能用这种不屑的语气,来掩饰自己的恼怒了——病床上的简·福斯特正瞪着眼睛看着呢。

        简·福斯特现在忽然觉得,也许从刚才见到魔王的那一刻开始,就全都是她的幻觉——前面还是像模像样的狗血套路,后面忽然就变得毫无逻辑起来,对于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钱松,她比墨菲斯托还要懵逼。

        魔王深吸一口气,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血色西装,捏着恶魔契约重新走到病床边,说道:“抱歉,刚才出了点意外,请容许我再问一次,你是否愿意和我签……”

        “啪!”

        恶魔契约的背面忽然“长”出了一只粗糙的大手,绕着弯儿恶狠狠地甩到了墨菲斯托的脸上,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墨菲斯托出离地愤怒了,他说了一大串恶魔语脏话,然后抓向那只打他脸的手,谁料他再次抓了个空,那只手化成了一只造型怪异的绿色飞虫,像子弹一样从病房的窗户飞了出去。

        墨菲斯托把契约书揣进了怀里,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意,他发誓,今天他一定要揪出那个暗中搞鬼的家伙,他要用地狱之火把那家伙烧得渣都不剩!

        想到这里,魔王大人顾不得再在简·福斯特面前维持形象,也化作一道血色的光影,追着钱松而去。

        …………………………

        钱松的目的达成了。

        他从一开始,就在试图激怒墨菲斯托,然后找机会把他从医院病房里引出来。

        毕竟,在医院里动手的话,那可真的要死太多人了,包括简·福斯特。

        他刚才一边和墨菲斯托对话,一边“打瞌睡”,并不是因为他真的缺少睡眠,而是在利用说话的间隙,迅速切换意识,调动了好多具分身,土遁来到了医院附近的地下。

        所以,他现在所站的医院隔壁的小公园下面,此刻共有300多个分身,正在待命。

        钱松堂堂正正地站在草坪中央,等着墨菲斯托的到来。

        现在公园里人烟稀少,正好可以让他大展拳脚,好好试试【妖灵】之境的威力如何。

        他并不觉得这具分身会是人家地狱君主真身的对手,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他断定那个墨菲斯托,应该也只是魔王本尊的一个投影而已。

        地狱君主的本体如无意外,一般都镇守在自己的地狱中,人间行走的,一般都是投影,像签订契约、收取灵魂这种屁大点的小事,更加不可能让本体来做,否则非忙死不可。

        晴朗的天空,忽然暗了下来。

        金色的太阳,仿佛被披上了一层红纱。

        远处呼啸而过的汽车,在自家别墅阳台上晒太阳的土豪,以及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却都对此毫无所觉。

        仿佛天空中逐渐汇集而来的血色云层,是不存在的一样。

        血云压城城欲摧。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