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悲怆

第九十章 悲怆

        “泽莫先生,他……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视频片段?”金并终于不再淡定,因为这事关他最心爱的儿子。

        金并在心底发誓,如果这是真的,他一定会厚报泽莫,如果这是假的……呵呵。

        泽莫依然还是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像是男版的《蒙拉丽莎的微笑》,他仔细观察着金并的表情变化,嘴角一弯,右手翻转之下,金并儿子的投影直接化作像素点,像萤火虫一样纷飞着散开。

        金并下意识地伸出右手,试图抓住那些像素点,结果只能是水中捞月,梦幻泡影。

        这位黑道霸主的脸上,露出了十几年来从未流露出的温情和不舍,虽然这种复杂的表情一瞬即逝,但还是被泽莫捕捉到了。

        “金并先生,在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请您先思考3个问题。”泽莫慢条斯理地说道,像极了在森林中悠闲踱步的猎人,他有的是耐心。

        “第一,您想过没有,当年刺杀您儿子的人,真的是你的黑道同行吗?或者说,您真的以为,自己已经为他报仇了吗?”

        “第二,你一路以来杀人无数,发展到如今,不仅黑白两道通吃,甚至和军方都有合作,可你的那些竞争对手,甚至都没能组织成功过哪怕一次的有效反抗,如同乌合之众一般,被你摧枯拉朽地吞并了,这是为什么呢?”

        “第三,如果没有你金并,这偌大的纽约州,甚至整个美国的地下黑道,又会有几人称王,几人称霸呢?”

        泽莫一连问了三个问题,金并一开始不以为然,直到他细细品出了泽莫这些问题的潜台词。

        这三个问题,其实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

        金并混到如今的地步,并不全是他自己的功劳,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

        金并不是傻子,这些年来,他一直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不愿去承认自己的猜测,更不愿去面对那种可能——这个国度是有隐形政府的,那些隐形政府的真正上位者,可不是依靠竞选游戏上位的总统之流能够比拟的,总统只不过是台前用来迷惑他国的小丑罢了。

        除了在台上卖力表演的“小丑”,上位者们还需要一条恶犬,来给自己后院捉老鼠。

        原本金并也是一只“老鼠”,上位者们看中了他的潜质,于是提拔他,当了一条狗。

        可是,上位者需要的,是一条恶犬,是一条能震慑住所有地下“老鼠”的凶兽,而不是一条只会卖萌的宠物犬。

        如何才能激发出这条狗的凶性呢?

        传统的做法是,剁掉狗的尾巴,让它哀嚎着舔舐自己断尾的鲜血。

        所以,金并的儿子,理查德·菲斯克,就是那条“狗尾巴”。

        上位者剁掉了那条“狗尾巴”,还伪造证据,让金并觉得,一切都是那些“老鼠”们干的,于是,被仇恨扎红了眼的金并终于被激活了凶性,开始了他长达十几年的“咬老鼠”工作。

        养一窝繁殖力惊人的臭老鼠,可能会吃掉上位者好几个粮仓,而养一条恶犬,虽然要每天大鱼大肉地饲养,但长远看来,可比放任那些老鼠们划算多了,不是吗?

        这些道理,金并以前多多少少是懂一点的,只是,如今突然被人点明了,却没有任何醍醐灌顶、拨云见日的豁达感,更多的,只是无力、茫然,以及怎么也爆发不出来的情绪火焰。

        荒唐啊荒唐,荒诞啊荒诞。

        爬上了尸山,原以为会像将军一样称雄,到头来,依然还是一条狗而已。

        在今天之前,他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脖子上的“狗绳”的存在。

        现在,他懂了。

        那条“隐形”的狗绳,应该就是他的儿子。

        当年他的儿子被汽车碾成的“碎尸”,应该只是假象。

        他的儿子,被人秘密带走了,以备不时之需——如果哪一天金并这条狗不听话了,就把他的儿子这条“狗绳”拉一拉,让他乖乖就范。

        把从他身上割下来的“狗尾巴”搓成“狗绳”,重新勒在他的脖子上,这种泯灭人性的操作还真是……够毒啊!

        还有比这还要荒诞和讽刺的黑色幽默吗?

        金并铁塔一般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他说不出话了,因为此时此刻,一切的语言,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格局。”泽莫嘴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单词,他依然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你身上发生的悲剧,我感同身受,你和我一样,都是这个世道的受害者,被那些所谓的正义、所谓的规则所害,我们失去了一切!”

        “你我都曾是棋盘上的棋子,无论我们是出色还是平庸,都只是供上位者们消遣的玩具而已,我们和他们最大的差距,就在【格局】二字上!”

        “你应该调查过我吧?金并先生。”泽莫盯着金并的眼睛,说道:“我成功地让复仇者联盟分裂并内战了,我已经跳出了【棋子】的身份,是一名成功的【搅局者】了,现在,我想更进一步,我想拥有更大的【格局】,所以,我才来这里向你寻求合作,咱们联手,一定可以让那些下棋的上位者,也尝尝变成棋子甚至是弃子的滋味!”

        “……”金并沉默了良久,长叹一口气,问道:“我儿子……在哪儿?”

        泽莫看着他紧握的拳头,就知道他此刻心中的愤怒已经压过了所有别的情绪,于是语气放缓地说道:“金并先生,请放心,你的儿子现在很安全,而且你别忘了我是怎么从那座孤岛监狱里逃出来的……我能被救出来,你儿子也一定能,请相信我们的技术。”

        金并的嘴巴张合了几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敢情,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现在“狗绳”换人拉了?

        以前一直是某些上位者大佬拉,现在换成你泽莫了?

        仿佛是看出了金并的心思,泽莫又说道:“我们已经探明了你儿子的具体位置,金并先生,只要你跟我们合作,以托尼·斯塔克为锚点,把上层结构撕开一条巨大的口子,让那些家伙应接不暇,那样的话,救出你儿子的成功率会成倍提高。”

        金并低着头,眼睛被深邃眼窝的阴影挡着,看不出任何表情来。

        “你需要我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