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超级”玛丽

第八十七章 “超级”玛丽

        简·福斯特和许多看开了生死的人一样,都认为死亡就是生命的终点。

        但就像恶灵骑士所说的,她的灵魂高洁而又耀眼,就像某些名校里极度优秀的应届毕业生一样,她的死亡,就相当于“毕业”,会有好多“企业”过来争抢人才。

        在这个漫威世界,“灵魂”是确实存在的东西,“地狱”也是确实存在的地方。

        甚至,“地狱”只是灵魂聚集地的统称而已。

        雷神的姐姐海拉多年来居住的海姆冥界、墨菲斯托的恶魔地狱、路西法的堕落之地、塞托拉克的深红地狱等等,都算是地狱。

        所以,恶灵骑士并没有危言耸听,简·福斯特的确被人盯上了。

        不,准确地说,是被魔鬼盯上了。

        她的灵魂如此耀眼,对于地狱魔鬼来说,就如同漆黑长夜中陡然出现的明月。

        某些魔鬼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污染这种纯洁高贵的灵魂,让她堕落污浊,然后把她拉入万丈深渊,掉入地狱中与恶魔们同流合污。

        …………

        和平静淡然的简·福斯特不同,尼克·弗瑞,哦不对,应该说是斯克鲁人塔罗斯很焦躁。

        按照约定,那两只潜伏在钱松身边的“花栗鼠”,每隔5个小时就要想办法与他通讯,向他汇报一次工作进展,可是自从它们进了钱松家门之后,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音讯全无。

        如果不是植入在它们体内的远程生命体征仪一直在正常工作的话,塔罗斯都要怀疑自己这两个精英同胞是不是已经遇难了。

        他不知道,他那两个同族之人,现在宁愿去死,也不想再留在钱松身边了。

        “局长,有新情况。”工作时间,塔罗斯的妻子依然还是变身成希尔特工的样子,对“弗瑞局长”汇报工作。

        “什么?”塔罗斯问道。

        “希尔特工”深吸一口气,答道:“泽莫越狱了,他房间里被人做了手脚,应该是一种全息投影的技术,狱警们很长时间都看不出异样,都以为那家伙很老实地待在牢房里呢。”

        塔罗斯闻言皱起了眉头,独眼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芒,怎么看都和正牌的尼克·弗瑞真假难辨。

        他现在很矛盾:

        一方面,因为和尼克·弗瑞的私交很好,所以才答应变成局长的样子帮忙顶着,处理一些神盾局事务。

        泽莫的大名他早有耳闻——以凡人之躯,一己之力,让整个复联崩溃内战的狠人。

        这样的狠人越狱了,不可谓不是一件大事,这个狠人必须要被抓住,否则塔罗斯怎么对得起尼克·弗瑞的信任和嘱托呢?

        另一方面,斯克鲁族人的大部队正在往地球赶来,为了秘密入侵地球,作为内应的塔罗斯有很多的先期准备需要做,把地球这摊水搅浑,就是他的行动纲领。

        毕竟浑水好摸鱼嘛。

        既然要搅浑水,当然就不能主动去抓捕泽莫这样的狠人,塔罗斯相信,以泽莫的城府和手段,绝对能够做到让地球上整个超级英雄界乌烟瘴气。

        矛盾、两难,以及对那两个被派到钱松身边的同族的担忧,让原本就很焦躁的塔罗斯更加抓狂。

        权衡利弊,犹豫再三,塔罗斯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无视这个消息,并对真正的尼克·弗瑞隐瞒情报。

        是的,这条情报,被他搁置了。

        最终,他还是偏向了斯克鲁文明的复兴希望。

        他选择成为斯克鲁人的英雄和救世主,同时也就意味着,他选择成为人类的全民公敌、可耻的侵略者、里应外合的带路党。

        …………

        玛丽·艾丽斯·沃克,外号“伤寒玛丽”,是钱松从非洲抵达纽约后,遇到的第一个女性超能者,当时钱松在纽约中央公园里拦截到了她,并用土遁术把她拖入了地下河中,任她自生自灭。

        玛丽是金并的得力手下,替金并做了许多的脏活儿,而且知道金并很多秘密,所以这段时间以来,金并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寻找她。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结果,金并见到了“活死人”——玛丽是被几百公里之外出海的渔民打捞上来的,她被地下河水冲进了大海。

        医院的诊断市:她成了pvs(植物人)。

        金并非常舍不得自己的得力下属就这么废了,他决定废物利用。

        三天前,他让菲洛德·米勒医生用尚未完全破解的外星怪物基因编译技术,以及较为成熟的“超级癌细胞”技术,在玛丽身体上做了实验。

        一开始,玛丽身上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排异反应,幸好她已经是植物人了,无法痛哭哀嚎,无法挣扎自残,更无法暴起伤人。

        排异反应只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玛丽的肩胛骨上长出了一双畸形的灰色手臂,原本纤细的身材也变得魁梧高大,几乎看不出来任何女性的轮廓。

        在这之后,玛丽身上除了极高的心率,再无任何的变化。

        直到菲洛德·米勒被恶灵骑士审判后不久,她居然清醒了过来。

        一醒过来,她就把身旁秃头的数据记录员扑倒,像饿疯了的豺狼一样,贪婪地啃食着对方的血肉。

        周围的科研人员们快被吓尿了,他们只恨父母给自己少生个两条腿,争先恐后,一股脑儿地往安全通道涌去。

        实验室的安保设备非常到位,墙壁的四角突然伸出很几根黑色的枪管,十几发高浓度的镇定剂从枪管中射出,打入了玛丽体内。

        无效。

        科研人员们跑得差不多的时候,实验室所有的进出口都被封闭起来,两米多厚的特殊合金钢门,就算是穿甲弹也打不穿。

        玛丽吃掉了一个人。

        没吃饱。

        她环视四周,目光锁定在二楼的强化玻璃幕墙上,玻璃墙里面,站着的那个高大“肥硕”的身影,让她觉得有点熟悉。

        饥饿让她很快把这一丝熟悉感抛之脑后,那个人影的体型巨硕,一定肥美多汁,太诱人了,她实在太馋他的身子了。

        她像跳蚤一样朝着二楼的方向弹跳而去,一蹦十几米高,像炮弹一样迅速。

        “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