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镜中惊魂

第七十二章 镜中惊魂

        钱松的如意算盘打得挺响的:

        周六他要去加州,本来橘猫是要送到黛茜那里去的,宠物诊所又不是什么慈善机构,寄养猫咪当然是要收费的,他问了一下价格,一天下来大概要70到100美元左右,这还不包括护理小费。

        现在好了,这个简妮小姐瞌睡送枕头——她是宠物店的专业员工,虽然辞职了,想必照顾猫咪绝对没问题,不仅不用付钱,还能反过来收住宿费,简直就是完美的剥削,太完美了。

        钱松家的电视机啊冰箱空调啥的全都换掉了,所以他现在虽然还有点余额,也不算宽裕,正好,可以用这女人的住宿费给橘猫当零花钱,多下来的部分把这个月水电费交了。

        简妮深吸一口气,跟着钱松走出了电梯。

        她这是刚跟娜塔莎逛街回来,娜塔莎还送给了她一条漂亮的小裙子呢,别看只是小小的一条,以她现在的薪水,还真舍不得买这么贵的衣服。

        钱松有他的如意算盘,简妮自然也有自己的小算计。

        在娜塔莎的点拨下,她把注意力从钱松的猫身上,重新转移到了钱松本人身上。

        首先,钱松这人看上去懒懒散散的,成天到晚宅在家里,出门儿的目的要么就是买菜,要么就是遛弯儿,从不去夜店,也不去酒吧,怎么看都人畜无害。

        可是按照局长的说法,这人不仅从高空落下后屁事没有,还能在雷神、美队等超级英雄眼皮子底下消失,所以他一定是有什么超能力。

        神盾局的高层们很难相信,一个拥有超能力的人,会成天宅在家里什么也不干。

        按照常理来说,一个人拥有了超凡力量,要么就去恃强凌弱,要么就去锄强扶弱,总之,都会用自己的超能力做点什么事,否则不就成了空守宝山而不自知的人吗?这也太浪费,太暴殄天物了。

        所以,钱松越是低调无害,弗瑞局长就越是对他忌惮有加,就越是要调查他,打破砂锅问到底。

        简妮觉得,自己咬咬牙给点钱,换来“同居”的机会,就可以全天候24小时近距离地观察他,到时候完成了任务,得到局长的夸赞和赏识,就能升职加薪,成为晚辈们的楷模……嘶溜,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想到自己光辉的未来,简妮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喂……喂,喂喂!”

        简妮的白日梦被人粗暴地唤醒了,她发现钱松正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还用五指在她面前挥了挥,像赶苍蝇一样。

        “啊?怎么了?”简妮愣愣地问道。

        “你踩我脚后跟了……”钱松的脸色很不好看。

        “啊!对不起!”简妮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她觉得自己以前的训练,都练到狗身上去了。

        钱松:“……”

        简妮:“……”

        钱松:“你还跟着我干啥?不先回自己屋收拾东西吗?这么急着跟我同居吗?”

        这姑娘是不是脑子迷糊了?从电梯里出来就像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后面,一步也不落下,现在钱松要开门进屋了,如果不是转身喊醒她,估计她直接就跟着钱松进屋了。

        当一个人羞窘到极点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有些人会脸红到脖子根,僵硬在原地;

        有些人会恼羞成怒,以怒火来掩饰自己的窘迫;

        简妮是第三种,她脸不红了,眼不晕了,一脸正经地道歉后,转身打开了自家的房门。

        在关上门之后,简妮的脸“复燃”了,耳朵里似乎都在往外冒蒸汽,她“啊”地大叫一声,然后用额头撞墙,抓狂地用力拍墙,然后就哭了。

        她哭自己太不争气,娜塔莎前辈这才鼓励过她多久啊?那是上午的事儿啊,自己怎么下午就犯蠢啦?

        为啥啊,究竟为啥自己一遇到这个钱松,就这么容易方寸大乱啊?

        明明以前在训练营里的时候,大部分教官都认为自己很优秀的啊,各项测评,几乎每次都是高分啊。

        看看现在的自己吧,多么狼狈,怎么看都像弱智言情剧里的傻白甜女主……

        嗯?言情剧?

        “不会吧?难道我……”简妮被自己的猜测吓得浑身一激灵:“怎么可能呢?我受过专业训练,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就……”

        听说,喜欢上一个人之后,见到或者想起这个人的时候,会心跳加速,心里甜滋滋的。

        简妮回想了一下,自己压根就没有这种感觉。

        心跳加速肯定是没有的,刚才被钱松吓得心跳漏半拍倒是真的。

        心里甜滋滋也是没有的,白日做梦倒是真的,只是白日梦里面压根就没有钱松什么事儿。

        简妮还听说,喜欢上一个人之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思念会像绳子一样缠绕在心上。

        她对钱松也没有这种感觉,自从接到任务后,倒是常常想起他,但都是在思考着如何完成任务,回去好交差。

        “呼……吓死我了,那我肯定是不喜欢他了。”简妮跑进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顿时冷静了许多。

        擦干净脸上的水珠,简妮刚准备补个妆,忽然看见镜子里,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她皱起眉头,猛然一转身,什么都没有看见。

        卫生间很小,门是关着的,后面除了墙壁就是门,有什么东西都是一览无余的,不可能躲藏什么东西。

        说实话,如果是普通的女生,早就开始尖叫了。

        所以说,她在训练营待的那些年并没有白费,事实上,她的心理素质非常过硬。

        简妮迅速取下自己的棕色腕表,居然在短短几秒钟之内,迅速将它拆卸重组成了一把微型手枪!

        她不断调整着呼吸,尽量让气息变得无声,然后全神贯注,五感全开,感知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10秒过去了。

        20秒过去了。

        40秒过去了。

        什么也没有发生。

        等她检查完卫生间的角角落落,确定连只虫子都没有,再回到镜子面前时,终于惊叫出声:

        镜子里的她,脖子以下是正常的,脖子以上,长着一张黑山羊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