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紫薯精的嘴,骗人的鬼

第六十六章 紫薯精的嘴,骗人的鬼

        蚁人被钱松话里的信息量冲击得晕头转向,直到被钱松拉着走回了客厅,才回过神。

        “来,变回正常尺寸,请坐吧。”钱松说道,率先变回了人形。

        蚁人按了一下手上的控制器,也变了回来,坐在了钱松的沙发上。

        “咖啡还是茶?”钱松和蔼地问道。

        蚁人摘下头盔,勉强一笑,道:“咖啡,谢谢。”

        钱松很快冲了一杯速溶咖啡,递给斯科特:“你一定对我说的话将信将疑吧?”

        蚁人接过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很老实地点点头。

        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更不可能被人三言两语就煽动着纳头便拜。

        钱松掏出手机,老一套地打开相册,给蚁人看了自己和班纳博士以及蜘蛛侠的合影:“正如你所见的,我和复联中的很多人都保持着密切关系,这两位都是我的挚友。”

        蚁人是经历过美队和钢铁侠的内战大事件的,所以对复联成员非常熟悉,虽然大伙儿貌似对他都不太热情。

        见钱松拿出了“证据”,他对钱松所说的话又信任了一点,但是转念一想,万一这照片是P的呢?

        Ps软件,他也是会用的。

        “下周就是托尼的婚礼了,你收到邀请了吗?”钱松见蚁人目光闪烁,突然问道。

        蚁人一愣,下意识地问道:“啊?哪个托尼?”

        话一出口,他就意识到了,钱松说的托尼应该是指钢铁侠。

        尴尬的是,钢铁侠并没有邀请他参加婚礼。

        事实上,他还是从新闻上才知道钢铁侠将要结婚的。

        说实话,在复联众多英雄中,斯科特算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人之一了。

        特别是初代蚁人汉克和钢铁侠的老爹之间本来就有矛盾,钢铁侠对斯科特这个二代蚁人也就更不可能青眼相待了。

        而对于小偷出身的斯科特来说,他其实一直都挺想融入那些超级英雄的圈子里去的,说他本性向善也好,渴望身份认同也罢,总之,他挺向往的。

        刚才钱松问他的问题,无疑就是在指着和尚骂秃子,让蚁人很下不来台,他只能窘迫地摇了摇头。

        钱松微微一笑,道:“和我搭伙吧,到时候我带你一起去!”

        蚁人闻言双目一亮,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恕我冒昧,我从未见过你,在今天之前也从未听说过你,请问你的身份到底是?”

        他这个问题很直白——既然你和钢铁侠的关系这么好,人家都邀请你参加婚礼了,你又和复联其他成员很亲密,那我为啥没见过你呢?

        之前美队和托尼闹掰了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呢?

        “你当然没见过我,因为我的身份在之前是保密的。”钱松靠在沙发上侃侃而谈:“你应该知道,从很久很久以前,神盾局就被九头蛇渗透了,神盾局的很多高层,都是九头蛇的人。”

        蚁人点点头,心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九头蛇能渗透神盾局,神盾局为什么不能渗透九头蛇呢?”钱松笑着问道,话语中颇有深意:“在古老的东方,一直有句古话,叫做‘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一阴一阳谓之道也’。

        九头蛇永远也消灭不了神盾局,神盾局也永远消灭不了九头蛇,它们就像白天和黑夜,本就是一体两面,而我,就是黑夜里的明灯,只不过为了掩饰,裹上了一层黑纱而已。”

        这段话初听时有些晦涩难懂,斯科特时而眉头紧锁,时而豁然开朗,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了不得的辛秘。

        他是成年人了,当然早就知道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人的身份,居然是神盾局安插进九头蛇的卧底。

        怪不得之前没见过他,合着人家身份敏感着呢!

        “这种事……告诉我没关系吗?”斯科特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毕竟,他并不是神盾局的核心成员,两年前,他还是个刚刚刑满释放的盗窃惯犯呢。

        钱松笑着摆摆手,道:“安心吧,我的身份已经脱敏了,事实上,就在不久前,因为某个叛徒的关系,我的身份被曝光给了九头蛇的高层,现在他们正千方百计地追杀我呢,我以后是做不成卧底了。”

        “呼……这就好。”蚁人闻言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又有些抱歉地摇摇手道:“呃,不是,你别误会,我并不是在庆幸你被追杀……”

        至此,钱松说的这些话,10分,他已经信了7分。

        钱松耸耸肩表示并不介意,他开启古神之眼,观察起了蚁人。

        在古神之眼中,这家伙就是个普通人,等级2,战力5,只是在评价那一栏,对他这一身的蚁人装备给予了较高的评价。

        也就是说,装备加成并不被计入攻击力中,生命法庭的镜片只读取生命体本身的信息。

        钱松估计,等见到了钢铁侠,也应该差不多是这样的结果,毕竟富人靠装备嘛。

        “对了,你和霍普相处得怎么样了?”钱松换了个话题。

        霍普·凡·戴恩是二代黄蜂女,是皮姆粒子的发明人汉克的女儿。

        蚁人心想,这么隐私的问题不该是好朋友之间才能问的吗?但他还是答道:“挺好的……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和她……”

        “我还知道你前妻的现任丈夫名叫麦吉,他是一名警察,他的警徽号码是94053,隶属于NYPD第42分局。”钱松说道:“而且,他快升职了。”

        “啊?那个混蛋居然要升职了?你……咳咳”蚁人被咖啡呛到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钱松递给他一张纸巾,高深莫测道:“不要小看九头蛇的情报能力啊,斯科特。”

        钱松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向蚁人灌输和强调一个“事实”——他的的确确是神盾局在九头蛇内部的卧底,没有骗人。

        这其实就和算命的骗人手法一样,事先对你有了一定的了解后,在你上门算命的时候,你还没开口,他就先把你父母的情况、家里兄弟几个、儿女多少、从事什么职业一股脑儿地来一段贯口,就问你信不信。

        这种心理暗示的手法,钱松熟得很,因为他舅老爷就是个算命的瞎子。

        那个老神棍说钱松二十四岁结婚,儿女双全,一生富贵,还能活到九十岁,灵吗?

        钱松27岁才第一次谈恋爱,无儿无女,没有存款,27岁吃紫薯噎死,没有一条靠谱儿的,灵个屁。

        这就叫骗死人不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