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蚁人

第六十五章 蚁人

        挣脱了噬元兽的拥抱,钱松又试了好几次,比如说变成牛啊羊啊鹿啊兔子啊什么的,无一例外,全都无法变化完全,只能变成“兽人”。

        怎么说呢?就像是化形不完全的动物精怪。

        就和之前变成猫人一样,他本想化作水牛,结果变成了“牛魔王”的样子,身高两丈,牛首人身;

        他想化作狮子,结果变成了“狮身人面像”的样子,怎么看都很渗人;

        他想化作天鹅,结果变成了背生双翼的“天使”,正宗的“鸟人”。

        总之,看到他的人,很可能会以为他是从山海经里走出来的怪物——人首蛇身啦,人面山羊啦,怎么猎奇怎么来。

        变化术的目的是什么?

        侦查、隐藏、躲避。

        从这些功用方面来说,这个法术在钱松这里,变异成了废物一般的存在,着实让钱松郁闷了好久——不变还好,变了更引人注目了好吧?

        不过好在,这种变异也不全是弱点,变化之后的“兽人”肯定比这种野兽本身强大。

        就拿“牛魔王”来举例吧,如果是原版的变化术,就真的只能变成一头真正的大水牛,而且徒有其表,连耕田都耕不动。

        可是变异之后的法术,让钱松变成的牛头人强壮无比,身高两丈是什么概念?6.66米!他在屋子里根本就无法站直,只能弯腰跪地,否则头上尖锐的牛角能把楼层顶个窟窿。

        而他变成的“天蛾人”,翼展只有两厘米,虽然长得很抱歉,但来去无声,不注意看脑袋的话,会以为他就是普通的扑棱蛾子,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个法术在“侦查”方面的短板。

        噬元兽玩疯了,它兴奋地在茶几和沙发上跳跃着,试图抓住钱松变成的“扑棱蛾子”,就像在花丛中扑蝶的小孩子。

        钱松也乐得逗自家的猫咪玩,一会儿变成蜻蜓人,一会儿又变成“瓢虫人”,或者变成一蹦三尺高的“蚂蚱人”,和噬元兽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打打闹闹地,他们从客厅玩到厨房,从厨房玩到卧室,又从卧室玩到了阳台,直到钱松撞到了一个人。

        是的,你没看错,他撞到人了。

        可是,他家阳台哪来的人呢?

        有啊,蚁人斯科特来了好一会儿了。

        谁让钱松隔壁的女特工简妮小姐太不给力了呢?至今为止除了发现钱松是个猫奴以外,屁都没调查到,所以弗瑞只能另外安排人来了。

        受弗瑞所托,蚁人来到了钱松家的阳台上,保持着蚂蚁大小,打算就此监视钱松24小时。

        这个任务对他来说太轻松了,只是监视而已,又不用打打杀杀,也没有任何的危险,弗瑞承诺,只要帮忙完成这个任务,就想办法帮他洗掉一些案底,毕竟斯科特这家伙以前是个小有名气的盗贼来着。

        为此,蚁人甚至还带来了一把被他变小的椅子,坐在阳台上的地砖上,隔着落地窗观察钱松。

        他刚来的时候,钱松的意识还在蛮荒星球上和星爵他们在一起呢,所以在斯科特眼里,钱松一直窝在沙发上打盹儿。

        斯科特实在太无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并不知道,在他睡着之后,钱松的宠物猫瞬间无声无息地蹲到了他的身边,猩红的瞳孔盯着他足足一分钟,才缓缓走开。

        斯科特是被噩梦惊醒的,他梦见一条恐怖无边的触手,击碎了宇宙的壁垒,时空崩坏,一切荡然无存。

        醒来后的蚁人第一眼就看到那只橘猫在捉“蝴蝶”。

        就在他疑惑钱松去了哪儿的时候,发现那只“蝴蝶”掉在地上,变成了一只蚂蚱,不知道为什么,这只蚂蚱头很大,由于光线的问题,斯科特看不清“蚂蚱”脑袋的细节,否则一定会怀疑自己还在噩梦里。

        即便如此,蚁人也表示自己今天开了眼界了——他把这只能变成蚂蚱的蝴蝶,当成了钱松养的宠物,或者是生物实验的产物。

        是的,在蚁人看来,钱松应该是某个顶级生物科技领域的科学家,研究的东西有一定的危险性,否则弗瑞干啥要自己来监视对方呢?

        蚁人眼看着“蚂蚱”朝着阳台跳过来了,在跳出阳台的一瞬间,在空中迅速变小,等到落地时,已经变得和蚂蚁一样小了。

        是的,钱松变成了“蚂蚁人”。

        于是,两只“蚁人”见面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绝对不超过1厘米。

        四目相对,无声,寂静,尴尬。

        蚁人的心情很复杂,看看他眼前这个生物的样子吧:

        人类的脑袋上长着两根弯弯的蚂蚁触角,直立行走,一双长腿四只手,全身包裹着和蚂蚁一样的角质外壳,反射着乌黑的金属光泽。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家伙的脸看上去,和他的监视目标钱松,一模一样。

        蚁人脑子很乱,他无法理解自己见到的一切,他不知道眼前的生物究竟是什么怪物,是钱松用自己的dna混合别的昆虫基因创造的新生命吗?

        还是说……这家伙其实就是钱松本人?

        无论是哪种可能,蚁人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发现,更没想过是以这种方式被发现。

        未知总是能让人产生恐惧感,斯科特也不例外,他紧张地站了起来,身上的蚁人装备又让他有了一定的安全感。

        “hi”斯科特有些局促地打了个招呼。

        “斯科特,你来我家做什么?”钱松开门见山地问道。

        突破人类心防的关键,就是出其不意。

        “啊?你……你为什么认识我?”果然,斯科特又被吓了一跳,说话都结巴了,要知道,他现在还戴着头盔呢,并没有露脸。

        “是弗瑞让你来的吧?”钱松语不惊人死不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正的尼克·弗瑞,但无论他是斯克鲁人假扮的,还是九头蛇制作的克隆体,他这么做都有些过分了!”

        蚁人听得一头雾水,双眼中仿佛有蚊香在打转,钱松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

        斯克鲁人是啥?

        九头蛇制作的克隆体?九头蛇不是被灭光了吗?

        弗瑞局长是假的?

        啊,那我的案底咋办?

        我帮九头蛇做事,会被起诉坐牢吗?

        “神盾局已经沦陷了。”钱松一脸严肃地走到蚁人身边,四只手同时拍在蚁人的肩膀上,巨大的力量让蚁人双膝一弯,差点跪下来:“跟我混吧,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