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第五十七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钱松已经不是人类了,所以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出现幻听的。

        刚才那模糊而又急促的女声,不可能是他臆想出来的。

        “那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让我快跑?”钱松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来这个漫威世界之后已经足够低调了,低调到了尘埃里,低调到了土层中,用厚厚的泥土把自己埋得严严实实,谁会想要对付他这个毫无存在感的人呢?

        直到回了公寓,他才想起来,这么长时间以来,要说不经过他同意就能和他进行心灵沟通的,只有一位——银河护卫队里的螳螂女。

        很可能,刚才的示警,就是螳螂女传递给他的。

        螳螂女应该不可能对远在地球的钱松示警,她应该是在对他们飞船里的那个紫薯分身示警。

        好奇之下,钱松坐在沙发上闭起双眼,将自己的意识投射向了宇宙深处,切换到了星爵飞船中被埋在花盆里的那半块紫薯身上。

        拳头大的紫薯长着眼耳口鼻和细细的四肢,像是海绵宝宝动画里的角色,看来这段时间,树人格鲁特和船员们把这分身照料得特别好。

        要知道,在一般情况下,除非钱松主动控制,否则他的分身都只是休眠的紫薯状态,是不会自己发育的。

        紫薯宝宝睁开眼睛,入眼处,满目疮痍。

        四周全是火焰,浓烟滚滚,看来飞船要么坠毁了,要么就被人炸了。

        螳螂女趴在地上不知生死,她的右手覆盖在紫薯宝宝头上——她只有通过触碰,才能进行心灵影响。

        大块头德拉克斯挂在飞船残存的机翼上,手里还紧握着短刀,刀刃上正滴答滴答地往下滴血,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血,还是德拉克斯自己的血。

        除了他们两人,星爵奎尔、树人格鲁特以及火箭浣熊全都不在这里。

        紫薯宝宝钱松从盆栽里跳了出来,抖掉了身上的泥土,用火柴人一般细小的手按在螳螂女的脉搏上。

        嗯,还有心跳,没死。

        蹦蹦跳跳地跑到飞船机翼下面,想要看看德拉克斯有没有死,结果因为太矮了,够不到。

        也许是因为距离本体太过遥远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这具分身只是半块紫薯,先天不足,所以钱松无法像控制别的分身那样,让它瞬间化作人形——妖力传导效率太低了。

        如果把地球分身们与本体之间的妖力通道比作河流的话,那这个紫薯宝宝和本体之间的通道就只有奶茶吸管那么细。

        总之,他现在有着大头娃娃的脑袋和火柴人的四肢,一蹦只能二三十厘米高,要不是休眠期间每天被树人格鲁特传输生命能量,他连类似火柴人这样的四肢都不一定能长出来。

        就在钱松准备先唤醒螳螂女的时候,德拉克斯突然醒了,他像条鲤鱼一样蹦跶了一下,就从机翼上掉了下来,然后嗷嗷叫着爬起身,挥舞着短刀大吼道:“小心!奎尔!”

        他们肯定是遇到敌袭了,可战斗早就结束了,这大块头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醒来直接就把晕倒前准备喊的话喊了出来。

        不愧是德拉克斯,反射弧慢得堪比老年痴呆。

        德拉克斯的短刀舞得飞快,直到把飞船的残骸上捅出了十几个口子,他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捅敌人,而是在砍飞船。

        环视四周,德拉克斯只看到螳螂女倒在地上,然后将目光锁定在了钱松的身上:

        “小土豆,奎尔他们呢?”德拉克斯问道,不等钱松回答,他又自言自语道:“哦,对了,我忘了你不会说话了……”

        钱松迈着小短腿走到德拉克斯面前,抬起头道:“事实上我会说话……还有,我不是土豆!”

        “oh!我的耳朵!”足足十几秒之后,德拉克斯才有了反应,只见他用力撕扯着自己的耳朵,舌头吐得老长,干呕道:“土豆说话了!土豆说话了!呕!”

        很久之前,钱松第一次被螳螂女“唤醒”,在银河护卫队面前长出眼睛和鼻子的时候,德拉克斯就已经说他恶心了。

        在这个大块头心目中,螳螂女是世上长得最恶心的生物,钱松这只“土豆”排名第二。

        现在,他觉得钱松赢了,螳螂女要当亚军了。

        当然了,觉得恶心并不会影响他对队友的友情,德拉克斯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他可以舍命保护所有队员,包括螳螂女和“土豆人”钱松。

        钱松用细得堪比线条的手拍了拍德雷克斯的脚踝,说道:“好了,待会儿再吐吧,先去把螳螂女救醒吧!我刚醒过来什么都不知道,她应该知道点什么。”

        德拉克斯擦了擦嘴角的胃酸,快步走到螳螂女跟前,蹲下身,强忍着不适,把螳螂女翻了个身。

        钱松看他的双手凌空在螳螂女胸膛上方比划了半天,就是不按下去,疑惑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心肺复苏啊,你们土豆不懂的……”德雷克斯理所当然地答道:“就是太恶心了,我下不去手,更下不去嘴。”

        “哗!”

        这大块头磨磨蹭蹭的,钱松看不下去了,他从花盆旁边搬起一个小喷壶,一股脑儿地把水全都倒在了螳螂女的脑门儿上。

        “啊!!!!”

        螳螂女惊叫一声,被冷水刺激得猛然坐起,正好脸对脸地撞上了德拉克斯的嘴巴。

        这之后的场景,足够钱松笑一年:

        螳螂女刚醒还迷糊着,且先不谈,那德拉克斯从两人唇分的那一刹那开始,身体就一直僵着。

        直到两分钟后,他都保持着同样的动作,一动不动,仿若木雕。

        如果不是虎目中涌出的两行清泪,旁人还以为他死了呢。

        德拉克斯一生只哭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得知妻女被灭霸杀死的时候,第二次就是现在。

        螳螂女看德拉克斯哭了,本能地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胳膊,想要安抚一下他,谁知道在瞬间就读到了德拉克斯的情绪,瞬间泪流满面:“哦,天啦,你的内心竟然如此的悲伤……对不起……呜呜呜呜!”

        一旁的钱松觉得自己的吐槽能量快要溢出来了——这银河护卫队里都是些什么沙雕活宝啊?

        难道就没有一个正常人吗?

        怎么就哭上了?不管奎尔他们了?

        你们究竟是怎么在危机四伏的宇宙旅途中活到现在的?

        钱松的脑海中回想起了电影中奎尔跳舞的片段,想到了惨死的罗南,他忽然明白了,他们是用沙雕之力,把敌人蠢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