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沙滩之子

第五十四章 沙滩之子

        毒液是随着离开母星的共生体群体在宇宙中游荡的,它们就像是一群饥饿的恶灵,入侵一颗星球,就寄生那颗星球上的生命,然后吞噬一切活物,直到那颗星球变得死寂,再无一丝生机。

        这次来地球也是一样,毒液并非孤身一人。

        在来地球的所有共生体中,毒液是最弱的那一只。

        它就是个loser。

        虽然是个loser,可再怎么说,它也是个纯种的共生体。

        共生体最大的本事,就是强行寄生的能力了。

        理论上说,整个宇宙高等一些的动物,它都能寄生。

        可是今天,毒液被人反寄生了。

        它终于感受到了被未知生物寄生的无边痛苦,以及……恐惧。

        就像一个无肉不欢,每年都要大量杀生的人类,突然有一天也被人放在砂锅里,端上了餐桌一样。

        毒液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

        准确地说,所有的共生体都没想过。

        …………

        蜘蛛侠并没有掉线,他快步跑了过来,希望还来得及“抢救”另一个“蜘蛛侠”。

        在他的手指距离毒液不到1厘米的时候,被毒液包裹的“蜘蛛侠”嗖地一下沉入了地下,就如他来时一样。

        蜘蛛侠惊愕地看着地面,和土拨鼠挖洞不同,土遁后的地面并没有留下任何孔洞或者裂隙,原来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毫无痕迹,简直不科学。

        太魔幻了。

        “咳……咳”倒在地上的埃迪醒了,虚弱地咳嗽了两声。

        彼得连忙跑过去将他扶起:“Are    you    ok?”

        埃迪老实地摇了摇头:“咳……我感觉很不好,我感觉就像饿了三天三夜外加一个星期没睡觉一样。”

        他太虚弱了,五脏六腑都被毒液刚才的战斗透支了,毕竟骨折那么多次,修复起来需要非常多的能量和营养……如果毒液继续战斗,他就要器官衰竭而死了。

        彼得闻言,直接将他背了起来:“好的,你忍耐一下,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一码归一码,刚才埃迪被毒液控制,小蜘蛛当然会狠狠地揍他;

        现在毒液走了,对待人类身份的埃迪,彼得依然是那个阳光少年。

        …………

        海边的沙滩上,四下无人。

        钱松从沙土里冒了出来,满心欢喜:“哎呀,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你自己撞上来了……这可不能怪我呀,小毒液。”

        他体表的毒液还在奋力挣扎,像是被微波炉加热的黑巧克力一样,不停地鼓起泡泡,然后烂掉,然后再鼓……

        挣扎当然是徒劳的,钱松身上长满的“绿针”,其实是一种妖法:

        【十二周窍汲灵术】

        所谓“十二周窍”,并不是说有12个穴位或者窍孔,就和古籍里用“三”和“九”表示数量多一样(比如“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这里的“十二”也是指“极多”的意思。

        这是大妖传承中青狐一族的基本妖法,“十二周窍”指的其实是青狐们身上所有的狐毛和毛孔的意思——狐狸身上的毛,当然极多了。

        也就是说,青狐们平时没事儿的时候,身上的每一根狐毛和毛孔都在不停地吸收灵气。

        每次运功的时候,狐狸精们的毛发都会变得蓬松起来,因为每一根毛都竖起来了。

        钱松是个紫薯精,紫薯精当然没长毛。

        紫薯只有在烂掉发霉的时候才会“长毛”。

        所以,这个妖法被钱松使出来之后,理所当然地变异了,就和之前变异的“妖雾术”和“妖言术”一个道理。

        变异后的“十二周窍汲灵术”无法吸收灵气,当然了,这个漫威世界也没有灵气给钱松吸。

        那一身的“青苔”,就相当于长了一身绿毛,既然无法表现出吸取灵气的能力,那就只能表现出植物性的掠夺能力来了。

        这种冰冷的侵略性,被毒液看成了比它们共生体更强的寄生能力。

        表面上看,这两者的确挺相似的。

        但正如苍鹰和小白兔都长了嘴巴一样,你不能因为这个共同点,就把它们看成是一个物种。

        当然了,钱松和苍鹰一样,早就盯上“小白兔”了——从毒液闯进咖啡店的那一刻开始,钱松就馋它身子了。

        为什么呢?

        钱松最近一直对“意识”和“灵魂”之类的话题感兴趣。

        很多人都说,人类的意识也好,灵魂也罢,都只是大脑组织和神经系统产生的生物电流脉冲罢了。

        而恶灵骑士送给钱松的地狱之火显示,他的分身里没有灵魂。

        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没有玄之又玄的“灵魂”作为载体,他分身的脑袋又和榆木疙瘩一样,里面是实心的,没有大脑,那他的意识到底储存在哪里呢?

        现在,他抓到了毒液,这家伙肯定也没有脑组织——这玩意儿如果有脑组织或者五脏俱全,那干嘛还需要寄生别人?

        比起钱松的“榆木脑袋”,毒液更像是一滩“烂泥”,那它的意识是怎么产生的,又储存在哪里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紫薯精博士开始了他的生物实验。

        他把意识投放到了某根深入毒液体内的“绿针”里。

        “啊啊啊啊!你懂个屁的生物……你这个怪物……太粗暴了……杀死我吧……”意外地,他和毒液的意识接触到了,他“听”到了毒液断断续续的声音。

        毒液寄生埃迪后能在他脑子里对话,钱松现在也相当于进入了毒液的“脑子”,虽然它并没有这玩意儿。

        就像老式收音机信号不好时要拉长天线一样,钱松尝试着操控这根“绿针”伸长了几倍,果然,“信号”真的变好了:

        “杀了我吧,怪物!我不信这颗星球上的土著有你这么可怕,你和我一样,是个无耻的入侵者!”毒液还在哀嚎,声音也不再断断续续:“杀了我!沙滩之子!”

        它太痛苦了,它包裹着钱松的体表,钱松的体表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根“绿针”,这些绿针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它身体里链式生长,它现在就像同时被一千万个容嬷嬷“伺候”着的紫薇一样。

        咎由自取也好,运气太差也罢,它现在只求速死,所以把刚从埃迪那儿学到的脏话一股脑地全抛了出来——“沙滩之子”是毒液认为最恶毒的脏话了。

        钱松又不是小孩子,当然不可能因为两句脏话就怒不可遏,他不理会毒液的叫嚣,继续控制绿针深入毒液的核心。

        除了毒液的聒噪声,它的体内一片黑暗。

        直到,钱松“看”到了一道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