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毒液

第五十一章 毒液

        前世那会儿,网上有个关于柯南的著名的梗,称他为“死神小学生”,意思是柯南走到哪儿,哪儿就有命案发生。

        后来这个梗被广泛运用于各种文创作品,用来形容“主角光环”中“招惹麻烦”的被动buff。

        钱松现在就有点怀疑自己身上有这种“buff”,但转头看了看惊慌逃命的顾客和店员,以及挡在他身前的彼得·帕克,钱松觉得也许不是自己的问题,说不定这次是蜘蛛侠身上的“buff”起作用了呢?

        毕竟,以蜘蛛侠作为主角的文创作品,简直多得数不过来啊。

        和蜘蛛侠这样的“主角专业户”一比,钱松更像是个路人甲。

        再说了,对面这个凶神恶煞的怪物,钱松也认识——这不就是毒液吗?

        毒液和蜘蛛侠,在漫画里本就是一对宿敌啊。

        看这情形,现在毒液和他的宿主融合得并不算完美,也许是因为寄生还没多久的缘故。

        …………

        彼得·帕克很着急,这个怪物一看就长得很邪恶,他很想冲上去制服它,可他刚才来咖啡厅之前把蜘蛛侠皮套换掉了,现在冲上去,不就等于是在向世界宣告,蜘蛛侠就是彼得·帕克吗?

        “钱,能帮忙先拖住他吗?我去下洗手间。”彼得对钱松说道:“1分钟……哦不,只要30秒就够了!”

        钱松当然知道他这是要去洗手间换装备,点了点头道:“行吧,这家伙看上去很强,你动作快点,否则就只能给我收尸了。”

        钱松当然是开玩笑的,下午出来之前,他通过本体感知,确定了截止到目前,他已经有了3813092个分身——没办法,紫薯本来就可以无性繁殖,成精了就更不得了了,他山岳一般巨大的本体发芽太多,也太快了。

        当然了,这3813092个分身是遍布在全球各地的,全都是被洋流冲到各个大陆和岛屿上的,就连南极都有。

        这些分身深埋地下,全都是含苞待放的休眠状态,只等钱松的意识转移上去,就能立马激活,“绽放生命”,化作人形。

        所以说,就算这些分身都死光了,而蜘蛛侠每天给他收100具尸体,也需要104年才能全部收完。

        彼得·帕克很认真地点点头,然后迅速跑进了洗手间。

        桌子上的噬元兽停止了进食,它从刚才起一共吃了3颗章鱼丸子,说实在的,这玩意儿没有钱松制作的猫粮十分之一美味。

        抬头瞥了一眼毒液,噬元兽一点兴趣都没有,无聊地舔起了爪子,然后用爪子洗脸。

        这种名叫“共生体”的生物,噬元兽见过太多,也吞噬过太多了。

        遥忆当年,在银河系都还没诞生的宇宙蛮荒中,一切皆是虚无,有一个名叫纳尔的邪神沉睡于黑暗之中,突然有一天,一道强烈的光明出现并吵醒了他。

        那道光是正在创造万物的天神组(celestials)产生的,起床气十足的纳尔从黑暗中取出了他的伴生神器【黑死剑】,并用剑杀死一个天神。

        这把【黑死剑】就是所有共生体(symbiote)的始祖。

        因为弑神,纳尔被其他天神组放逐到了“虚无之地”,在那里,他用天神尸体的的血焰和铁锤进一步锻造黑死剑,锻造过程中产生的超声波和高温,成了所有共生体后裔的弱点。

        噬元兽当年路过一颗共生体星球的时候,有些胆大包天的共生体居然想寄生它。

        当年的噬元兽还是个少年,独自来漫威宇宙旅游,也算是初来乍到,不想惹麻烦,只是惩罚性地吞吃了十几万只共生体而已,否则整个共生体星球都会被它当成饭后甜点吃掉。

        当然了,如今噬元兽也老大不小了,成熟多了,这事儿要是放到今天……它还是不会随便吞噬星球的——那是吞星干的事儿,噬元兽现在活得像猫咪一样精致,只对亮晶晶的稀有宝物感兴趣,才不要那样粗鲁。

        共生体星球距离地球不知道横跨了多少个像银河系这样大的星系,就算用光年作为单位来计算,也是个天文数字。

        如今,居然在地球上看到了共生体,这不得不感叹它们的扩张性有多强。

        只不过,这只共生体的气息也太弱了吧?

        当年那只妄图寄生噬元兽的共生体强横无比,体型也是遮天蔽日,就算地狱里的魔鬼见了也要屁滚尿流,而眼前这只呢?

        弱小,可怜,还搁那儿龇牙咧嘴呢,笑死猫了。

        和噬元兽一样,钱松也看到了毒液的战斗力:

        “等级:11(16)

        攻击力:196(310)

        评价:宿主为人类的共生体,尚未完全寄生,状态不稳定”

        毒液并没有莽过来咬钱松,或者追去洗手间找蜘蛛侠,因为它的状态是真的很不稳定。

        它傻不愣登地站在原地,像是精神分裂一般自言自语:

        “我饿了,埃迪!”

        “我知道,但你不能就这么……”

        “我说,我饿了!我要吃人!”

        “我们约好了的,你不能随便吃人。”

        “那我就吃掉你的肝脏……哦,它是如此的美味!”

        “吃掉我的肝脏?我是你的宿主,宿主死了,你不也完蛋了吗?”

        “不,我会治好你,你的肝还会长出来的。”

        “呕……真恶心……”

        “埃迪,你看,你前面有个傻帽吓呆了,和他的宠物猫一样呆,居然还不逃命,咱们去吃掉他吧!”

        “不,他不是坏人,你不能吃好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坏人?万一他是坏人呢?”

        “oh,shut    up,你这个寄生虫,我都说了不能随便吃人了,否则你就从我身体里滚出去!”

        “什么?寄生虫?你居然说我是寄生虫?道歉!”

        “我不!”

        “道歉!”

        “我不!”

        “道歉!否则我就咬掉那只橘猫的脑袋!”

        “噢,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好吧我道歉,sorry!”

        毒液的宿主埃迪原本是一名仗义执言的记者,因为耿直的性格得罪了权贵,丢了工作,女朋友也分手了,连养了很久的爱猫都跑了,太惨了。

        作为爱猫人士,他是和钱松一样的猫奴,他真的不忍心看到体内的寄生怪物把那只猫咬死。

        噬元兽:“……本喵原形触手上的一个吸盘都比你老家的星球大,你还想咬我的头?来试试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