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你想获得力量吗?

第三十六章 你想获得力量吗?

        “喵!”

        噬元兽对着钱松的耳朵叫了一声。

        “咋了?终于要拉粑粑了?”钱松一脸期盼道。

        噬元兽无语地看着钱松。

        它决定了,为了不让钱松担心,不让他日后怀疑,它要在体内模拟出全套的猫咪消化器官。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多少人做梦都想要一只永不屙屎、活泼可爱的猫咪?

        算了,既然你要屎,那就屙给你。

        “喵。”

        噬元兽又叫了一声,从钱松的怀里跳下,朝着前方巷子里跑去。

        “哎,小汤姆,你去哪儿?”钱松在后面喊道,拔腿就追了过去。

        巷子不深,也很宽阔,这里应该是前街那几家餐馆的后门,一走近这里,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油脂变质的味道。

        这个国家不愧是全世界最浪费的国度,垃圾箱里堆满了只吃了一两口的汉堡或者三明治等食物,整杯的可乐和橙汁有些甚至没开盖就丢掉了。

        钱松一开始还以为橘猫的流浪猫的坏习惯犯了,想要到垃圾箱里找吃的,结果看到猫咪一口气跳到了一个巨大的铁皮垃圾箱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

        在垃圾箱旁边,有四五个白人青年,正在围殴一个瘦弱的黑人少年。

        任凭那少年如何哭喊求饶,落在他身上的拳脚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钱松觉得很不可思议,难道自家小猫咪喜欢看人打架?

        不至于吧?

        而且,这里虽然离地狱厨房不远,但也算是富人区,治安一向还算可以,时不时就有巡警路过,这几个二愣子光天化日之下围殴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年,胆子也太大了。

        “警察!警察来啦!”钱松大声喊道。

        围殴的几个白人青年闻言纷纷停手,慌张地转头朝巷口望去。

        当他们看到并没有什么警察的时候,就开始对着钱松口吐芬芳了,其中最强壮的一个光头男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过来,痞气十足,只可惜靠近了才发现钱松比他还高半个头,有点铩威风。

        要不是钱松在塑造分身的时候,特地把身材调得很高大,肌肉隆起棱角分明,力量感十足,否则这家伙冲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就动手了。

        “你谁啊?”光头男露出了自己从脖子连通到锁骨的纹身,纹的还是繁体中文的楷书:【我有痛風】。

        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几个汉字是什么意思。

        钱松早就听说有些老外喜欢在身上纹一些奇奇怪怪的中文,没想到今天亲眼得见,也算一桩乐事。

        “我是你爷爷。”钱松一脸严肃地做着自我介绍,以至于光头男在第一瞬间都没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足足五六秒之后,光头男才咂摸出味道来:“wtf?”

        钱松维持着一本正经的表情,耐心地解释道:“听不懂‘grandfather’这个单词吗?那我换种说法,我是你爸爸的爸爸。”

        “法克尤!”光头男怒了,挥舞着沙包大的拳头朝钱松的鼻梁砸去。

        钱松轻松躲过了这一拳,然后一巴掌扇在光头男的嘴巴上:“你妈没教过你要孝顺长辈吗?敢打你爷爷?”

        光头男被这巴掌抽得凌空飞起,门牙断裂,血沫狂喷,摔出去老远后跌在地上,萎了。

        也许是昏迷了,也许是在装晕,钱松并不在意,他压根就没用力,更没下死手。

        剩余的几个白人青年都惊了,大白天的他们都没带家伙,看过无数功夫电影的他们,觉得自己今天遇到硬茬了。

        在这几个白人看来,钱松的肤色和长相,完全就是亚洲功夫电影里的男主角标准脸。

        是的,这个漫威世界虽然没有布鲁斯·李,但并不缺乏布鲁斯·张三和布鲁斯·王五,同样有着丰富的功夫电影文化。

        几人从那个被殴打的黑人少年身边挪开,想要逃走,却发现钱松站在这条死胡同的出口,那里是必经之路。

        他们让开后,钱松才看清了受害者的脸,正巧,他认识——那是黛茜的弟弟杰森,半个小时前刚见过。

        这小子也真是倒霉,在学校被揍了过来找姐姐,哭着跑出来又被这群社会混子殴打,这也太惨了。

        钱松刚想招呼一声,让他跟自己走,忽然发觉到了不对劲。

        这少年身后的墙壁上,隐隐约约有一个山羊头形状的图案。

        为什么要说“隐隐约约”呢?因为这个图案像是会呼吸一样,逐渐清晰后变淡,淡得消失后又缓缓出现。

        钱松挠挠头,往前走了几步。

        几个白人青年见状被吓了一跳,集体往后退了好几步。

        钱松没有冲上去开无双撂倒他们,而是弯下腰,抓着光头男的衣领,把他单手拎起来,通过眼皮下眼球转动的频率判断这家伙在装晕,于是给了两个大嘴巴子:“醒醒,你给我站好了!”

        光头男果然“醒了”,他快哭了:“为什么总是我?干嘛盯着我一个人打?”

        钱松懒得跟他废话,指了指杰森身后的墙壁问光头男:“你看到那墙上的图案了吗?”

        光头男转过头仔细看了半天,那墙上除了油烟,啥都没有,他只好老实地答道:“没有。”

        钱松眉头皱起,看来普通人是看不到那个图案的。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自家的橘猫,早就听说猫咪能看到人类看不到的东西,难道它就是被这图案吸引来的?

        橘猫在舔自己的腿毛,看到钱松在看它,“傻乎乎”地卖了个萌。

        “看来是我想多了。”钱松喃喃道,他走到杰森身边打招呼道:“嘿,杰森!”

        杰森的精神状态貌似不正常。

        他双目紧闭,嘴唇颤抖,眉头紧皱,像是在打摆子一样,额头上全是冷汗。

        如果只是这样,完全可以解释为被打到内脏了,或者伤口过于疼痛。

        但他嘴里不停重复着一段陌生的语言,就相当诡异了。

        钱松觉得,人类的声带想要发出这样的声音,实在太难了,几乎不可能。

        随着杰森嘴里念诵的咒语一般的语言越来越急促,他身后墙壁上的图案也越来越清晰和稳定下来。

        最终,杰森停下了咒文,嘴角泛起邪恶的笑容,说了一句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懂的话:

        “你想获得力量吗?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