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爱与雷霆

第三十四章 爱与雷霆

        《我的美女邻居是个身手敏捷的宠物店推销员,爷i了》,写出来也许会是一本不错的轻小说,和《普通攻击是全体攻击而且能二次攻击的妈妈你喜欢吗?》有异曲同工之妙。

        钱松暂时还没有把简妮小姐往什么特工啊特种兵上面想,他只是感慨生活不易——曾几何时,他也被人告诫过“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男孩子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女孩子呢?会点功夫又不丢人。

        说实在的,简妮的下腰动作非常标准,到美国达人秀上演杂技都不违和。

        …………

        一直等钱松走进了自己的家门,简妮才吭哧吭哧地穿过走廊回了屋。

        刚才太丢人了,钱松的那句“Nice    body”就像魔音灌耳,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里,让她羞愤无比。

        策划了好几个小时的行动失败了,不仅没能“碰瓷”钱松,还给自己增加了一段黑历史,简妮觉得这一定会是她的一生之耻。

        凭良心讲,局长也是因为对自己的期盼和信任,才把这个任务交给她这个新人的。

        特训营里每年毕业那么多新人,没几个能出头的,如果表现不突出,要么就安心做一些辅助后勤工作,要么就直接转业离开神盾局,据说在离开之前,还会被消除一部分敏感记忆。

        简妮很清楚,如果她这次无法完成任务,今后就很难再有表现的机会了,注定泯然众人,成为打酱油的路人甲。

        “坚持就是胜利!”她给自己鼓着劲,打算再想一个B计划出来,忽然闻到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

        那只波斯猫拉屎了,屎尿齐流。

        发情期的猫咪喜欢到处乱尿尿来划地盘,这些尿液中含有很多刺激性气味的腺体分泌物,如果同时也在拉屎的话,屎尿会混合成一股奇臭,不养猫的人是很难体会这种鼻腔爆炸的感觉的。

        简妮快炸了,她觉得上帝一定不喜欢她,所以才让她这么倒霉。

        没养过猫的她,对猫咪的观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她以前从未想过猫咪这种可爱的小动物居然能拉出这么臭的排泄物。

        其实这只是她对猫咪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就好比有些舔狗喜欢某个女生,就会把她追捧为“小仙女”或者“女神”,这些舔狗把一切美好的想象都移嫁到了自己的“女神”身上,他们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女神也会拉屎撒尿放臭屁。

        …………

        简妮现在受到的观念以及气味的冲击,隔壁的钱松就没有,恰恰相反,在给橘猫做了一大盆美食,并看着它吃完后,钱松对自家橘猫的肠胃健康问题产生了担忧——三四天了,这只猫一次屎都没拉过。

        正常饮食的猫咪,每天会固定排泄一到两次。

        钱松因为很宠猫,每次做的猫粮都是超量的,每顿饭橘猫都会全部吃完,绝不浪费,它的食量是普通猫咪的两倍,可却完全不拉屎。

        铲屎官铲屎官,无屎可铲,叫什么铲屎官?

        钱松把橘猫抱起,轻轻地按摩着它柔软的肚皮,没有摸到积食或者便秘的块结,猫儿精神状态良好,也没有萎靡不振,这就奇怪了。

        如果他把这橘猫饭前饭后都称一称体重,他会更奇怪——这橘猫的体重完全没有变化,仿佛吃进去的大半斤猫粮都进了无底洞一样。

        “不管了,下午带你去兽医院看一下。”钱松还是不放心。

        …………

        黛茜·露易丝,是雷神前女友简·福斯特的好友兼助手,虽然她的科学素养啥的比不上作为天体物理学家的简·福斯特,但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学霸,否则也没资格成为一个科学家的助手。

        如今,黛茜早已从学校毕业,和全美的高校毕业生们一样,沉重的助学贷款还需要她分期偿还很多年。

        几年前,挚友简·福斯特和那个阿斯加德的索尔王子分手了,索尔可能以为两人分手只是因为性格不合,最后一次两人吵得很厉害。

        只有黛茜知道,简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她深爱着索尔,所以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那一年,简·福斯特意外地被以太粒子(现实宝石)侵入了身体,虽然后来以太粒子被取出,雷神也击败了黑暗精灵王玛勒基斯,可简还是向索尔隐瞒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一开始,简只是时常觉得嗜睡、乏力、食欲不振,几周后就开始关节疼痛、出血倾向、体重减轻,她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她,她得了癌症——中晚期的白血病。

        她是个很注重健康的人,就在半年前还做过一次体检,那个时候她的身体还非常健康。

        所以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她在被以太粒子侵入身体后,全身的血液循环系统遭受了以太粒子的强烈辐射,这才导致了造血干细胞的癌变。

        患上了癌症的简不想让雷神伤心,也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日渐丑陋的样子,于是各种约会放鸽子,找各种借口和他吵架,说了很多让雷神伤心的话——一句话概括,她甩了雷神。

        雷神伤心地离开了她,起码在离开的时候,简·福斯特看上去依然美丽动人。

        如今简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天价的医疗费早已经耗光了她的积蓄,作为挚友,黛茜不可能放任她自生自灭。

        于是,黛茜做了很多份兼职,一边偿还自己的助学贷款,一边为挚友攒医疗费。

        她在别的实验室做助理,当枪手帮人写论文,帮人推销天文望远镜,甚至给一家亚洲餐馆做服务员等等。

        最近几天,她刚找到一份新的兼职——在曼哈顿区的一家宠物诊所工作。

        之所以能获得这个工作机会,还要归功于她上学那会儿兴趣广泛,通过学习相关课程,考取了北美职业兽医资格证,当然了,上学那会儿她考的这个证那个证有很多,要不怎么会说她是学霸呢?

        今天中午,黛茜去医院看望了简,回来的路上吃了个汉堡就匆匆赶来了宠物诊所,遇到的第一个顾客就是钱松。

        钱松见到黛茜的第一眼被吓了一跳,因为黛茜来得匆忙,身上的餐厅服务员制服都没来得及换,黄底的衬衣和红色的小围裙,让钱松以为自己又穿越到了《破产姐妹》的世界里。

        “oh,抱歉,先生,请容许我先到衣帽间换一下衣服。”黛茜有些窘迫地道歉道。

        “没关系,我不急。”钱松答道。

        等她走进衣帽间,钱松无意间看见了她放在柜台上手机的屏保,是和头发已经掉光、目光浑浊、面色惨白的简·福斯特的自拍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