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审判

第三十章 审判

        钱松闭着双眼,睁开古神之眼,仔细地盯着恶灵骑士。

        首先,和其他所有人都不同的是,在古神之眼中,这家伙并不是由“线”组成的线团,而是由锁链组成的“链团”。

        这个锁链组成的团子并不紧密,甚至能透过锁链的扣子看到内部的核心。

        核心是一个纯粹的蓝色光团,光团里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长着双翼的人形生物。

        此时此刻,恶灵骑士的锁链团子分出了一根锁链,锁链的顶端,长出了黑色的利齿,正

        牢牢地咬着代表霍比奥的线团,像吸面条一样,从线团里吸出一丝丝的细线,这些细线丝丝缕缕地穿过锁链的扣孔,汇入核心的天使形状小人儿身上。

        “还真是长见识啊,原来这就是恶灵骑士哦。”钱松心中默默道。

        恶灵骑士其实多疑了,钱松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更不想偷袭他,特别是确认了他的身份之后。

        古神之眼给钱松提供了另一个维度的视角,让他对于这些漫威人物有了更彻底的认识。

        “看着我的眼睛!”恶灵骑士又说了一遍,霍比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抬起了下巴,紧闭的眼皮也松弛下来,缓缓睁开。

        “不!不!”霍比奥惨叫起来,他的瞳孔瞬间就着火了,眼眶周边的血管爆开,形成了青色的纹路。

        在霍比奥的眼中,时光开始倒退,他看到了很多场景:

        十五年前,因为他引导的对禁枪令的反对议案通过后,德州某市不再禁枪,在那之后,那座城市成了名副其实的罪恶都市,每天都有无数人惨死在枪口下,包括很多无辜的在校学生;

        十三年前,他接受了某医药公司的政治献金,通过操作,让那款尚未完成全部临床试验的药品上市,导致多人换上癌症;

        十一年前,他成了州议员,庆祝宴上,他喝多了,醉驾回家的路上,撞死了一对父女,当然了,事情被他摆平了,找了个替死鬼背锅,然后赔钱了事;

        八年前,他正式结交了金并,从此之后,他做的糟心事更多了,一桩桩,一件件,像陨石一样轰击在他的灵魂上。

        霍比奥的眼球被烧成了焦炭,他的灵魂被自己的罪孽击打得千疮百孔。

        弥留之际,他回想起了自己的妻子、三个儿女以及两条爱犬。

        回想起了尚未发迹之前,自己对怀孕的妻子意气风发的誓言;

        回想起了妻子看向他的温柔眼神;

        回想起了大儿子第一次叫自己爸爸时的感动;

        回想起了自己背着小女儿在阳光下奔跑的幸福;

        回想起了全家福里,全家人的笑脸。

        最初,他只是想让全家人过上最富足、最幸福的生活。

        只想挣够足够的资源,让自己的儿女们不必再经历他向上爬时,别人的蹂躏、侮辱和攻击。

        可是,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明明有着爱的人,明明也有人爱着他。

        在生命完结的前夕,在灵魂崩碎的最后时刻,悔恨、不甘、眷恋、悲伤成了他魂魄的最后残渣。

        于是,在钱松古神之眼的视角中,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代表霍比奥的线团裂开了,露出了内部的景象——大部分纯黑的线条,原本与少部分纯白的线条互相纠缠在一起,现在因为线团的崩解,它们分开了,黑色的线条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巨型黑色裂腔吞噬了,纯白的线条,则被恶灵骑士锁链上的小嘴全部吸了进去。

        吸入了白色线条后,恶灵骑士核心的“天使”,仿佛又凝实了一点。

        “撒旦的归撒旦,上帝的归上帝。”恶灵骑士放下已经完全死去的霍比奥的下巴,说道:“这就是你要的答案。”

        “我并非什么正义的使徒,我也从未惩奸除恶,我只是个猎人,同时为撒旦与上帝打猎,你所谓的金并或者别的大老板,他们的灵魂是纯黑的,没有一丝白斑,这样的猎物,该由撒旦亲自来取。”

        “你该庆幸,你的灵魂尚未被全部染黑;你该庆幸,你的灵魂,尚有值得救赎的部分……”

        恶灵骑士说了这么多,这些话当然是说给霍比奥听的,可霍比奥已经死得透透的了,不可能再听到。

        那么,这些话还说给谁听呢?

        “很感谢你没有在我处理罪人的时候动手。”恶灵骑士说道:“出来吧。”

        “啪啪啪。”

        钱松从树上跳下,鼓起了掌:“这也太帅了吧?”

        恶灵骑士似乎看出了钱松没有恶意,防御的架势放松了一些,骷髅下巴稍微向后一缩,做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你是指哪方面?”

        “服饰、化妆、道具、技能,特别是台词,全都很帅。”钱松答道。

        恶灵骑士收回了全部的锁链,缠绕在了身上:“有趣。”

        这是不设防的意思。

        他这一句“有趣”,是一语双关的说法——表面上是说钱松说的话有趣,潜台词是说钱松这个人有趣:

        钱松的身体里没有灵魂。

        身体如此灵活,表情如此丰富,眼眸如此清澈闪亮水汪汪,不可能是被人操纵的傀儡,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钱松走近恶灵骑士,围着他绕了半圈,然后又观摩了一下他的战车,不得不说,真的很酷。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第一次遇到这种魔幻系的人物,稍微激动了一点。

        灵魂什么的对钱松来说一直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在一般的语境下,“灵魂”一般和人的“内心”混用,比如说“他将这份恩德铭刻在灵魂深处”,意思就是他记下了,并不是真的能在灵魂上刻字,比喻手法而已。

        但在这个漫威世界,灵魂貌似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东西,而眼前这位恶灵骑士无疑是这方面的专家——人家地狱都不知道去过多少次了。

        所以,钱松怀着几份期盼地看着这个冒着火的骷髅头,问道:“请问,你能看到我的灵魂吗?我的灵魂,是黑的还是白的?帅不帅?”

        他自己觉得,自己的意识现在就在这具分身里,那灵魂应该也在的吧?

        否则的话,他的意识是基于什么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