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喵喵拳

第二十七章 喵喵拳

        一只猫而已,这仓库维修不善,多处漏风,有小动物闯进来也是情理之中,所以万磁王等人也没太关注。

        他们的确是变种人中的激进派不假,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是见到任何生物都要上去虐待杀死的神经病。

        霍比奥双腿瘫软地坐到了地上,他亲眼看着另一个自己在国会上大放厥词,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撕毁了提案。

        不难想象,如果金并先生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而他自己,且不提这种毫无信誉,将国会议案当儿戏的态度会不会葬送前程,只说这条小命,恐怕也难保了——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会出车祸死掉,或者食物中毒,或者坠楼而死,总之,以金并一贯的行事风格,霍比奥自知是活不了了。

        都这个时候了,他已然猜到直播画面中的另一个自己,一定是变种人假扮的了。

        “你们何苦这么害我呢?”霍比奥沮丧着脸道:“就算这次让你们得逞了,提案撤销,我也被你们害死了,那下次呢?下次还会有人旧事重提的,你们该不会以为,整个国会里,只有我一个议员听命于我老板吧?你们总不能把国会里的所有成员都替换成冒牌货吧?我想你们应该没有那个能力。”

        “你说的很对,议员先生。”万磁王笑得很慈祥:“我们如果有本事把国会里的那群傻子全都换掉,早就换了,变种人的地位早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我们只是让这件事缓一缓,这一次,我只是帮我的一个老朋友打个下手而已。”万磁王接着道。

        事实也正是如此,如果万磁王所料不差,这个时候,他的那位老朋友和那群孩子,应该已经赶到金并的生物实验室了。

        扬汤止沸不过是缓兵之计,釜底抽薪才是王道。

        所以说,这里并不是看热闹的好场所,看不到特效大片一样的大场面,大场面应该发生在金并的实验室里。

        …………

        噬元兽趴在钢缆圈上打呵欠,它很奇怪钱松为啥还没到,它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是啊,钱松去哪儿了呢?

        他的土遁术在速度方面虽然无法和瞬移相比,可也该到了呀。

        是的,他其实已经到了一会儿了。

        只是,这个厂区不知怎么的,不仅所有的建筑都是钢结构的,就连地下几十米深的地基,也全都是厚厚的钢桩钢板。

        整个厂区,除了上方没加盖,四面八方都围得像只铁王八——不仅坚固,而且连成了一体。

        要知道,这钢铁厂占地面积十几公顷,这得耗费多少钢材啊。

        钱松用的是土遁术,只能在泥土或者岩石里来去自如,他从自家公寓外面一个猛子扎进了大地里,不到一分钟就赶到了一百多公里外的目的地,不可谓不快。

        可就像潜水的人终究需要冒头一样,他从土里“上浮”,准备一鼓作气冲上去钻出来,结果脑袋撞到地基的钢板上了。

        如果他不是妖怪,估计现在脑浆子都流干了。

        仓库里的诸人,论听力来说,当然是红魔鬼最强了,他是现场唯一听到“duang”的撞击声的。

        毕竟整个厂区地基太过庞大,钱松太小,就像蚊子撞在了砖墙上,不是听力特别敏感的生物,是听不到的。

        噬元兽现在是普通猫咪形态,所有能力都被自我封印中,所以它也没听到。

        红魔鬼抖了抖长长的耳朵,他听是听到了,却并不在意,一体化的全钢结构建筑,偶尔的确会因为承重的关系发出莫名其妙的声响,他已经习惯了。

        “wdnmd!”钱松在地下出口成章,可能是心理作用,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上一定鼓起了一个鸡蛋大的包。

        大妖的传承里倒是有“金遁术”,练到高深处可以身化铜铁,甚至融进任何金属之中。

        可惜他是木系的妖怪,金克木,金系的妖法他还是别奢望了。

        所以,钱松只能模仿冬季在冰封湖面上寻找缝隙的鱼儿,用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处仅容一人通过的空档,没有铺上几十米厚的钢板。

        一上来,他只冒出一个头,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一处废弃仓库的门口,里面有人在大声说话,情绪很颓丧:“事已至此,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透过古神之眼,钱松确定自己追踪的目标人物就在仓库里。

        除了那个人,还有几个大“线团”。

        其中有一个比蜘蛛侠的“线团”还大不少。

        看来这里就是掳走目标人物的超能力者的老窝了。

        钱松只冒出脑袋和手臂,就像在泳池里戏水的游泳健将,无声无息地沿着墙角的游了进去。

        “咦?怎么还有一只猫?”钱松作为养猫人士,自带“搜猫雷达”,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钢缆上的噬元兽。

        他没认出来这就是他自己的猫,因为噬元兽刚才等得无聊的时候做了伪装——它不再是橘猫色了,一身毛发变成了狸花猫的样子。

        “可爱的小猫咪,你无家可归了吗?”钱松游到钢缆架下面,昂着头低声关心道。

        他老毛病又犯了,看到流浪猫就会忍不住可怜它们。

        看着钱松微笑的脸,听着他温和的语调,噬元兽不知为何突然不高兴了,甚至在内心泛起了波动——杀意波动。

        好你个小钱钱,你已经有本喵了,看到毛色不一样的猫猫,居然二话不说就开撩了?

        花心!

        渣男!

        噬元兽吃醋了,吃的还是自己的醋。

        “谁!?”红魔鬼的耳朵一抖,一个闪现,就出现在钱松刚才冒头说话的地方。

        可什么人都看不见。

        钱松已经钻进水泥地里去了。

        红魔鬼还在疑惑,忽然觉得一道黑影闪过,他的脸上就多出了几条抓痕,鲜血直流。

        只能说,红魔鬼太敏感,也太倒霉了。

        钱松之所以重新躲进地里,是因为他看到狸花猫炸毛了,还摆出攻击人的架势,作为养猫多年的资深猫奴,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所以在狸花猫后腿发力之前,就躲进了地里。

        噬元兽弹射而出。

        就在这时,红魔鬼闪现过来了,这么短的距离,他的瞬移几乎是无延时的。

        于是,噬元兽的含怒一击喵喵拳,就打在了红魔鬼脸上,倒霉的红魔鬼撞枪口上了。

        你说这不巧了么这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