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树欲静

第二十三章 树欲静

        钱松和蜘蛛侠的第一次见面,在自我介绍之前,居然先互通了各自宠物的名字。

        这情节,堪比都像都市恋爱喜剧里的男女主角。

        且不提什么韩剧港剧,只说美国电影或者电视剧,类似桥段的作品钱松都看过好几部。

        彼得·帕克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尴尬地一笑,道:“您好先生,很高兴认识您,我叫彼得·帕克,来自皇后区。”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钱松和他握了握手,“你可以喊我‘钱’。”

        “ok,钱先生,呃……我先去给我的狗狗洗澡了。”毕竟是陌生人,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嗯,再见。”钱松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他走进了宠物浴室。

        彼得·帕克天生是个碎嘴皮子,说白了就是话痨,但话痨也是分对象的,他只对熟人话痨。

        如果他和钱松很熟,一定会主动对钱松解释,他之所以不在皇后区的宠物店给狗洗澡,非要跑到曼哈顿区来,是因为梅姨有这里的会员卡。

        甚至会拐弯抹角地问钱松,他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谁,万一钱松回答是蜘蛛侠的话,他一定会偷着乐。

        “走了,汤姆。”钱松抱起猫,给店员写了地址,让店员稍后把那些猫咪用品直接送到他公寓去。

        好吧,噬元兽再次被正式命名了。

        它对别人如何称呼它没有什么感觉,汤姆就汤姆吧。

        听上去总比“chewie”这个名字好记。

        哦对了,“chewie”这个名字是惊奇队长卡罗尔给起的,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

        汤姆猫,呃……噬元兽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上任铲屎官。

        跟随卡罗尔的那几年的生活品质,完全无法和钱松在一起时相提并论。

        相比起钱松来,卡罗尔的养猫手法非常粗糙,吃住都在飞船上,她可不会像钱松这样给它大包小包地买上一大堆猫猫专用品,更不会亲手给它调制猫粮。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如果噬元兽变成女郎,估计也会说出那句:“宁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后座上笑”吧。

        它是只现实喵。

        嗯,只要钱松把它伺候舒服了,噬元兽觉得自己心一软,也许可能大概,在他下次落难的时候,饶他一次,不落井下石就是了。

        哼,才不是被那家伙用暖风机给它吹毛时候的温柔眼神融化了呢,这只是因为本大爷的仁慈和高尚!

        “啧,你梗着个脖子盯着我看啥呢?”钱松胡乱在橘猫的脑袋上揉了揉,差点把猫头揉成杀马特。

        “喵!我要吃了你!你给我等着喵,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吃掉你的!”噬元兽在心中怒吼,它收回了所有的仁慈,然后一路攀爬,躲到了钱松的肩膀上,防止他再次祸害自己柔顺的皮毛——刚洗完澡,它正爽着呢!

        “哈哈哈!”钱松畅快地笑了起来,微微仰头,碧空万里如洗,他心中的忧愁,似乎也被洗掉了。

        既来之,则安之。

        他能来到这个世界,本就是一系列奇迹串联起来的,所以,他应该比任何人都相信奇迹,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总有一天,那个奇迹也会发生,让他一解乡愁。

        好好活下去吧。

        然后,等待。

        …………

        钱松走在曼哈顿第12大道上,好不容易佛系一次的他,现在心情很平静。

        本来一切都挺好的,可惜,这里是纽约,是漫威世界许多故事发生的中心舞台,怎么可能永远平静祥和,岁月静好呢?

        这不,他散步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迎面看到一群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

        游行示威,在美国挺常见的,这里的人们有个屁大的事情都可能冲上街头,不管是抗议也好,还是庆祝什么节日,总之就是游行游行再游行。

        这次的游行队伍看上去规模不小,乌泱泱一片人。

        老远就看见这些人手里举着的各种标牌,上面写着:

        “再无变种人!”

        “变种人是暴力的,我们不要再沉默了!”

        “野兽们必须被关进笼子里!”

        “把他们全部隔离!关到荒岛上去!”之类的标语。

        至于喊的口号,则统一是:“人类优先”,声音很整齐,看上去是有组织有规划的,肯定是花了钱招募组织的,并不是自发走上街头的。

        钱松让到了路边,人家是真游行也好,收钱办事也罢,爱咋咋地,又不关他鸟事。

        等了一会儿,发现这人潮队伍还挺长,钱松有点不耐烦了,正在这时,一个干瘦的老头似乎是走累了,从队伍中挤出来,走到了钱松的旁边,靠着墙休息。

        很巧,钱松见过他——昨天傍晚遛猫的时候,这个老头还在地铁出口乞讨呢。

        嗯,没错,这老头是个流浪汉。

        “嘿,老约翰,走一趟多少钱?”钱松突然开口问道。

        “走完三条街他们给我10美刀,呃……”老头下意识就回答了,抬头有些愣神地看了钱松一眼,然后笑了起来:“再次看见您很高兴,好心人。”

        他也认出了钱松,因为钱松昨天给了他一点钱。

        虽然那些钱全被他买酒喝了。

        “给你钱的人有没有说,好好的干嘛又搞事情啊?”钱松问道。

        老头有些猥琐地眯了一下眼睛,然后故意苦着脸道:“哎呀,我肚子饿了。”

        钱松微微一笑,从兜儿里掏出刚才买猫用品找零的5美元,递给了老头。

        老头的手像苍鹰扑食一样,迅速“啄”走了钞票,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口袋:“您也许不知道,各大媒体没报道,但是有些小报纸都在说,最近半年来,咱们国家出现了变种人的生育潮。”

        钱松知道,在这个世界里的人类,每个人都携带隐性的x基因,按人口比例来说,只有极少部分人能觉醒,也就是说x基因表现为显性基因。

        这个时代的基因技术已经非常强了,政府其实一直在秘密监控着新生儿的x基因表现情况,每年议会都会拨出一部分专项基金,用来给所有新出生的婴儿做基因测试。

        因为有新型的基因测试纸,所以并不用做完整的全基因测定,使得检测成本进一步压缩,所以几乎每一家医院都按规定认真执行着。

        本来,这些数据信息是不对普通人开放的,属于内部机密,这次信息泄露,当然是因为出了内鬼。

        “先生,您是好心人,既然您感兴趣,那我再多告诉一条我听说的小道消息。”老头凑过来低声道:“听说,这次游行的策划人,是一位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