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久违了

第九章 久违了

        地狱厨房(hell's    kitchen),是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岛西岸的一个地区,这里曾经是曼哈顿岛上一个著名的贫民窟,以杂乱落后的居住品质、严重的族群冲突与高犯罪率而闻名。

        虽然地狱厨房在过去以贫民窟、罪犯或黑帮大佬而知名,但近年来由于其接近曼哈顿中城商业区的地理位置,在房地产开发商的持续投入之下,带来了高速的发展,进而导致了持续性的仕绅化。

        所谓的仕绅化,说白了就是有钱人纷纷来这里买房享乐,穷人们都被撵走了,犯罪率得以下降。

        当然了,靠房地产来消灭贫困和犯罪,就是个笑话,那些帮派分子总归还是能找到地方落脚——地狱厨房的东侧外围,成了他们新的据点,左右不过是挪个窝而已。

        钱松的运气非常棒,他从中央公园走出来没多久,就来到了贼窝窝,这里有各种地下格斗场、地下赌场、红灯区、抢劫销赃的黑店等等,一切你能想象到的犯罪活动,每一分钟都在发生着。

        钱松进来了,如入无人之境。

        原因可能是因为他脖子上的那个纹身很显眼,周围的混混们一眼就能看到,真的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这里的帮派大大小小有不少,表面上看起来却似乎挺和睦的,原因嘛也很简单,纽约总共也就这么大,大家都被排挤到了这个狭窄的空间里,要是再不加以节制地内斗,日子可真就过不下去了。

        钱松脖子上变出来的纹身,就是其中的一个中等帮派的标致,他眼尖,跟着一个和自己纹身一样的白人小年轻走街串巷,兜兜转转,来到了“总部”。

        说“总部”是开玩笑,这里也就是稍微好一点的贫民窟而已,属于危楼。

        在大门口,钱松被拦住了。

        “新来的?不懂规矩吗?你头儿是谁?”黑人门卫长着一身吓人的腱子肉,问道。

        规矩是,钱松这种新加入的“小马仔”,必须跟着自己的头儿才有资格进入这里。

        “乔治。”钱松顺嘴胡诌,他也只认识刚才被他反杀的混子小头目。

        “乔治?他任务完成了?为什么不自己来?”门卫问道。

        钱松一脸紧张,嘴唇都有些颤抖:“我就是来求援的,乔治出事了!他被人围住了,要是再拖下去,东西就要被人抢走了。”

        门卫被吓了一跳,不敢再阻拦,放他进去了。

        接下来的1分钟,这位黑人门卫就听到了楼上传来了各种复杂的声音:

        重物砸墙声、玻璃破碎声、喽啰们的喊打声、枪击声、喽啰们的哀嚎声、老大的惨叫声、老大的哭泣声、老大的求饶声……

        忠于职守、身强体壮、勇敢坚毅的黑人门卫最终还是决定……看好自己的门儿,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大约又过了10分钟,黑人门卫看到钱松一脸神清气爽地下了楼,走出院子,在经过大门时,还对他微微一笑,露出满口白牙,非常和蔼可亲。

        这一笑,让黑人门卫巧克力一般丝滑的光头上,猛然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像是淋了雨。

        “预约一下哦,三天后我还来取东西。”钱松拍了拍黑人的肩膀,说完就走了。

        直到钱松走远了,黑人门卫才敢大口喘气。

        黑人门卫可以对上帝发誓,就算是在看恐怖电影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恐惧过。

        明明那家伙长得平平无奇,甚至很和善,可为什么自己连裤子都湿了呢?

        黑帮火并、黑吃黑,他都遭遇过,事实上,他以前其实是别的小帮派的马仔,是被现在这个帮派火并进来的,侥幸没死,还混了个门卫当当,算是运气不错了。

        可是,刚才那个人给他的感觉,不是来黑吃黑的,简直就是来吃人的!

        黑人门卫现在甚至都不敢上楼去查看一下现场,他觉得老大和他的核心小弟们也许已经安详地下地狱去了。

        直到三分钟之后,又听到老大恼羞成怒的吼叫声,他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

        两条街之外,钱松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抠下了胸口上卡着的几枚子弹。

        弹孔外围都焦了。

        “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这句话果然不是开玩笑的啊。”钱松喃喃自语着,捏着子弹,借着路灯昏黄的光,仔细观摩,算上前世,这一百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摸到真实的子弹呢。

        这具分身的强度还算可以,这颗比花生米大两号的子弹头,只能钻进他胸口皮肤1厘米左右的地方,就停下了。

        如果是威力大一点的枪支,比如狙击枪,估计就能射得深一点,甚至把钱松射穿了。

        钱松刚才中弹后没忍住,又剽窃了灭霸的台词:“你应该打我的头”。

        他觉得多说说也没错,说得多了,人们也许就信了,未来也许就有敌人专门打他的头,然后发现这只是个玩笑,事实上对一个紫薯精来说,打头和打脚并没有任何区别。

        头也好,心脏也罢,只是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们的要害而已。

        可是很抱歉,钱松不做人一百多年了。

        那个黑帮头目保证,只要3天就能搞定钱松的身份问题,还给了钱松一小捆钞票,另外还有头目自己的私人公寓钥匙,这3天就委屈钱松住在他的套间里了。

        至于那个帮派老大自己要住哪里……他们的“总部”也挺好,虽然桌椅都被钱松砸了,但是沙发还算完整。

        这个时候,钱松其实也挺看不上自己简单粗暴的做事风格的,如果他能够学会大妖的本命神通,也就是“魅惑”,就好了。

        那样的话,办什么事都会轻轻松松。

        只可惜,种族有别,他永远也学不会那个神通了。

        就像别的种类的妖怪,也别想学会他的神通一样。

        随手把子弹丢在垃圾桶里,钱松背着双手,走进了一栋公寓,打开了7012号房门。

        这里是很普通的公寓楼,每层有大约20家住户,比学生宿舍还拥挤。

        但你可别小看这里,如今这曼哈顿岛上房价非常高,寸土等于一百寸金,这个小套间的价格,可以在别的国家买两栋带泳池的独栋别墅了。

        出乎钱松意料的是,这个黑帮头目还挺讲卫生,房间打理得干净整洁,还有淡淡的酒精消毒水味道,估计是有重度洁癖,怪不得刚才小弟的鼻血溅到他衣服上的时候,他的表情像吃了屎一样。

        “啊!床!”

        钱松大叫一声,扑到了床上。

        请原谅他的失态。

        他已经,整整115年,没有碰到过床了。